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邪道修靈 > 第七百九十八章 還不夠資格
    正文

    此刻,沖上饕餮所在擂臺的俊邪男子不是別人,正是當初與蕭笑等人在索喃望江樓中有過一面之緣的妖獸男子。根據眾人的推測,他是吞云獸,由龍族擒獲饕餮之后與自家之龍交配從而誕生出的新生種族,也被人稱作亞龍族。

    若論戰力,亞龍族的吞云獸不過與龍族成員相若,但它卻是得到了饕餮血脈的加持,擁有了吞噬的能力。如此一來,若是戰斗演變為持久戰,或許吞云獸還會比一些龍族之人更強。

    此刻,這吞云獸之所以會來到索喃,便是因為青龍天內域龍族高層的命令。

    因為,在青龍天內域之人看來,外域之人終究還是不堪入目的弱者。也是因此,他們才會派出一些弟子,讓外域之人見識到他們的厲害。而此刻,這吞云獸之所以會上臺挑戰饕餮,顯然也是因為這個原因。當然,至于他為何要盯上了饕餮,這便是因為他自己的特殊感應了。在他的感知中,他極其渴望擊敗饕餮,也是因此,他才會特意選擇上了饕餮所在的那一方擂臺。

    事實上,此刻與這吞云獸一起踏上擂臺的還有八人,而他們也皆然都是來自青龍天內域的強者。畢竟,在如今這個時刻,死在饕餮等九人手里的人也不在少數了。如此一來,自然也到了青龍天內域之人上臺威懾群雄之際。

    青龍天內域之人的想法很簡單,即便你外域之人如何天才,在選拔之際卻也難以越過我內域之人這道高坎。也是因此,吞云獸等人也是抱著擊敗饕餮等人的決心方才踏上了這九方擂臺。

    當然,他們能否擊敗對手,那還是個未知數……

    此刻,看著眼前彌現的吞云獸,饕餮頓時便詭異的笑了。

    吞云獸,這個作為饕餮后人的他,居然想要來挑戰自己這個純血饕餮的擁有者?這是不是在說笑?

    傳說之中,龍族之人的繁殖能力便是極度的弱,其實這話也不完全正確。因為,正確的說法是,純血龍族的誕生幾率太過低微。因為,即便是龍族之后,也不代表可以完整的繼承先輩體內的血脈。也是因此,為了血統的純凈與強悍,龍族之內才會采取同族繁衍的方式,為的便是血脈之力不在衰弱,制造出實力更為強大的后人。

    而饕餮呢?作為太古兇獸之一,它的繁衍卻是更為的難。

    一般來說,純血饕餮的誕生有著兩個因素。

    一,由饕餮與去外族之人通婚,然后隨緣的生子,有極低的概率誕生出純血饕餮。

    二,便是先一代的饕餮在后輩誕生之后,放棄自己的生命,將自身的血脈之力全部放出,給予后人洗禮,這樣便有更高的幾率誕生出新的饕餮來。

    換言之,即便青龍天龍族擒獲了一頭饕餮,卻也不會采取第二種的方式,去培養新的饕餮。因為,那樣做的概率也算不得高,還要賠上老一輩饕餮的性命。如此,他們自然不會選擇這樣的方式去對待饕餮。如此一來,沒有選擇第一種方式的龍族自然便會選擇第一種方式,便是利用那頭饕餮與族人交配,隨緣的期待后人之中能夠出現一位純血饕餮……

    當然,自然繁衍想要誕生饕餮的幾率近乎于無。也是因此,即便青龍天龍族之人利用饕餮與龍族之人繁衍,卻也只能得到亞龍族中的吞云獸,這一物種。換言之,吞云獸便是饕餮與龍族繁衍失敗后的產物,不過是一類失敗品。

    如此,吞云獸自然也是一類力量不如饕餮的殘次品……

    如此,見此刻這吞云獸居然敢踏上擂臺,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饕餮又如何能不笑呢?

    如今的饕餮,儼然與過去的饕餮不同。因為,現在的他并不孤單,有著同為太古四兇的戰友,甚至還有著蕭笑與青靈這樣的同伴!換言之,如今的他儼然不是往昔的饕餮可比!

    如此,見還不如老一代饕餮的吞云獸居然敢在這時踏上自己所處的擂臺,饕餮又豈能不樂呢?

    “我應該說過了,敢踏上這一方擂臺者,必死無疑。看來,你是也想找死咯?”饕餮玩味的笑著,默默的打量著眼前的吞云獸,旋即露出了一副極為輕屑的姿態。其實,倒也難怪饕餮要對吞云獸這般不滿。說到底,他不過就是一個臣服于龍族的饕餮與其族人繁衍之物。而在饕餮的觀念里,兇獸就應當是不卑不亢的。如此一來,他又豈會樂觀的看待眼前選擇臣服于龍族的饕餮后人呢?

