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特種兵在都市 > 正文 1167章 柳蘭歌的家世
    成立民被劫持,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悄無聲息,在晨光的沐浴下,幾輛車急速的向憑祥方向疾馳。

    廣西風云涌動,殺機四伏。

    北京,位于皇城跟下的一座四合院,紅墻碧瓦,地面鋪著青磚,院中假山流水,紅花綠樹點綴其中,給人一種鬧中取靜,非常祥和的氣氛。

    西廂房內,柳蘭歌慵懶的在床上爬了起來,然后揉了揉亂糟糟的頭發,趴在窗戶上看著窗外那棵梧桐樹,那奇形怪狀的枝干,那翠綠的葉子,是她腦海里永遠也無法磨滅的圖案。

    “有多少年沒有回來了!绷m歌喃喃的說著,記憶,好像已經很遙遠了。

    “啪啪啪……”

    輕輕的敲門聲響了起來,外面傳來一個女人的喊聲:“蘭歌,起床了,吃完早餐好去你外公那……”

    柳蘭歌回過神來:“不是晚上么?去這么早干什么?”

    “你這孩子,都多少年沒回來了,早點去看看你外婆!

    “哦!”柳蘭歌無精打采的答應一聲,起床穿衣,然后開門,外面站在一名中年美婦,跟柳蘭歌好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媽……我昨晚到的家,你能不能讓我多休息一會!

    顧春華在柳蘭歌腦袋上拍了一下,嗔怪的說道:“都當鎮長了,還這么懶,快點去洗漱,然后吃飯!

    “我爸呢?”柳蘭歌一邊走一邊說道。

    “他能干什么,上班唄,晚上才能去,也不知道整天忙什么!

    柳蘭歌笑嘻嘻的摟著顧春華,沒有了一點在外面那種女強人的形象,就像小孩子,撒嬌的在顧春華臉上親了一下。

    “我爸在老爺子手下干活壓力肯定大,畢竟那么多人看著呢,要是不努力點,閑言碎語的,以我爸的脾氣怎么能受得了!

    顧春華用手指點了點柳蘭歌的額頭:“你啊,就是跟你老子一樣倔,我說什么都不聽。還有,什么老爺子,那是你外公,在胡說八道,看我不撕爛你的嘴!

    柳蘭歌吐了下頭,“我去洗臉!闭f完一溜煙的跑開。

    顧春華看著女兒的背景,無奈的搖搖頭,走進后院的廚房,把早晨端了出來。

    娘倆兒吃完早餐,走出院門,外面停著一輛紅旗。顧春華親自開車,柳蘭歌坐在副駕駛位置上。

    “老媽,這么近還開車啊,我們走過去吧,好久都沒有一起溜達了!

    顧春華說道:“明天我再陪你逛街,現在還是早點去見你外婆!

    柳蘭歌頓時閉上了嘴,車緩緩的開出胡同,很快來到長安街路北,柳蘭歌看著外面那熟悉的景色,數百米長、六米多高的紅墻,在一排綠樹的映襯下,紅墻那歷史的厚重感撲面而來。

    紅墻外,來自天南海北的游客正在以之為背景留影紀念。紅墻內,就是著名的中南海。這個位于中國首都北京中心位置的處所,是中央委員會和國務院的辦公地點,是名副其實的中國政治生活的心臟。

    對于很多人來說,這里是神秘而神圣的,他們只能看到那里結實的紅墻和層層綠樹,或者還有那些飛躍枝頭和墻頭的小鳥兒。

    新華門,也就是中南海的正門,朝向長安街,門口一面五星紅旗高高飄揚,門旁兩名武警士兵筆直的站在那,穿過洞開的大門,你能清晰的看見,太祖爺爺親自書寫的“為人民服務”五個熠熠閃爍的金色大字。

    車停在了新華門前那道黃色的停止線外,兩名站在黃色線內,穿著黑色西褲,白色襯衫,帶著白手套的青年走了過來。

    一名青年敲了敲車窗,車窗打開,年輕人看見是顧春華,微微一笑,敬了個禮。顯然,他是認識顧春華的。

    不過認識歸認識,證件還有通行證還是要仔細檢查,過了能有五六分鐘,年輕人才把手里的證件交給顧春華。

    顧春華把證件接過來,然后和柳蘭歌一起下了車,走向大門。而那輛紅旗車,被另一名年輕人開走。

    顧春華和柳蘭歌走到大門前,被站崗的武警伸手攔下,再一次檢查了證件,然后另一名武警和里面取得聯系,這才放兩個人進去。

    走進那莊嚴的大門,里面就是著名的皇家園林,中南海。是國家最高領袖們居住和辦公的所在地,千百年來稱為“大內”的禁地。

    而在大內有兩個最高的權力象征,一個是豐澤園,另一個是西花廳。豐澤園是一號首長辦公居住的地方,西花廳是二號首長辦公居住的地方。顧春華和柳蘭歌,走向了西花廳所在的方向。

    柳蘭歌是在外公外婆身邊長大的,可以說這個地方,在她大學畢業之前,來過無數次,這也羨慕壞了她那些兄弟姐妹。因為除了她能夠隨時過來之外,她的那些兄弟姐妹,包括老爺子的嫡孫,沒有老爺子的允許也不能過來?梢娏m歌在他外公外婆心里,有多受寵。

    “大姑來了,哎呀,這不是蘭歌表妹嗎?怎么?在鄉下回來了?嘖嘖,蘭歌表妹越來越漂亮了啊!

