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盛寵之將門嫡妃 > 034.他想得美!
    百里夙的氣質,與南宮珩大相徑庭。

    這個男人很冷。從骨子里透出的冷漠,墨眸幽暗,像是籠著一層化不開的堅冰,沒有人可以看透他內心的想法。

    單論容貌,南宮珩認為百里夙并不在他之下。如天神精心雕琢出的面容,五官深邃,冷峻絕美。

    一副“人渣”樣……

    南宮珩沒有回答百里夙的問題,輕笑一聲,舉起自己微微紅腫的手:“百里太子,見你一面可真不容易。不請我進去喝杯茶嗎?”

    “失禮了,請!卑倮镔磔p輕頷首。

    南宮珩抱著天音琴,進了百里夙的竹樓。

    暗暗打量,百里夙的居所說好聽點是雅致,直白點,很簡陋。根本不像是堂堂一國太子的住處,倒像是在這熱鬧繁華的西涼城中,專門打造的世外桃源。

    “沒有茶,只有酒!卑倮镔韽囊粋竹筒之中,給南宮珩倒了一杯酒。

    南宮珩放下天音琴,端起酒杯,有竹葉青香,淺嘗一口,清冽甘醇,好酒!

    “昨日聽歐陽瑜將軍提起,我才知道百里太子和歐陽大小姐之間美麗動人的愛情故事,真心感動,正打算為你們量身打造一首新曲!蹦蠈m珩微笑。

    “不必!卑倮镔頁u頭,惜字如金。

    “那就用剛剛那首曲子?寓意不好,歐陽大小姐定然不喜!蹦蠈m珩笑著說。

    “無妨,我父皇和你父皇喜歡即可!卑倮镔砩裆卣f。

    南宮珩眼眸微閃。百里夙為博歐陽清一笑,以一座城池做謝禮,邀請南宮珩在喜宴上撫琴一曲。如此“佳話”,誰信誰傻。

    百里夙只是西夏太子,割一座城贈人這種大事,他做不了主,而過去一年多,他一直在閉關修煉。

    所以,西夏要贈送一座城給東晉,這不假,但這件事,是西夏皇帝百里復和東晉皇帝南宮璟決定的。

    換言之,西夏欲與東晉結盟,主動示好,東晉應下了。

    至于傳聞中的“浪漫愛情”,說白了就是個噱頭。外人信了倒也罷,歐陽姐妹竟也因此沾沾自喜,不是蠢,就是虛榮心作祟。

    請南宮珩,求鳳音琴,這些顯然并不是百里夙的意思。但歐陽清刻意制造輿論,營造出一種百里夙對她絕寵無限的樣子,可笑!

    想到這里,南宮珩呵呵一笑:“這么說,若是我在百里太子的喜宴上,彈奏一首喪曲,百里太子也覺得無妨?”

    “隨你!卑倮镔砩裆。

    南宮珩笑意加深:“百里太子娶歐陽大小姐,難道是被強迫的嗎?為何看起來不情不愿?”

    “與你無干!卑倮镔聿⒉幌虢忉。

    南宮珩話鋒一轉:“百里太子可曾去過南楚?”

    “不曾!卑倮镔頁u頭。

    南宮珩低頭,端起酒杯,一飲而盡,起身:“打擾了,告辭!

    “慢走!卑倮镔聿]有起身相送。

    南宮珩抱著琴,出了竹樓,看到湖邊有一片罕見的墨竹,走過去,挑選其中最漂亮的一根,咔嚓一聲,折斷,沖著竹樓說:“百里太子,墨竹可贈我一根?”

    “好!敝駱抢飩鞒霭倮镔砝淠穆曇。

    于是,南宮珩一手抱著天音琴,一手拎著一根長長的墨竹,大搖大擺地走出了太子府。

    原本圍觀的人已散去,不遠處停了一輛華麗的馬車,不是葉翎的。

    歐陽瑜從馬車里出來,朝著南宮珩大步走來,未語先笑:“聽家姐說過太子殿下最愛竹,尤喜墨竹,這是太子殿下送你的嗎?此竹用來制作短笛長簫,都是極好的!

    南宮珩點頭,微微嘆氣:“正有此意,不過可能得過段日子。今日有些魯莽,我的手傷了,再過三日就是百里太子和歐陽大小姐的喜宴,不知到時能否恢復!

    歐陽瑜看著南宮珩紅腫的雙手,眉頭一皺:“南宮七皇子以后可千萬要小心,不能再這樣沖動行事了。正好,家姐先前醫治手傷,余了一瓶紫雪凝露,我去跟她說,送給你,很快會好!”