    雖說饕餮如今是在蕭笑的手下做事,但蕭笑卻也從未逼迫他去做任何事。與之相反,蕭笑還自愿充當了饕餮的陪練,為了他的成長而努力著。換言之,在饕餮看來,蕭笑說是他的主人,實際上卻也和他的同伴沒有兩樣。

    如此,饕餮自然不會樂觀的對待眼前的吞云獸。

    畢竟,不用想也知道,眼前的吞云獸是一個受龍族支配的懦夫。

    畢竟,但看他此刻的模樣,可不像是那般的信心十足。換言之,他即便沒有把握勝過饕餮,卻也不得不上來一戰。因為,他深深的害怕著那龍族……

    心懷畏懼,受他人支配,這樣的吞云獸,饕餮又如何喜歡的起來呢?莫說眼前這吞云獸不是他的后人,即便就是,只怕他也會將其抹殺。畢竟,饕餮從骨子里就是極為高傲的一種兇獸呢。也是因此,此刻饕餮看著那吞云獸的眼瞳也是殺機十足。

    顯然,他從未想過讓后者活著走下擂臺……

    此刻,聽了饕餮所言話語,那吞云獸也不禁輕笑一聲,道:“你是很強,但那又如何?畢竟,我也不弱。如此,還是不要將話說的這么死的好。你覺得我上來,就是必死無疑的?好笑,你若真這么設想,等下被我擊殺之后,可別太后悔自己現在這么猖狂啊!”

    “螻蟻觀天,不知所謂!”饕餮聞言不禁氣笑一聲,當即便不再多說什么,端即揮手握拳,對著那吞云獸狠狠的打了過去。

    見饕餮先手攻來,那吞云獸也不禁驟然呲牙,戾氣盡露無疑。

    憑心而論,他的確是不爽自己被龍族支配,也不爽那老一輩的饕餮會臣服于龍族之下,弄得他必須遵從龍族之命,千里迢迢的來到這索喃城中。

    可是,對此他又能如何呢?

    畢竟,他的力量是不如那饕餮強大,也不如那龍族之人強大。如此,他便只能壓下心頭怒火,對其唯命是從。換言之,在吞云獸看來,力量便是一切。也是因此,見眼前的饕餮揮手打來,他也懶得再去解釋,當即便運氣還擊,與饕餮戰了起來。因為,他要向饕餮證明,自己并非是那懦夫。自己敢于登臺,就是有著真材實料的啊!

    只是,隨著這一次出手,當吞云獸與饕餮撞擊到一起之際,他才知道自己是真正的小看了饕餮。因為,僅僅是一次撞擊,饕餮身上那奔騰如瀑的浩蕩靈氣便驟然涌現,不斷的摧毀著自己的身體。也是因此,不過片刻的光陰,便見吞云獸與饕餮相撞的地方血肉模糊,可怖不已。

    “怎么會這樣?”察覺到不斷攻占自己軀體的浩蕩靈氣,吞云獸不禁大吃一驚,連忙運氣抵抗。可是,隨著他的運氣,他方才徹底察覺到了那股靈氣的強大。

    因為,無論他如何抵抗,也無法阻止那股勁氣攻伐自己的軀體。

    忽然,爆裂聲彌放。爾后便見吞云獸的軀體直接炸裂,肉沫四濺,甚至露出了那血肉模糊的內臟還有猙獰白骨。

    見此一幕,饕餮也不禁冷笑一聲,旋即一腳將吞云獸擊退,玩味道:“居然沒有死掉,倒是的確有點東西。只是,就這點力量,也不足以從我的手里逃走。所以,作為你膽敢踏上這里的代價,你必死無疑!作為自己輕狂的代價,你就……隕落在這里吧!”

    被淘汰擊飛后的吞云獸連連后退,好不容易止住了身子,又聽到饕餮口中言語,不禁是悲憤至極。只是,察覺到饕餮身上的恐怖力量,他也不禁深深的舒了口氣。因為,經過交手之后,他已經深深的明白,眼前這個男子不好惹。也是因此,他的眉頭也不禁深深蹙了起來。只是,想到饕餮剛才言語,他也不禁忽而一笑,道:“若是不上這里,那我就必死無疑。至于你,能不能讓我死,那還難說……”

    “哦?你確定?”饕餮聞言頓時便笑的更冷了。畢竟,他可是清楚的知道吞云獸的底細,而他卻不明白自己的身份。如此一來,見他暗示自己比那龍族好欺負,他又如何能不怒呢?

    “寧愿屈服于龍族,也不敢反抗,覺得挑戰我饕餮更有生機?笑話,真是笑話!”

    “只是,你還沒有知道我名字的資格,沒有!”

    此刻,饕餮內心爆喝,已然是悲憤不已。如今,他才不承認眼前的吞云獸有資格被稱為饕餮的后人。明知會死,還不敢反抗的慫包,他又如何會喜歡?也是因此,他此刻已然決定,絕不告訴吞云獸自己的身份。因為,他要讓他死不冪目!
新疆喜乐彩和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