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重生之神級學霸 > 正文 第四十九章 一起做壞事
    下午,銳學組的全體大會就開了起來。

    當楊銳公布了議題以后,立刻引來了嗡嗡的討論聲。

    “真的讓我們決定?”

    “后備組員也有投票權嗎?”

    “是一人一票嗎?正式組員也是一票嗎?”

    最激動的是后來加入的后備組員,紛紛發問,反而是曹寶明等人,沉默不語。

    楊銳直接站在一個桌子上,回答道:“就是一人一票,后備組員和組員的票數相同,我也是一票。不過,銳學組的章程究竟是什么樣的,我們尚未確定,目前就先用這種方法,最是公平!

    王國華立刻道:“銳學組是你建的,一人一票怎么就公平了?”

    楊銳搖頭:“銳學組是大家的,該是什么樣的章程,應該由大家來決定,我們現在也有76人了,以人為單位做一次表決,正是時候!

    他自然不是真的認為一人一票就公平了,但是,楊銳并沒有時間直接管理銳學組,若是以命令的形式繼續掌控銳學組,其實會將很多權力分給黃仁這樣的代為管理者。

    與其如此,不如讓銳學組有自然生長的空間,同時掌握最關鍵的權力。這就像是董事長和總經理的區別一樣,后者的權力來自前者,前者又隨時可以介入管理,正是花費精力最少,獲得權力最大的方式。

    但是,想要的權力,直接說出來的效果并不好。不如讓民主先碰壁,再談獨裁的事。

    于是,楊銳有意不說話,任由大家討論。

    而在某生問到新概念英語的印刷數量的時候,楊銳毫不猶豫的說了“一萬冊”。

    整個體育室,都因此沉默了許久。

    最后,是大大咧咧的許靜,開口道:“一萬冊,不是要一萬元?”

    “可能還超過一萬元,印刷廠開機要錢,說不定還有額外的費用!睏钿J向四周看了看,道:“新概念英語共四冊,我們根據第一冊的發行情況,決定后面三冊的發行數量。如果順利的話,利潤應當有50%左右甚至更多,因為印的越多越便宜,考慮到其他成本,一萬冊比較恰當!

    “要是不順利呢?”一名不認識的男生自然而然的說了出來。

    蘇毅“呀”的大叫一聲,指著他道:“你是什么意思?”

    男生頓時縮著腦袋不敢說話了。

    楊銳拉了蘇毅一把,道:“暢所欲言,要是不順利,是會造成虧損的,這就是我們今天要討論的問題,是冒險印刷新概念英語,還是放棄這個機會!

    劉珊奇怪的看楊銳一眼,總覺得他不像是在勸說。

    一萬元的成本,還是嚇住了許多人。

    雖然沒有人再跳出來反對,但也沒有人站出來贊同。

    就是王國華都對此表示不安,更別說其他人了。

    好半天,還是黃仁低聲道:“要不然,咱們將數量降低一點?”

    他最近常與組員們打交道,也能猜測到他們的心思。一萬元的確是太多了,在這個萬元戶還是傳說的年代,也就政府機關能用萬元做單位。何況,楊銳只將一萬元作為基數。

    黃仁話音剛落,就有人再次道:“有多大的肚皮吃多少飯,咱們沒有一萬元去印刷吧?”

    “不用一下子給印刷廠所有的錢,先支付2000元左右的定金,我估計就能讓他們開機印刷,剩下的,等我們賣一段時間,再還他們剩下的。當然,我還沒有和印刷廠談過,最終情況如何,我到時候還會召開全體會議,讓大家選擇的!

    平時不愛說話的李學工也是銳學組的成員了,他本來是不準備發言的,可是看大家討論的熱烈,終于被一萬元這個天文數字給炸了起來,道:“要是……我是說,要是咱們決定要印刷這個書了,印刷廠又不同意咱們的方案,那怎么辦?”

    “兩個選擇,追加投資,或者中止印刷!睏钿J回答的極快。

    “那就是要借錢印刷了?”一個扎著兩角辮的女孩子傻乎乎的問了出來。

    楊銳肯定的道:“借錢印刷!

