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 第170章 不堪一擊
    勇衛營的五千鐵騎如利劍般沖進了流寇混亂的營地,騎兵們用手中的長槍刺穿了流寇的胸膛,又將他們挑飛甩開,繼續刺向下一個目標。

    沖鋒在最前面的勇衛營騎兵千總李少游,甚至一槍穿透了兩三個流寇的身軀,將他們做成了肉串。

    在一片慘嚎聲中,流寇們被撞得人仰馬翻,不斷潰逃,根本組織不起來有效的抵抗,相比韃子來說,這些流寇連八旗軍的輔兵都不如。

    流寇之中,也和八旗軍的戰術相似,兵分五等,饑兵最外,步卒次之,接著是馬軍,再者是驍騎,老營兵則在最后面。

    流寇中最具戰斗力的就是老營兵了,他們是流寇首領們的倚仗,別的兵種拼光了,沒事,只要有老營兵在,輕輕松松可以聚起數萬大軍,李自成和張獻忠就是多次憑借老營兵東山再起,屢剿不滅。

    空闊的曠野上,兵器交接聲和凄厲嚎叫聲,接連響起,濃濃的血腥味越來越大。

    流寇的馬軍在勇衛營騎兵手中,連一個回合都接不下,皆是極為恐慌的怪叫著拔馬回逃,在流賊眼中,這些官軍都是重甲重馬,沖起來的氣勢如排山倒海般,自己這一身補丁棉襖如何去抵擋?

    戰斗進行的并不久,在勇衛營騎兵沖開賊陣后,并未停留,繼續向前沖殺而去,接著便全部沖了出來。

    拓先齡見對方沖了一波后便在不遠處重新聚集,讓他非常的好奇,對方怎么不打了?這是要給自己喘息的時機?我一字王不要面子?

    事實證明,一字王真的不要面子了,他連忙下令收攏潰軍開始布陣,然后自己遠遠的躲開了。

    拓先齡回頭看向很快又聚集在一起的官軍騎兵,忍不住的吸了一口冷氣:“這他娘的哪來的官兵,怎么如此精銳,收攏的這么快?”

    拓先齡在流寇中好歹也算一線人物,對官兵還是比較了解的,大明的騎兵皆盡有甲,眼前這些騎兵更是身穿幾重甲,而且騎的皆是高頭戰馬,這讓他很是驚異。

    在拓先齡的造反生涯中,繡花枕頭兵不知見過多少了,可眼前這支軍隊給人的感覺完全不同,氣勢很強,殺氣很足。

    “難道這是那個皇太子的人馬?”拓先齡心中忽然一驚,隨之冷汗直冒,這還沒到宿州呢,就被人家摸到了點子,還讓人截了道,對方的強大遠不是自己能戰勝的。

    就在他胡思亂想時,對面的騎兵已經調整完畢,再次進行了沖擊。

    看著自己的三萬大軍瞬間潰散,只有不到一半的人在慢慢聚攏,他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這幫饑兵順風就上,逆風就跑,原本還有馬軍和老營兵在后面督陣,現在老營兵都自身難保,誰還有空監督啊。

    見對面騎兵再次沖來,拓先齡驚慌不已,他大叫道:“撤到后面鎮上!”

