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盛寵之將門嫡妃 > 053.學輕功,看星星
    葉翎做了個噩夢。夢中有一青面獠牙的鬼,張牙舞爪,要吃掉她,不管她往哪里跑,都躲不開逃不掉。

    夢醒了,葉翎還沒被吃掉,她睜開眼,搖頭失笑,見外面天色已大亮了。

    半晌,葉塵又要去后花園的雪房子里玩兒,葉旌背著他去了。

    “小妹,有件事,我想問你!比~纓臉色比昨日稍好一些。

    “嗯?”葉翎起身,正準備回房看書,聞言又坐了回去。

    “你與那東晉七皇子,是什么關系?”葉纓神色嚴肅。

    葉翎聞言,垂眸輕笑:“大姐,他是云堯的朋友,因為好心,才會關照我。我們的關系,也是朋友!

    “我信你,但你確定他也是這樣想的嗎?”葉纓蹙眉。

    “怎么?大姐看出什么了?”葉翎半開玩笑地問。

    “他看上你了,還不夠明顯嗎?”葉纓沒見過南宮珩幾回,但她作為長姐,對于葉翎身邊某個陰魂不散的男人,自有一份警覺。

    葉翎聞言就笑:“你家妹妹我長得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的,有人喜歡不是很正常?”

    葉纓聞言,卻面露不悅之色:“怎么,你很得意?”

    葉翎輕咳兩聲:“大姐,我只是開玩笑。南宮珩的確表白過,但我已明明白白拒絕了,他離開,應該不會再來!

    葉纓面色稍霽:“如此就好。日后你若碰上了兩情相悅的男子,自不必再守寡,也不必顧念我們。但你若不喜歡,不要拖泥帶水,更不可玩弄利用別人的感情,知道嗎?”

    葉翎神色一正:“知道了,娘!”

    葉纓哭笑不得,作勢要打葉翎:“你這鬼丫頭!亂叫什么?”

    “長姐如母,多謝教誨!小妹回去看書了,告辭!”葉翎起身,一本正經,拱手退了出去。

    葉纓搖頭笑笑。她知道,剛剛那些話,便是不說,葉翎也懂的。

    葉翎回房,落座,提筆,回憶昨日看過的兵法中精要部分,默寫一遍,加深記憶和理解。

    寫到一半,葉翎走神,在紙上畫起了畫。

    停筆,躍然紙上的,正是昨夜夢中那只青面獠牙的鬼。而葉翎定睛一看,她隨心畫出的這要吃她的鬼,眉眼怎么像極了南宮珩那個死變態?

    葉翎皺了皺眉,把畫扔到一旁去。開了窗,冷風吹進來,她從書架上取下昨日沒看完的書,在窗邊落座,聚精會神地看了起來。

    晚飯后,葉翎回房,挑燈夜讀。

    兩個丫鬟并不住在凌云院,只白天過來伺候。葉翎已讓雪晴備好了食材,昨夜剩的那只兔子也殺掉處理干凈了。

    亥時過半,葉翎看完一本書,放起來,起身出門,進了小廚房。

    昨夜香辣,今夜紅燒。距離子時還剩一刻的時候,葉翎把燒好的兔肉盛出來,放在食盒里,蓋好保溫,提在手中,出了凌云院。

    暗處有雙眼睛,盯著葉翎的一舉一動。

    夜色深重,寒風凜冽。

    葉翎款步走進后花園,路過大雪人,往里看了一眼,沒人。她到碧玉風荷亭中,放下食盒,坐等“秦徵”。

    子時將至,葉翎尚未等來“秦徵”,等來了滿面怒色的云修。

    云修大步走進碧玉風荷亭,站在葉翎面前,看著她的眼神,帶著**裸的厭惡:“你大半夜帶著親手做的吃食,跑來這里會情郎!現在還有什么可狡辯的?”