    “要借8000塊?”兩角辮的女孩子不安的看著周圍。

    “估計不止8000元,就像我說的,還有額外費用,具體多少我尚不知道!

    “要是……咱們賣不掉書,是不是還要還錢?”

    “當然要還,既然是銳學組的名義賺錢,就以銳學組的名義歸還!睏钿J說著一停,道:“現在的銳學組現金流穩定,大家也都看到了,我們每天都能賺到好幾十塊,就算虧掉了這筆錢,最多幾個月,我們還能翻身!

    一個男生不由站了起來:“可再過幾個月,我們就畢業了!

    “是啊,時間都用來還債了……”

    王國華忍不住站了起來,大聲道:“李鐵強,王萬斌,你們吃罐頭,拿補助的時候,怎么不反對?沒影子的賠錢,你們就不干了?”

    “我們是不想耽誤高考……”被點名的兩個男生低頭不敢說了。

    “當然不能耽誤高考。銳學組存在的意義,就是節省時間,提升效率,不能做相反的事!睏钿J這時候站出來笑道:“罐頭本來就是分給大家的,補助是做油印賺的,各是各的賬。如果一萬元虧掉了,的確要大家白打工一段時間……這樣吧,我們還是表決!

    體育室內,七十多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好先說話。

    楊銳又笑:“匿名表決吧!

    曹寶明雖然膀大腰圓的,腦子卻清楚的很,急忙道:“楊銳,表決就表決,為什么要匿名表決?還能不為自己的話負責?”

    以楊銳的威信,這么多人盯著,匿名表決和當場表決的票數可能相差很大。

    楊銳現在卻是想輸,即道:“咱們也是一次試驗,第一次,就怎么方便怎么來!

    他又對黃仁道:“會議記錄里面,把咱們今天的章程寫清楚。這一次,咱們嘗試每人一票制,包括后備組員都有投票權,后備組員和組員的票數相同,和暫代組長的我也是票數相同,同時,采取匿名表決。就這樣吧,裁些紙,咱們當場唱票!

    “如果表決不通過,我們就不印新概念英語了?”李鐵強是個復讀三年的老生,對時間和錢都很敏感,今年要是考不上大學,他是準備放棄的,因此,他也無法將大量的時間耗費在工作還錢上面去。

    楊銳看看他,道:“沒錯,表決不通過,我們就不印新概念英語了!

    “那……有點浪費,咱們不能繼續油印嗎?”李鐵強不好意思歸不好意思,還是把話說全了。

    曹寶明轉著腦子才醒悟過來,怒道:“你小子是又想要好的,又不想擔責任!”

    他擼起袖子,就要沖上去。

    楊銳趕緊攔住他,道:“開會就開會,繼續油印就繼續油印。表決不通過,咱們繼續油印,按照本校學生需要的數量,要多少印多少,只收成本。不過,我話說在前面,我看好鉛印的市場,大規模印刷也的確能降低成本,如果銳學組的大家投票說不印刷,我自己去找印刷廠,自己掏錢印!

    “要是虧了呢?”李鐵強破罐子破摔,干脆問明白一點。

    “要是虧了,我自己還錢。我現在還有將近2000的稿費,以后還能繼續寫,不用擔心。嗯,我也提前說明白,如果賺了,利潤是都歸我的,不會打到銳學組的賬里面!睏钿J說著笑笑,道:“各位,我一個人都愿意冒這樣的風險,咱們這么多人都不能承擔這個風險?”

    “你才考了一次,我都考了三次了,不一樣!崩铊F強繼續為自己撇清。

    楊銳笑著搖搖頭,道:“不說了,咱們表決吧!

