三七中文 > 惹愛成癮 > 第三千零二十九章 掛名夫妻
    正文

    年小暖疑惑了一下,因為她實在想不起來兩人之間有過這樣一段過往。

    龍離陌無奈的提醒她,“你第一次被綁架的時候,下了很大一場雪,我背著你回家的時候,你感冒發燒一直說胡話。”

    經過他的提醒,年小暖隱約記起來一些。

    那時候她發燒都燒糊涂了,纏著龍離陌說了好多話。

    她從小生病就特別黏人,需要人陪著,還會趁機提出各種各樣的要求。

    而那一次,她身邊就只有龍離陌,她便黏著他說了好多話。

    還纏著他說要他一直陪自己過圣誕節,因為圣誕節對她來說很重要,她的雙親就是在圣誕節的時候離開的。

    她依稀記得,龍離陌有答應她。

    后來他也這樣做了,即使在他離開的那五年時間里,他也會趕回來陪她過節。

    “對了,你那五年時間不是在d島嗎?為什么能在圣誕節的時候趕回來陪我過節?”年小暖一下子就疑惑起來,“我記得刀疤說過,d島的管理特別嚴格,絕對不允許有人擅自離開的,不然后果只有死路的。”

    “我在那里遇到了一個人,她是d島核心成員之一,包括后來d島的瓦解,都是在她的幫助下才成功的,所以那幾年我都能準時回來,不過只有圣誕節的時候才有機會回來,因為只有過節的時候,d島的防御系統才會稍稍松懈,我才有機會離開。”龍離陌解釋著。

    年小暖有些好奇,不等她問出口,龍離陌主動為她解惑了,“哦對了,這個人你也認識的。”

    “我也認識?”年小暖疑惑不已,她還指了指自己,打心眼里認為龍離陌肯定是搞錯了。

    她怎么可能認識d島的核心成員呢?

    “就是你二嫂。”

    二嫂?

    年小暖頓了一下,才恍然大悟過來,激動的問道,“你是說許意周?”

    “嗯。”

    年小暖忽然起來了一身的雞皮疙瘩,不得不伸手戳了戳才緩了緩,但頭皮還是有些發麻的表示,“難怪我二哥那么怕她,我對我二哥,表示同情。”

    此時被提到名字的年蕭,狠狠的打了個噴嚏。

    他正在悄悄收拾東西,打算再次潛逃呢。

    開玩笑,他不可能老老實實認命去安排雙方家長見面的!

    許意周那個女人太恐怖了,一想到要和她過一輩子,年蕭就覺得人生無望。

    即使要死,他也要在死前,垂死掙扎一番才行。

    年蕭麻溜的拉好背包的拉鏈之后,又檢查了一邊身份證明以及護照等等,確定無誤之后,開門就要走。

    他的手機卻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上面的名字更是讓他驚掉下巴。

    電話是許意周打來的,此時才凌晨五點多,他就是挑這個點人少的時候打算溜走的,卻沒想到許意周的電話就打來了。

    他想掛斷的,可一想到許意周那副嘴臉,最終又慫了,老老實實的接了起來,還裝作剛被吵醒的樣子,困兮兮又脾氣暴躁的問道,“誰啊!不知道我在睡覺嗎!大清早的擾人清夢!有沒有點道德啊?”

    “擾人清夢?年蕭,你還真會裝啊,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算坐飛機逃走。”許意周的聲音在電話那頭不疾不徐響起,帶著幾分諷刺幾分嘲弄,對年蕭的所作所為都了如指掌。

    年蕭跌坐在床上,磕磕巴巴的問道,“你怎么知道的?”

    “

    我真要認真查你,你覺得你有逃走的機會?”許意周不屑的反問他。

    年蕭被問得啞口無言,最后認命的崩潰,“許意周你太過分了,你這樣跟看管犯人有什么區別?我又不喜歡你,你為什么要死纏著我不放呢?”

    “為什么?是個有趣的問題,大概是我太閑了吧,沒事想找點樂子。”

    年蕭差點沒讓許意周給氣得當場吐血身亡,她就是有這種能把人氣死的能力。

    年蕭頭痛不已,“那你到底要我怎么樣?我都已經跟你登記結婚了!你還想怎么樣嘛!”

    “安排雙方長輩見個面,這事兒就算是了結了。”

    “什么了結了?你這樣就是把我給鎖死了啊!我可不傻!”年蕭憤慨抗議。

    許意周卻輕笑起來,“我知道你的意思,你覺得跟我結婚之后,你肯定沒了只有,不能出去浪了對吧?”

    “……也不是。”年蕭可不敢承認,畢竟女人都是小心眼的,雖然她說的就是他內心的真實想法。

    “你放心,我可不是那些女人,要你整日整日陪著我,在家相妻教子什么的,當然我也不介意你在家相妻教子。”許意周慢條斯理的說著,好像在討論今天天氣還不好一樣,語氣特別的輕松閑適。

    苦了年蕭了,他這會兒真是欲哭無淚啊。

    許意周說,“我呢,不過就是要掛個頭銜而已,沒辦法,我家老頭子逼得緊,我只能抓你做這個壯丁了,誰叫你當年欠我的呢。”

    年蕭,“???”

    他這是倒了什么霉了?!

