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 第171章 騎步兩棲作戰
    勇衛營的騎兵下馬持銃,變成了火槍兵,他們十人一排,分成三排,有條不紊的裝填著子藥,壓根看都不看流賊們一眼,更談不上害怕。

    勇衛營的軍士們很快裝填好了子藥,他們冷冷的看著對面呼喝著沖來的流賊們,在他們眼中,這些流賊不過是死亡前掙扎的吶喊而已。

    在流賊們沖進一百步內,李少游冷冷道:“開火!”

    “啪!啪!啪!啪......”如爆豆般的排銃的聲音響起,大股的硝煙騰出,沖鋒的流賊立時倒下了一大片。

    第一排火槍兵完成排射后,迅速從街道兩側退到最后一排,繼續裝填子藥。

    第二排火槍兵又是一輪排射,接著是第三排,接著原本的第一排又續了上來,如此重復,槍聲不停,火力不斷。

    對面的流賊發出陣陣慘叫,那鉛彈打中的人有的被一槍斃命了,有的翻滾在地,痛苦的打滾,他們身上連一層甲都沒有,百步之內直接被打了個對穿。

    流賊們還沒有沖進五十步內放箭就已經不斷倒下,前面的一些盾牌壓根不頂用,連人帶盾都被打穿了,流寇們的眼中充滿了恐懼,剩下的人嚇得連忙掉頭就跑。

    火銃之聲不聽,一陣接一陣的響起,每一次排射都會不斷有人倒下,滿地都是鮮血,看得躲在兩側屋舍周圍的其他流賊背后一陣發涼,紛紛掉頭就跑,哪里還敢埋伏對面那些殺神。

    拓先齡有些慌了,要是這幫傻缺一哄而散了,官兵的騎兵就會上馬繼續追擊,那他就徹底的完了,他嘶吼著叫道:“別跑!給老子沖上去,干他們!所得戰馬重甲你們自己分!”

    “分你娘呢,老子連命都快沒了!”一個流寇從他身邊跑過,嘀咕了一聲。

    又是一陣射擊之聲,再次收割著流賊們的生命,連一些跑的慢的老營精兵都被干掉了不少。

    前面的人越跑越少,騎在馬上的拓先齡最終暴露在火槍兵的視野中,這一輪,一排十個火槍兵都將槍口對準了他,然后扣動了扳機。

    拓先齡的身上冒出出幾股血花,他先是呆了呆,然后以高難度系數姿勢從馬背上跌落,激起了一陣塵土。

    進入小鎮的其他幾條街道也發生著類似的場景,各個街道槍聲不斷,硝煙揚起,嘶叫之聲不絕于耳。

    勇衛營每一次的排銃聲音響起,流賊就會更加混亂,即便是精銳的老營兵也被打懵圈了。

    拓先齡一死,沒有了主將的流賊更亂,立刻完全潰逃了下去,老營兵更是紛紛拼命的揮動著馬鞭駕馬狂奔。

    見老營兵都跑路了,其他人怎么甘心在這等死呢,原本扎堆在鎮中等待突襲的近萬流賊瞬間就崩潰了,紛紛惶恐著跑路。

    其實很多人壓根不知道前面發生了什么,按照以往的經驗,只有前面打敗了,或者遇到強悍的官兵才會跑路,反正是前面跑,后面就跟著跑,打贏了也是一樣,跟著跑就是了。

    見流賊們潰散,孫應元并未立即追擊,小鎮中屋舍眾多,不利于騎兵沖殺,若是流賊們自己跑出了小鎮,然后在一馬平川的地帶.......

    在等了大約一刻鐘后,孫應元終于喝道:“上馬,殺賊!”

    在往南不斷狂奔的流賊們剛想停下休息一下,只聽身后響起了轟隆隆的馬蹄聲,眾人一看,只見官兵的騎兵又沖過來了,他們沖陣足足排了數百米寬,人人持著長槍,后面滾滾的不知還有多少騎兵。

    “殺賊!”