    顧春華和柳蘭歌剛來到西花廳外,就聽見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響了起來。

    柳蘭歌抬頭看去,只見一個二十七八歲,穿著一身白色西裝,眼神輕浮,走路腳步直飄的年輕人走了過來。

    顧春華臉色一沉:“你能不能好好說話!

    青年嘿嘿一笑:“大姑,我這不是看見表妹回來高興嗎!

    柳蘭歌笑著說道:“顧世偉,這么多年沒見,你怎么一點長進都沒有啊。還是那個德行,這些年沒少挨揍吧!

    顧世偉也不生氣:“表妹還是跟小時候一樣,伶牙俐齒的,我可說不過你!

    顧春華不在理會顧世偉,柳蘭歌在經過顧世偉身邊的時候,輕聲說道:“顧世偉,你都二十多,快三十歲的人了,看看你現在這個樣子,和那些吃飽喝足等死的豬有什么兩樣!

    二號首長有兩子一女,老大叫顧春暉,是審計署副審計長,副部級。老二叫顧春曉,在團中央上班,是司局級正值干部。至于顧春華沒有從政,而是在經商,生意做得不大,但手里也有幾千萬的資產。柳蘭歌的父親,柳正東,是國務院辦公廳秘書處副秘書長,直接在老爺子手底下工作,也是一個位高權重的人物。

    而顧世偉就是顧春曉的二兒子,這個家伙從小就叛逆,除了好事什么都干。在顧家,可謂是姥姥不疼舅舅不愛那種人。有一次顧世偉因為一個陪酒女,跟另外一伙太子黨起了沖突,并且把對方一個人打成重傷,這讓老爺子非常生氣,把他趕回南方老家,警告他,沒有得到允許,不得踏足京城一步。要不是這次老太太生日,他也不可能回來。

    柳蘭歌的話,放在任何人身上都受不了,可這位顧少爺卻無所謂,可能他也知道自己是什么德行。

    “表妹,不要一見面就這么損我,我這次回來就是為了見你,要不然我才不回來呢!

    柳蘭歌一愣,奇怪的問道:“見我?有事?”

    顧世偉看了顧春華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柳蘭歌說道:“媽,你先進去吧!

    顧春華點點頭,邁步離開。

    柳蘭歌雙手抱胸,看著顧世偉說道:“現在可以說了吧!

    顧世偉笑嘻嘻的說道:“表妹,你現在是大化鎮鎮長?”

    柳蘭歌點頭:“對,有什么問題?”

    “沒有,沒有問題。我聽說大化鎮招商引資搞得很紅火,現在那里遍地是黃金。你哥我手里正好有倆閑錢,有沒有什么好的項目介紹給我,讓我也掙倆零花錢!

    柳蘭歌上看下看,打量了一下顧世偉,笑著說道:“你去那里投資,正正經經做生意我歡迎。不過你要是在那里搞七搞八,把你以前那一套拿出來,就算我不管你,也有人會收拾你!

    顧世偉哈哈大笑:“表妹,除了咱家的老頭子,我顧世偉可沒有怕過誰。只要你支持我,我給你一半的股份!

    柳蘭歌臉上的笑容越來越甜:“我支持你沒有用,我只是鎮長,還有一個書記呢,他不同意我也沒有辦法!

    顧世偉眉毛一挑:“一個小小的鎮委書記,算個屁啊,我去大化鎮做生意,哪有他指手畫腳的地方!

    柳蘭歌豎起大拇指:“霸氣,二哥,這么多年我才發現,你說話居然這么霸氣!

    顧世偉得意的一笑:“只要我們兄妹聯手,大化鎮就是我們的天下,錢還不得嘩嘩的流進來?怎么樣,你答不答應?”

    柳蘭歌呵呵一笑:“二哥,你知道我在大化鎮當鎮長,你知道大化鎮招商引資搞得很不錯,那里遍地黃金,可見你下了不少的功課,可你怎么就不打聽打聽大化鎮的鎮委書記是誰呢?”

    顧世偉很瀟灑的一揮手:“他算個屁啊,他哪有資格讓我顧世偉注意!

    柳蘭歌嘆口氣,“我還是那句話,你要是去大化鎮正正經經做生意,我會很歡迎,但你要是去搞七搞八,坑蒙拐騙,強取豪奪,你會死的很難看!

    顧世偉還沒有回味過來柳蘭歌的話,“表妹,你不同意就算了,何必拿老家伙來壓我!

    柳蘭歌無奈的搖搖頭:“二哥,你去打聽打聽大化鎮鎮委書記是誰,然后在做決定,想好了再去找我!闭f完不再理會顧世偉,邁步離開。

    顧世偉愣愣的發了會呆,想著柳蘭歌的話,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柳蘭歌為什么讓他去打聽那個什么狗屁的鎮委書記。

    西郊,一處普通的住宅區,印啟臉色陰沉的坐在有些陰暗的房間內,看著站在面前的一個中年人。

    “找到她的住處了嗎?”

    “找到了!”中年人恭敬的站在那里說道。

    印啟猛然站起身,眼里閃著兇光,咬牙切齒的說道:“今天晚上,我一定要親手殺了她!

    推薦好文:《帝陵》作者:小小青蛇!督^品高手》作者:公子諾!杜萱じ呤衷诙际小纷髡撸猴w哥帶路!督^世仙尊》作者:靈語

    [三七中文 www.37zw.com]百度搜索“37zw.com”
新疆喜乐彩和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