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老婆,求領證! > 第913章 不是她也一樣會是別人?

第913章 不是她也一樣會是別人?

    正文

    許攸不斷地在心里這樣告訴著自己,但是不管她怎樣說服自己,心里總是有一個小小的聲音在說這不是意外,沒有這樣巧合的意外,就在她決定要和南北表白的時候,就在南北要和她表白的時候,就在南溪和她說過她如果自殺之后。

    許攸在路邊攔了一輛出租車坐上去,司機問了一句去哪里的時候,許攸忍住了脫口而出的醫院兩個字,隨即才報了家里的地址。

    她現在需要靜一靜。

    南溪對南北的感情似乎真的是男女之間的感情,她也曾經聽說過有那種妹妹非常離不開哥哥的事情,可是像是南溪這樣真的用自己的性命來防抗的她是真的第一次親眼見到。

    現在想想之前在南北家里見到南溪的時候,南溪眼中閃爍的分明就是敵意,那是……看情敵的眼神。

    還有她約自己出來,把自己的身世還有各種情況都調查的一清二楚,之前許攸以為她是不想讓南北娶她,是因為不喜歡她,但是現在看來似乎并不是這個樣子,她應該是不允許南北娶任何人吧?

    許攸突然覺得很不對勁,南溪真的愛上了自己的哥哥?

    可是她也該知道,就算是南北一輩子不結婚,不談女朋友,也是不可能和她在一起的啊,那她現在這樣的執著,以命相逼,有什么意義呢?

    不是她也一樣會是別人?

    許攸搖搖頭,眼底閃爍著光,不對勁,一定有問題被她忽略掉了,南溪不像是會做無用功的人,一定是又其他的原因的!

    只是一路上,許攸想的頭都要炸了,最后也沒想出什么東西來。

    不過這么一攪和,許攸到是稍稍松了一口氣,恩,或許她正好還可以趁著這段時間再好好想一下要如何處理發生在自己身邊的事。

    許志誠那邊,南北這邊,還有一個虎視眈眈一直盯著她不肯放棄的許振軍。

    許攸回家之后沖了個澡就直接癱在了床上,偶爾思緒混亂的時候,許攸都會選擇這種成本最低的方法來讓自己安靜下來。

    有些時候在現實生活里你想不明白的問題,說不定在夢里面會想清楚。

    只不過許攸怎么也沒想到,這夢里沒有南北,卻有許振軍,更沒想到的是一覺醒來真的有人約她出去,并且約她出去的人就是許振軍身邊的管家,老李。

    自從回國之后許攸就改變了自己在國外的一些習慣,比如現在陌生人的電話她也會接,只是在昨天南北用別人的手機給她打過電話之后,許攸看見手機上面陌生的來電顯示的時候心里都抑制不住的顫了一下,只是接起來之后,許攸就無比的平靜了。

    她記性很好,所以聽過一個人的聲音是絕對不會忘記的,尤其是這個人給她的影響還非常的深刻。

    “小小姐,我有些話想跟你說!

    “不要叫我小小姐,還有,不管你有什么話想要跟我說,我的答案都是肯定的,我不想聽!

    許攸說著就想要掛斷電話,只是她都沒有來得及有什么動作呢,電話那頭的李管家就像是猜到了一樣,說了一句讓許攸完全無法抗拒的話,“你就不想看看你父親留下的東西嘛?”

    畢竟姜還是老的辣,和許攸解除了幾次下來之后,李管家就已經摸清了許攸的脾氣秉性,以及對她最重要的東西是什么。

    所以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李管家的底氣特別的足,而事實證明,他的猜測是沒有錯的,許攸到底還是么有掛斷電話。

    “你到底想說什么?”

    “小小姐,出來見一面吧,我真的有話跟你說,還有你父親留下的東西,我會一并拿給你!

    “好,你爸地址發過來吧,我現在就過去!

    “好的,等會兒見!

    李管家說完最后一句話以后就主動地掛斷了電話,許攸卻陷入了沉思,坐在床上久久的沒有動彈。

    為什么最近出現在她身邊的人都這么的……奇怪呢?

    許振軍固執,自以為是,總想要掌控別人,南溪,開始她只覺得她是不懂事,小孩子心性,但是沒有想到她似乎是真的喜歡南北,還有這個李管家,明明他應該是和許振軍一伙的,但是許攸卻從許志誠的口中得知,他好像是在幫她,可是現在又突然打電話給她叫她出去。

    許攸覺得自己現在置身在一片黑暗之后,她能夠看見光,她的光就是南北,她之前一直篤定的相信著,南北這束光一定是一直屬于她的,因為只要她不把喜歡南北這件事情說出來,他就可以一直和南北做朋友,但是現在不行了。

    人都是貪心的,她也不例外,如果她沒有回過,沒有和南北住在一起,也許她現在依然可以默默地守著南北,但是像南北這樣的人就是這樣的,一旦你靠近了他,就會無法自拔,就像現在的她一樣。

    許攸覺得,南北這束以前只屬于自己的光也在搖晃著,忽明忽暗,她好像快要抓不住它,也看不到它了。

    許攸擁著被子在床上坐著,神情有些迷茫,直到手機消息的震動聲想起來她才終于回過神來,看了一眼手機上面李管家發過來的時間和地點,許攸掀開被子下了床,簡單的洗漱了一下之后就出門了。

    雖然說李管家是許振軍最忠誠的人,但是許攸覺得他這一次似乎是真的有什么事情要和她說,并且一定是瞞著許振軍的。

    怎么說呢,這是許攸的直覺,因為他們一共也沒有見過幾面,李管家雖說每一次都沉默寡言的,但是對許振軍可以說是非常的忠心,但是現在這個忠心的人居然沒有守在許振軍身邊,反而是出來找她,這就很耐人尋味了。

    許攸可不覺得她一個被利用的人有什么話能跟許振軍的左膀右臂說。

    只是,李管家說他有她爸爸留下的東西,許攸是真的挺好奇會是什么的,按著慕安辰還有許志誠的說法,她爸爸應該說是許振軍最疼愛也是給予了最大希望的兒子。

    記住網址

    老婆,求領證!
新疆喜乐彩和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