    說著帶著老營兵和馬軍率先跑掉了,只留下一臉懵逼的步兵。

    身為一名造反多年的流寇優秀頭目,拓先齡已然具備了觀氣的獨特技能,他能從軍容士氣上可以準備的判斷出一支軍隊的戰斗力。

    眼前這支官兵騎兵,自己沒得打,只能利用地形優勢對其牽制,說不定還能擊敗對方。

    騎兵野戰能力極強,若是放在遍布房屋的城鎮中,那就幾乎發揮不出優勢了,想到這里,拓先齡二話不說往剛剛洗劫過的小鎮里跑。

    在拓先齡率領老營兵和馬軍跑路后,勇衛營的鐵騎對著剩下的上萬流寇步卒開始了無情的沖鋒,根本不需要講究切割沖鋒之類的技巧,直接就是無腦的追殺。

    上萬流寇們瘋狂逃竄,勇衛營的騎兵就一直跟在他們后面緊追不放,追上就是一頓猛錘。

    這次領軍突襲的是孫應元,他不像黃得功一樣直接剛,孫應元喜歡講究技巧,他每隔幾次沖鋒就下令撤回,休息一會兒,等對方再跑遠點,然后上馬繼續追,繼續砍。

    一路上,還沒到之前洗劫過的小鎮,流寇早已潰不成軍,部分選擇跪地繳械投降,部分殘余部隊繼續逃跑,孫應元則是領軍繼續追擊。

    “哈哈!真是痛快!”騎兵千總李少游哈哈大笑道。

    自從他加入勇衛營騎兵營來,還從未打過如此順風的仗,他完全感覺不到這是在打仗,更形象的說像是在趕鴨子。

    流寇一路敗到了小鎮,連滾帶爬的躲進了鎮里的房屋中,人人喘著粗氣不敢伸頭往外看。

    看著被追了一路險些瘋掉的手下們,拓先齡臉色凝重,心中感嘆,這是一場硬仗!

    隨后,他下令在鎮中組織巷戰,不過他能組織到的潰敗也只有不到一萬人了,其他的要么被官兵殺了,要么早就朝別的方向跑的沒影了,說不定扔了武器換了身衣服鉆進逃跑的百姓中了。

    人雖然只有這些了,但拓先齡很有信心,小鎮的街道就這么寬,騎兵優勢施展不開,在自己老營兵的強弓勁弩射擊之下,官軍那些騎兵只能沖進來送死。

    無論如何,自己都是不會輸的,所以拓先齡在各個路口擺好了陣勢,準備開始迎敵。

    然而,他太單純了。

    在小鎮前,策馬而行的孫應元冷冷道:“出擊,殺光流賊!”

    “是!”李少游抱拳領命,率領本部人馬奔入小鎮,他們保持六騎一列的沖勢,在街道上滾滾行進,其他各部人馬也從其他街道進入小鎮。

    小鎮的街道并不是那些城市那般規整,用青石鋪成,寬度有限,這里的房舍很松散,街道還是土路,很是寬敞,足夠六七騎同時前進。

    各個路口都有老營兵手持弩箭的把手,還有大量的流寇弓箭手,其他流寇則是躲在附近房舍中,等待官軍崩潰一舉沖殺,他們都是緊張的等待著官兵的到來,想給他們來個迎頭痛擊。

    看到那滾滾而來的騎兵,拓先齡眼睛一亮,右手伸出,準備等對方沖近后下令放箭,讓他郁悶的是,那些騎兵在一百五步之外卻停了下來。

    李少游打出了止步的手勢,在仔細觀察了對方片刻后,冷冷道:“下馬,取火槍!”

    騎兵們停下后紛紛翻身下馬,從戰馬上取下火槍,然后幾人一列分成了數排.......

    見官兵們拿著火銃,流賊們開始出現了騷動,畢竟誰都知道這玩意殺傷力極強,若是挨了一下,那下半輩子就不幸福了。

    戚繼光在《紀效新書》中曾說:鳥銃,能利能洞甲,射能命中,弓矢弗及也。

    戚家軍作戰,鳥銃百步而射擊,七八十步可透重甲,弓箭則在六十步后射擊,弓箭的威力,不論在射程還是命中,還是殺傷上,都遠遠不如鳥銃。

    火銃的威力取決于初速和膛壓,紙筒定裝火藥產生的膛壓比之前的顆;鹚幐,想對比五十年前的戚家軍使用的鳥銃,勇衛營使用的自生魯密銃性能比之強了不知多少。

    拓先齡看到自己人面露懼色,連忙打氣道:“就官兵那個燒火棍,根本打不出火來,說不定還被自己炸死了,兄弟們現在沖過去,靠近射箭,殺官兵!”

    “殺官兵!”流賊們狂叫著往前沖,想要嚇唬這些官兵,讓他們裝填時害怕拖延時間。
新疆喜乐彩和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