    葉翎看到云修的第一眼,只覺得煩。聽到云修的話,她冷笑起來:“那我倒是要問問小叔,大半夜不睡覺,盯著嫂子的一舉一動,你又想干什么?”

    “你!你是女人嗎?怎么如此不知廉恥?”云修怒意更盛,“我大哥尸骨未寒,你就迫不及待與人私會!若是傳出去,我云家丟不起這個人!我不管你今夜要見誰,必須跟他斷了來往!便是你要改嫁,至少守孝三年!”

    云修話落,屁股上被人狠狠地踹了一腳,在夜空中劃過一道流暢的拋物線,面朝下,砸在地上,啃了一嘴的泥!

    “誰?”云修從地上爬起來,抬手抹了一下嘴,就見一個黑影出現在亭子里,身形高大,看不到容貌。

    “葉翎!你們這對狗男女有種今夜就殺了我,否則我絕對不會讓你們在我云家,做茍且之事!”云修怒不可遏。

    下一刻,亭中黑影飛身而出,急速逼近。云修神色大變,來不及反應,已被一只大手扼住脖頸,雙腳離地,提了起來。

    “老夫行走江湖數十年,還是第一次遭受如此羞辱!”假扮秦徵的南宮珩,聲音蒼老陰沉。

    云修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南宮珩:“你……你是什么人?”

    “老夫是葉晟的故友,近日游歷到楚京,前來探望葉翎小丫頭。應她所求,得空前來指點她的武功!小子,你有什么意見?”南宮珩冷聲問。

    云修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我……沒有!誤會!我以為你是……”

    “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貨!一句誤會就想打發了?上一個對老夫不敬的賤人,墳頭草已兩米高了!”南宮珩話落,猛然收緊自己的手。

    云修很快呼吸艱難,第一次感覺死亡那么近!他瞪大眼睛,看著從亭中緩步走出的葉翎,眼中滿是哀求之色,嗚嗚啊啊,卻已發不出任何清新的聲音了。

    “秦老前輩,請放了他吧!比~翎開口,聲音清冷。

    “小丫頭,這臭小子對你不敬,你何必管他?待老夫殺了他,定處理得干干凈凈,跟你不會產生絲毫干系!”南宮珩冷笑。

    葉翎躬身一禮:“還請前輩給我一個面子,饒了他的性命!

    就在云修雙眼翻白,以為下一刻,他的脖子就要被咔嚓一聲擰斷的時候,南宮珩突然松手,把他重重地甩出去,再次面朝下,砸在地上!

    云修雙腿蜷縮,一手捂著胸口,一手捏著脖子,劇烈地咳嗽了一陣,呼吸才漸漸平穩。他從地上爬起來,一身狼狽,低著頭就要走。

    陰惻惻的聲音在背后響起:“老夫讓你走了嗎?”

    云修神色一僵,腳步一滯,硬著頭皮轉身回來:“前輩,今夜的事,全都是誤會。我向前輩道歉,希望前輩能大人不記小人過!

    “去跟葉翎丫頭道歉!”南宮珩冷聲說。

    云修握了握拳頭,垂頭走到葉翎面前,聲音低沉:“大嫂,對不起!

    南宮珩上前,抬腳,狠踹一下!

    云修膝蓋吃痛,撲通一聲,結結實實地跪在了葉翎面前!

    南宮珩冷哼一聲:“小叔子對長嫂不恭不敬,口出惡言,一聲對不起就完了?道歉要有誠意,若不是這丫頭求老夫,你剛剛已經見閻王了!”

    云修跪著,頭垂得很低:“大嫂,都是我的錯,我不該誤會你,說出那樣不敬的話,請你原諒我!我保證,不會再有下次!”