    歐陽瑜話落轉身就走,被南宮珩叫住了:“我的手對紫雪凝露敏感,小時受傷,用過一回,雙手差點廢掉!

    “那可如何是好?”歐陽瑜擔憂起來。

    “我記得昨日歐陽將軍說,歐陽大小姐與那位三年前把百里太子治好的神醫成了朋友,不知那位神醫是否在西涼城?歐陽大小姐可否幫我引見?”南宮珩蹙眉。

    歐陽瑜滿口答應:“沒問題!你放心,我這就去跟姐姐說!”

    看歐陽瑜腳步輕快地朝馬車走去,南宮珩心中默語,美男計太難,他都把自己惡心到了,嘔……

    “姐姐,你知道當初給太子殿下醫治的那位神醫在何處嗎?”歐陽瑜問歐陽清。

    歐陽清神色微變:“你問這個做什么?”

    “南宮七皇子的手傷了,擔心三日之內無法恢復,屆時不能為太子和姐姐彈奏最美的曲子,但他身體特殊,又用不了紫雪凝露,所以想找那位神醫醫治!睔W陽瑜說。

    歐陽清不知想起了什么,神色不自然地低頭,整理自己的裙子:“高人都是四海為家的,他此時并不在西涼城!

    歐陽瑜神色失望:“姐姐知道怎么找他嗎?”

    “不知!睔W陽清搖頭。

    歐陽瑜轉告南宮珩,南宮珩微嘆:“罷了,多謝歐陽將軍,我自己想辦法吧!痹捖渚蛶е俸椭褡与x開了。

    是夜,南宮珩再來,一進葉翎的院子,就聞到了誘人的香氣。

    雪晴和云忠都被支開了,南宮珩進門,葉翎把紅燒魚盛進盤中,端給他:“鬼兄,百里夙長什么樣子?”

    “沒我好看!

    南宮珩話落就要來端魚,葉翎躲開,看著南宮珩說:“想清楚,再回答一次,不然我把紅燒魚扔去喂狗!”

    南宮珩瞪著葉翎:“小葉子你怎么這么兇?”

    “鬼兄你為何這么貧?”葉翎反擊。

    南宮珩舉起雙手:“看,我容易嗎?”

    葉翎不說話,南宮珩訕訕地把手收了回去,問道:“小葉子,今日那首曲子,是你做的?”

    葉翎還是不說話,南宮珩輕咳了兩聲:“你贏了!如果我的眼睛沒瞎,這世上沒有另外一個跟百里夙長得一模一樣的人的話,那我很確定,他就是你家葉塵寶寶的生父!

    葉翎面色一下子冷了下去:“找死!”

    南宮珩把魚端過去,嘿嘿一笑:“我就知道!你現在是不是想把百里夙千刀萬剮,剁成肉泥,再扔到油鍋里炸成丸子,扔去喂狗?”

    葉翎沒有理會南宮珩的調侃,冷聲問:“你跟他都說什么了?”

    南宮珩美美地吃著魚,對葉翎擺擺手:“放心,沒經過你的同意,我不會把你姐姐和寶寶的存在告訴百里夙的,只跟他聊了幾句廢話而已!”

    “除了他的樣貌,你還知道什么?”葉翎問。

    南宮珩專注吃魚,也沒抬頭:“若我沒猜錯,當年的事,百里夙有可能是被歐陽清給騙了,誤認為歐陽清是他的救命恩人。我可以確定,百里夙根本不想娶歐陽清,你這兒的龍吟琴,也是證明。具體歐陽清怎么騙的百里夙,應該很復雜,暫時想不到。參與的第三個人,是個所謂的神醫,與歐陽清一路。歐陽瑜對那神醫毫無了解,歐陽清對此十分避諱,那人定然有問題,應是關鍵人物!

    葉翎沉默,南宮珩抬頭看她:“小葉子,你有什么想法?要跟百里夙講他有一個兒子嗎?”

    “他想得美!”葉翎冷聲說,“不管他是否主觀故意,他對我姐姐造成的傷害,萬死不足惜!想當我姐夫,別做夢了!”

    南宮珩哈哈一笑:“小葉子你好兇!不過你是打算看著百里夙和歐陽清成婚?”

    “他們的賬,一個一個算!歐陽清癡戀百里夙,我會成全她,讓她先做著美夢,等到大婚之日,再給她重重一擊,讓她生不如死!我精心為她準備的喪曲,會很應景的!”葉翎面色冷肅。

    南宮珩舉起一只紅腫的手,嘿嘿一笑:“小葉子,鬼兄請求合奏,可否?我今日掰了百里夙一根墨竹,打算做一支長簫,用來吹喪曲,最合適了!”
新疆喜乐彩和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