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老婆,求領證! > 第171章 這個傻子,怎么就非要折磨自己呢?

第171章 這個傻子,怎么就非要折磨自己呢?

 熱門推薦:修羅武神、烽皇、靈域、永夜君王、天道圖書館、史上最強師兄、武煉巔峰、圣墟、儒道至圣、元尊、飛劍問道、龍印戰神、
    正文

    本來葉濰音就是坐在路楚恒身上的,不是很標準的女上男下,這樣的姿勢就使得路楚恒都不用費太大的力氣葉濰音就已經受不太了了。

    只是路楚恒也沒有給她更多的適應時間,雙手握著她的腰,完全就是他自己的節奏帶著葉濰音在繼續著。

    看著葉濰音的長發隨著他的動作晃著,還有葉濰音完全不同于平時的面部表情,感受著自己和她最親密的接觸。

    路楚恒心里終于有了那么一絲絲的安心。

    就算葉濰音沒有答應他的求婚,那又怎么樣呢?

    他還是那個唯一可以和葉濰音如此親密的人,只有他能夠聽到葉濰音最嬌軟的聲音,感受著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膚。

    或許就只有在這個時候路楚恒才能夠感覺到,她是和他在一起的,就像永遠不會分開的那樣。

    “路楚恒,你……輕一點!

    葉濰音有氣無力的開口,只是路楚恒剛剛受了刺激,他迫切的需要證明,葉濰音是他的,也只能是他的。

    所以路楚恒根本就沒有要輕一點的意思,葉濰音的哀求的聲音全都被他自動屏蔽了。

    慢慢的葉濰音也不說話了。

    反正他也不會聽,她還不如稍微省一點力氣……

    這一晚上路楚恒肆無忌憚的折騰了葉濰音很久很久,久到葉濰音都不知道她是什么時候睡著的。

    這一次也完全感覺不到事后路楚恒給她洗澡,因為她真的連睜開眼睛的力氣都沒有了。

    這只是同樣是折騰了這么久,路楚恒作為出力最多的那個人,卻是一點兒都睡不著。

    給葉濰音洗過澡,小心的放到床上,給她蓋好被子,路楚恒自己一個人走到了陽臺上,手里還拿著一盒煙。

    他很少抽煙,幾乎是不抽的,似乎是在國外的時候學會的,這個倒是記不太清了,好像男人總是會在某個特定的時期學會抽煙,就像是在床上一樣無師自通。

    不過他倒是沒有其他人那種每天必須都要抽的感覺。

    煙對他來說可有可無。

    但是現在這種狀態下,路楚恒手里拿著煙點燃,看著一縷縷煙慢慢飄散在空氣里,嗅著很久不曾聞過的煙味,竟然有了一種冷靜下來的感覺。

    他好像可以理解為什么有的人在難過啊,煩躁的時候會抽煙了。

    大概是因為可以緩解一下內心的疼痛還有失落吧。

    路楚恒就這么自己待在陽臺上,幾乎是天都已經蒙蒙亮了才回屋。

    他在被子外面又看著葉濰音看了好一會兒,直到感覺到自己的身上沒有涼意了才掀開被子把葉濰音摟在懷里。

    像是抱著娃娃似的把葉濰音抱在懷里,生怕她會突然消失似的。

    ……………………

    早上葉濰音醒過來的時候,就覺得渾身上下都沒有一個地方是她自己的了,強撐著坐起來就感覺到了路楚恒放在她身上的手。。

    像是感覺到了她的動作,路楚恒手臂收緊了一些,可是卻還是沒有醒過來。

    葉濰音笑了笑,她還以為路楚恒不會累呢!

    現在看來并不是啊。

    葉濰音艱難的拿過一邊的衣服穿上,然后把自己的枕頭給路楚恒剛在一邊讓他抱著,自己進了浴室。

    不過等到葉濰音出來的時候就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但是具體是哪里不對勁她又說不上來。

    想到昨天路楚恒應該很傷心,葉濰音決定今天早上給路楚恒做一頓早飯,雖然說這和路楚恒為她做的比起來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等到葉濰音把早飯做完,再一次走進臥室的時候,她終于知道哪里不對勁了。

    路楚恒從來都沒有起得這么晚過,哪怕前一天晚上他折騰到幾點,第二天也都會是他先醒過來。

    但是今天就很奇怪,就算路楚恒很累很疲憊想要睡懶覺,在她醒過來的時候他也一定會醒過來一下,然后在繼續睡覺。

    可是今天他居然一點兒反應都沒有。

    葉濰音快步走向床邊,然后俯身靠近路楚恒,“路楚恒、路楚恒!

    連著叫了好幾聲,路楚恒都一點兒反應都沒有,葉濰音伸手拍了一下他,然后就被他身上的溫度嚇了一跳。

    這簡直就是個火爐了啊。

    剛才她不清醒,所以還沒有感覺出他手上溫度的不對,但是現在就一下子反應過來了。

    路楚恒一定是發燒了。

    葉濰音伸出手一只手貼上他的額頭,一只手貼著自己的。

    一瞬間就感受到了巨大的溫差。

    葉濰音眉頭皺的緊緊地,拍了拍路楚恒的臉想要叫醒他,“路楚恒,路楚恒,你醒醒!

    沒靠路楚恒這么近的時候葉濰音還沒有發現,現在一靠近他就聞到了一種不屬于他的味道。

    起碼是她在他身上從來都沒有聞到過的味道。

    煙味。

    雖然很淡,但是卻是真實存在的。

    葉濰音的心就像是被人狠狠掐住了一般,快步走到陽臺,果然在里面發現了煙灰,雖然說路楚恒已經清理的很干凈了,但是難免會有遺漏。

    葉濰音完全想象不了昨天深夜路楚恒就一個人在這個小小的陽臺上,自己抽著煙的樣子。

    他很難受吧,不然不會連煙都抽上了。

    不過葉濰音沒有時間想太多,路楚恒還在床上暈著呢。

    葉濰音考慮了一會兒還是決定帶他去醫院,反正今天是周末,還好不用去上班。

    葉濰音把衣服給路楚恒穿好,然后在醫藥箱里好不容易翻出了一張退燒貼給路楚恒貼在了額頭上,然后試著想要把路楚恒抱起來。

    只是這一次就比較費力了,她根本就沒有那么大的力氣了。

    最后實在是沒有辦法,葉濰音只能想法設法的讓他趴在了自己的后背上,背起路楚恒下了樓。

    忙活了大半個上午,路楚恒的情況總算是穩定了下來,還在發燒,只是沒有被葉濰音發現時候的那么燙了。

    葉濰音就坐在病床前一只手握著路楚恒正在打點滴的手,偶爾還要站起來用棉簽沾一點水潤濕他的唇。

    這個傻子,怎么就非要折磨自己呢?

    (三七中文 www.bqepmj.live)
新疆喜乐彩和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