    “年蕭,別說我沒提醒你,你最好給我老實點,乖乖接受安排,等雙方長輩見過面,蓋了章,咱們就各玩各的,誰也不限制誰,你想怎么浪都行,只要別讓雙方長輩知道,我都可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許意周語帶威脅的說道,“不然,我可不會放過你。”

    年蕭忽然打了個寒顫,又慫了一些,“你的意思是,只是掛名夫妻?形婚?”

    “是的。”

    年蕭又咬了咬牙問道,“你真的能保證結婚之后對我不會有任何的干涉?”

    “君子一言。”

    “你是女的!”年蕭及時糾正她。

    許意周不屑的冷哼,“反正說道做到。”

    年蕭心一橫,答應了,“好,那我們就這么說定了!我答應雙方長輩見面,就見個面,其他的我一概不答應,見完面確定下來之后,就互不干涉,各玩各的!我不管你,你也別管我,咱們兩不想干!”

    “成交。”許意周爽快的答應了他。

    年蕭也稍稍安下心來,“成交。”

    掛了電話,年蕭又重新上床睡覺了,畢竟這陣子他是真沒睡過一個安穩覺。

    而此時的許意周,就在他家莊園外的公路上。

    外面下著雪,很冷很冷,但車子里的暖氣卻十分的充足。

    許意周結束電話之后,并沒馬上離開,而是打開手機里的游戲玩了一局游戲。

    車子里安安靜靜的,司機和副駕的隨從都沒有開口說話,極為耐心的等許意周玩完了這局游戲。

    她才收起手機,活動活動手臂問道,“幾點了?”

    “六點半了,馬上就天亮了。”

    “行吧,看來是不會溜走了,走吧,回去。”許意周吩咐道。

    司機這才重新啟動車子離開,先前停車的位置空出來好大一片地,而周圍都已經堆

    滿了雪。

    他們在這里蹲了一整晚了。

    應該是說,許意周在這里蹲了一整晚了。

    “大小姐,這場雪下得很大呢,咱們是回莊園,還是去海會。”

    “說了多少遍了,還給我叫海會?耳朵是擺設嗎?”許意周拿起一旁的水瓶就砸向了副駕駛的小寧。

    小寧迅速躲開了,水瓶砸到了前面的擋風玻璃。

    力道不算打,玻璃又是更換的防彈玻璃,所以沒太大影響。

    許意周白了小寧一眼,“拿來!”

    小寧急忙把水瓶撿了起來,笑嘻嘻的遞了過去說道,“大小姐息怒,我這不是還沒習慣嗎?我以后會注意的!”

    “你們都給我長點心吧!這點事情都記不住,還能做什么?”許意周訓斥了一番。

    文寧撓撓頭,弱弱的給自己辯解,“重要給點時間適應的嘛。”

    海會是從天者分家出去的一個幫會,這些年來海會發展比較迅速,比分家出去的時候壯大了不少。

    后來在龍離陌接管天者之后,海會還幫著出了不少的力。

    龍離陌和海會現任負責人許意周有一些交情,天者轉型之后,海會也在許意周的管理之下轉型了。

    而海會也正式更名為匯海,畢竟曾經的海會,經營性質比較涉黑,不少人聽到都會害怕的那種。

    當然海會更著名的一個特性是,海會的創辦人是個女的,第二任管理者,也就是從天者分離出去的時候管理者也是女的,到了許意周這一代,已是第三代管理者了,還是女的!

    一個能在各種紛亂之中獨樹一幟的幫會,領頭的又是一個女的,多少讓人覺得新奇。

    外界對這幾位管理者的傳言也有不少,有說她們一個比一個長得更像男人,五大三粗,兇神惡煞等等。

    甚至還有的更夸張,說海會的管理者本來是男的,只不過做了變性手術……

    反正沒什么好傳言就對了。

    可實際上呢,許意周長得極為貌美,渾身上下沒一處不是風情萬種。

    撇去身份不說,單單是她的相貌,就足以迷倒不少人。

    也正是這幅美艷的外表,讓她在管理還會的時候,遇到過不少麻煩。

    但那些麻煩,都被她輕易解決了。

    再后來,道上人人都知道代號gueen的海會負責人,是個狠人,惹不起,見面必躲。

    天者有king,而他們海會則有gueen。

    兩人若是聯手,連那些hsd都得禮讓三分。

    許意周盯著外面的落雪看了好久,才吩咐道,“回莊園吧。”

    文寧聽了暗自在心里松了口氣,大小姐總算回莊園了,若再不回去,他怕是小命不保了。

    畢竟夫人都命令他好幾次了,趕緊把大小姐帶回莊園。

    文寧夾在中間也是左右為難啊,兩邊都惹不起,他能怎么辦,他也很絕望啊。

    到了莊園,許意周跳車下去,剛打開門要進去,迎面就飛來一個蘋果。

    她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剛站定,第二個蘋果又飛了過來。

    許意周眉頭一蹙,整個人往后一下腰,一個倒翻轉,用雙腿夾住了蘋果,單手一撐重新站了起來,在對方第三個蘋果扔過來之前趕緊開口,“媽咪!手下留情!”

    (二哥和許意周的不會太長,大姐大的愛情故事,可好玩了哈哈)

    (本章完)
新疆喜乐彩和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