    “滾吧!比~翎冷聲說。

    云修起身,大步離開,走出一段,回頭,目光落在那道纖細的身影上,眼眸暗了暗。

    葉翎微微蹙眉,感覺什么地方不太對。

    云修對葉翎有成見,言語攻擊這樣的事情,不是一回兩回,她并不意外,當然也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就要云修的性命,她懶得跟蠢貨計較罷了。

    只是南宮珩的這位師父,在云修面前,先謊稱是她父親的故友,幫她解釋,又如此刻意地逼云修對她下跪認錯,是不是對她太好了?可他們昨夜才第一次見面,一只兔子的交情,說好輕功都只教一遍,不會算完……

    南宮珩見葉翎不說話,眼眸微閃,意識到有暴露的風險,這丫頭太聰明!

    南宮珩嘿嘿一笑:“小丫頭,老夫的戲演得不錯吧?”

    葉翎微笑頷首:“多謝前輩!

    “做了什么好吃的?若是涼了,我就去把剛剛那個耽誤時間的蠢貨揍死!”南宮珩說著,飛身進了碧玉風荷亭。

    葉翎跟進去,就見南宮珩已經吃上了。她在對面落座,笑容滿面地說:“秦老前輩,我上次給南宮兄做了一道茶香雞,他很是喜歡,前輩明日要不要嘗嘗?”

    葉翎說這話的時候,盯著南宮珩的眼睛。

    南宮珩神色一喜:“好好好!明天吃!茶香雞?聽著就很厲害!”話落又低頭,抓起一個燉得噴香的兔腿,啃了起來。

    葉翎沒看出任何破綻,想著應是自己多疑了。

    南宮珩心中卻顫了顫。這鬼丫頭太機敏了,剛剛竟然故意詐他!什么茶香雞?葉翎從沒給他做過!聽都沒聽過!若是他眼神有一絲不對,就要暴露了。

    等南宮珩把紅燒兔肉吃完,擦了擦手,起身,清清嗓子說:“好了,老夫現在要教你輕功了。記住下面的口訣!”

    葉翎凝神,就聽南宮珩快速地說了一段口訣,她全都記下,卻有些不理解。

    不懂就問,結果得了南宮珩一個大白眼:“你這丫頭武功是真不行!內力怎么樣?讓老夫看看!”

    南宮珩話落,隔著衣服抓住了葉翎的手腕,皺眉:“竟然沒有內力?!”

    “請前輩教我修煉的法門!比~翎連忙說。原主練武不認真,只會些花拳繡腿。而葉翎是另外一個世界來的,單論近身戰的招式,自認為很強,但內力輕功這些本土特色技能,真不會。

    “你想得倒挺美,兩只兔子,就想讓老夫教你那么多?”南宮珩輕哼了一聲。為了避免葉翎認出是他,他可是全身心投入,在模仿他的師父秦徵。

    “那……四只兔子行不行?不然再加三只雞?”葉翎神色認真地打商量。

    南宮珩哈哈大笑:“鬼丫頭!先學輕功,至于別的,等老夫明日吃了你的茶香雞再說!”

    “好!比~翎心情愉悅起來。覺得這個老頭人還是挺好的,就是脾氣有點怪而已。

    “老夫的輕功是最頂級的,好好學!”南宮珩話落,抬手,袖中射出一根墨綾來,纏住了葉翎的腰,把她從亭中甩了出去!

    片刻之后,只見碧玉風荷亭頂部站了一個高大的身影,手中一根墨綾,連著另外一個人,在空中甩過來,甩過去……

    葉翎一開始沒心理準備,頭朝下被掄了一圈,快吐了!

    “控制你自己的身體!”

    聽到“秦徵”的聲音,葉翎深吸一口氣。她不恐高,也沒暈,努力跟著墨綾的方向,調整身形,回憶剛剛記下的口訣。

    幾瞬過后,墨綾突然撤回,葉翎的身體在半空中直直下墜!

    距離地面僅剩兩米的時候,葉翎猛然閉眼,身體騰空躍起,一瞬間,感覺自己要上天了!