    黃仁將裁好的紙,分發給所有人。

    王國華想說什么,又被楊銳給攔住了。

    五分鐘后,一個紙箱改裝的票箱,將所有的選票給收集了起來。

    “開始唱票吧!睏钿J裝作神情嚴肅的樣子,心情卻很平靜。無論贊同還是反對,他都不吃虧。

    劉珊等較為信服楊銳的學生擔心的看著他。

    不是每個銳學組學員都信服銳學組和楊銳的,尤其是最近一段時間新加入的成員,或是因為想補課,或是因為銳學組的名聲而加入進來的。就像是大多數組織那樣,他們的多數成員,都屬于只愿意索取,不愿意付出的類型,是想要蹭好處的一種人。

    上萬元的債務,對于不足百人的銳學組來說,等于平均每人100多元,除了王國華,曹寶明這些與楊銳較親近,或較信服他的組員以外,不是每個人都愿意承擔的。

    哪怕只是一種概率,他們也不愿承擔。

    當然,也有的人并非不相信楊銳,只是金額太大,而其性格又不愿冒險。

    楊銳能夠猜測到部分答案。如果放在后世,這就相當于七十多個學生,在討論是否愿意貸款100萬元來投資某個項目。

    僅僅積累了一兩個月的威信,在章程不利的情況下,是很難通過這樣的匿名表決的。

    而答案,也的確如此。

    黃仁、劉珊和王國華三個人,點了兩遍票箱,還是無奈的宣布:“同意的34票,不同意的……39票,3票棄權。決議不通過!

    楊銳驚訝萬分,他原本以為這樣的匿名投票,只能有20票左右的贊同票。

    險些就通過了。

    楊銳心里嘀咕著,要是通過了,前面的鋪墊可就白費了。

    表面上,楊銳露出失望的表情,道:“既然表決如此,以銳學組的名義,找印刷廠鉛印新概念英語的決議就此作廢,我會自己想辦法獨自做的。行了,今天散會吧!

    李鐵強等人收斂著笑容離開了體育室。

    劉珊安慰的看看楊銳,也沒說什么。

    楊銳用眼神示意黃仁,王國華和曹寶明留下。

    在各種安慰過后,體育室內終于只剩下了4個人。

    “把選票都收起來,對一下筆跡!睏钿J在三人關心的目光中,卻是微笑道:“把明確是投了反對票的名單攏一下,把明確是投了贊成票的名單也攏起來。投贊成票的結束后備,做正式組員,投反對票的也結束后備,從銳學組內開革出去,嗯,你們會對筆跡嗎?”

    “會!秉S仁連忙回答。都是參與過大字報時代的人,是人不是人的都學過一點對筆跡的方式。

    王國華意外的道:“你早就料到,有可能表決不通過了?”

    “嗯,七十多人,我也照顧不過來,好多人都只是來上課,其他什么活動都不參與,和我也不熟悉,估計也不信任我,投反對票也不出奇。當然,有的人只是純粹的不愿承擔風險,不過,不管哪一種,我們銳學組都不需要!睏钿J接著放緩了語速,沉穩的道:“銳學組需要兩種人,一種是愿意為國家民族而奮斗的,一種是愿意抱團取暖共患難共富貴的……大家現在還年輕,很難講未來會怎么想但這一次投反對票的,要么是不相信我,要么是缺乏魄力,不管哪一種,銳學組都不需要!

    三人都聽呆了。

    只見曹寶明猛一拍大腿,疼的王國華跳了起來,說道:“這就把雜人給剔出去了!”

    “一大部分!蓖鯂A呲牙咧嘴的一巴掌打回去。

    曹寶明就當撓癢癢了,道:“明白了,這一定要把筆跡給對清楚!

    黃仁卻是不放心的問:“銳哥,你真的自己投錢印刷?”

    “當然,新概念英語很好賣的,本地賣不出去,到外地賣也是一樣的,只要成本降下來,這東西有多少賣多少!睏钿J無比肯定,大不了,他就把書拉到省城去賣。在這種隨便消化幾十萬本雜志的城市里,賣掉一萬本新概念英語太容易了。

    曹寶明再一拍大腿,樂道:“等鉛印的新概念英語都賣掉了,咱們再開全體會議,到時候可就好說話了,以后一定要讓銳哥做決定!

    楊銳謙虛的道:“設置一個否決權還是有必要的,全部讓我做決定不行,我也沒有那么多時間……”

    房間短暫安靜,然后,四個人一起笑了出來。

    楊銳感慨:終于有點秘密小組一起做壞事的感覺了。

    ……

    [三七中文手機版 m.37zw.com]
新疆喜乐彩和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