    奔騰的騎兵,舞動的森冷的兵器滾滾過來,流賊們心中驚懼,他們慌成一團,個個拔腿就跑,唯恐落在后面被官兵追上宰了。

    不多久,勇衛營的騎兵己經策馬將題目撞的吐血而飛,有的翻滾在地,有的則是被滾滾鐵騎踏成肉泥。

    流賊根本沒有抵抗的能力,被勇衛營騎兵長槍挑飛、馬刀劈死,一個個慘叫聲連城一片,鮮血不斷的撒在皖北這片土地之上。

    一些老營兵跑的最歡,他們個個都是精騎,只是人員很少,不到千人,其余大部人跟隨在流寇各個首領身邊。

    孫應元對著身側的李少游道:“李少游,你率一千騎兵追擊流賊的老營兵,務必將他們打殘,打死!”

    “卑職領命!”李少游歡呼了一聲后立即領所部人馬對著老營兵追擊而去。

    李少游出生軍人世家,不僅馬術超群,作戰勇猛,最主要的是腦子翻的快,雖然只有二十出頭,卻屢立戰功,這次更是擊殺了拓先齡,孫應元對他很是放心。

    勇衛營的騎兵經過多次襲擾和追擊清軍,后又進行了十分嚴格的訓練,現在的騎術已經十分可觀了,作戰能力也有了極大的提高。

    朱慈烺此次讓騎兵單獨作戰,是為了鍛煉騎兵的機動能力和組織能力,讓騎兵更加的強悍。

    勇衛營是一支以火器為主要戰力的軍隊,想比火槍兵,騎兵的地位只能排在第二位,因此騎兵們人人都是憋了一口氣,想要在這次南下的戰斗中好好表現一下。

    騎兵們斗志昂揚,人人都催動戰馬,奮力追擊,只殺得流賊人頭滾滾,紛紛仆倒斃命,許多流寇紛紛選擇跪地投降。

    這一戰,騎兵營斬敵過萬,俘虜六千余人,其他流寇早已不知跑哪去了。

    孫應元正在安排俘虜們打掃戰場,處理善后的事情,這時有夜不收飛馬來報,皇太子和勇衛營大軍還有半日路程就要抵達中都鳳陽了。

    孫應元點點頭,看來這邊的戰事得抓緊了,他下令開始收攏在周圍追擊敗軍的騎兵,并安撫附近逃散的百姓。

    直到天色漸晚,原本逃走的百姓們這才紛紛從遠處的柴溝里慢慢走出,返回小鎮。

    周圍官兵與流賊們殺了一日,他們也心驚了一整天,為了防止被騎兵沖擊到,他們遠遠的躲進了干裂的柴溝中,等待官兵平亂。

    一些百姓遠遠的看見王師的威勢,心中有些歡喜,這幫流賊有難了,不過他們心中同樣有些擔心,王師趕走流賊后會搶奪自己的財產嗎?

    一些龍驤夜不收策馬狂奔,在周圍發現了躲起來的百姓們,他們高聲喊道:“王師平叛,秋毫無犯,大家無須驚慌,都安心回家吧!”

    聲音傳來,所有百姓為欣喜,其中有一個德高望重的宿老高聲問:“軍爺,你們是哪里的軍隊?主將是哪位?”

    “奉皇太子命令,勇衛營出兵平叛!”一個龍驤夜不收策馬而過,留下了一道鏗鏘有力的聲音。

    “真的是王師!”

    “王師南下平叛了!”

    百姓們心中激動,希望朝廷能盡快剿滅這些殺千刀的流賊,好讓他們過上平安的日子。

    俗話說,不患貧而患不安,即便當官的再貪,自己多少還有條活路,而流寇,不僅會殺人,還會搶光自己的所有。
新疆喜乐彩和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