    “小葉子還不錯嘛,當年我差點被秦老頭給摔死……”南宮珩嘀咕了兩句,收回本來要再次出手的墨綾。這是專門向百里夙借來的教學工具,他當然不會讓葉翎真的跟地面親密接觸的。

    “我會了!”葉翎的聲音滿是欣喜。落地之后,接著練。一開始很生疏,尤其是起式,總感覺有些別扭。

    南宮珩又出言指點,葉翎調整,就順暢多了。

    南宮珩就見葉翎面帶喜色,朝著他飛了過來,衣袂蹁躚,墨發飛舞,那張如玉的小臉在夜色下美得如夢似幻。

    南宮珩連忙低頭,去拿腰間的酒葫蘆,怕葉翎看到他的眼神不對。

    “多謝秦老前輩!”葉翎足尖輕點,穩穩地落在了碧玉風荷亭頂端。雖然周圍一片黑魆魆的,但她就是覺得,視野開闊,風景都不一樣了。

    “別得意,要多練!你這還差得遠!”南宮珩扔下一句話,轉身就跑了。

    葉翎剛學輕功,一切都很新鮮,大半夜毫無困意,運起輕功,輕松越過戰王府的圍墻,到了外面。

    天地廣闊,葉翎決定,在京城跑一圈好了。

    南宮珩沒走,躲在暗處,看著葉翎不知疲倦地用輕功到處跑,只覺得那道纖細窈窕的身影,可愛死了!小葉子真是個認真努力又聰明的姑娘,他的眼光好極了!

    南宮珩不遠不近地跟著,直到看到葉翎飛身進了東晉驛館。他心道不好!葉翎不會是去找他的吧?有露餡兒的風險!

    葉翎的確是想來找南宮珩。

    輕功這件事,雖然是“秦徵”教的,但葉翎認為,一半的功勞要給南宮珩。做不成情侶,他們還是朋友,葉翎決定當面謝謝他。還有一點,剛學會輕功,葉翎有點小興奮,也想體驗一下,半夜當“鬼”的感覺。

    葉翎在驛館里轉了一圈,鎖定了南宮珩的房間,見窗戶開著,她悄無聲息地落在窗外,往里面看去。

    下一刻,葉翎目瞪口呆,只見南宮珩披頭散發,**上身,光著腳,渾身上下只著一條褻褲,站在窗邊!鬼使神差的,葉翎視線下移,看到了漂亮的八塊腹肌……

    “小葉子,你怎么會來?”南宮珩的聲音透著滿滿的驚訝和疑惑。

    葉翎臉色爆紅,猛然回神,立刻轉身,背對著南宮珩,神色尷尬:“鬼兄,大半夜你這是干什么呢?”

    “看星星!”南宮珩看著葉翎局促的背影,唇角微翹。他剛剛狂奔回來,薅了胡子摘了假發,只來得及把衣服都脫掉藏起來……

    “看星星需要脫光嗎?”葉翎無語至極,果然是死變態!

    南宮珩一本正經地說:“小葉子,我半夜醒來,想看星星,待會還要睡的,這樣方便。而且我沒脫光,穿褲子了,你不信回頭看!

    “鬼兄我是來感謝你幫忙請你師父教我輕功的秦徵老前輩人很好輕功我已經學會了不打擾你看星星了告辭!”葉翎一口氣說完,運起輕功,幾個騰躍沒了人影。

    冷風刺骨,南宮珩雙手抱臂,打了個噴嚏。關上窗戶,回身,快步走到床邊,跳上床,蓋被子,深吸了一口氣。這輩子是葉翎的,還有一股淡淡的幽香。

    “小葉子剛剛是害羞了嗎?”南宮珩自言自語,“都把我看光光了,我這么好的身材,等小葉子需要男人暖床的時候,當然就是我了!”

    ------題外話------

    重要通知:本書將于明天2019-9-19正式入v上架,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明天更新時間大概在中午十二點半,首訂對作者來說很重要,直接關系到后續的推薦和編輯的認可,需要大家支持,愛你們呦!
新疆喜乐彩和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