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重生之神級學霸 >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再來一遭
    足足醞釀了三秒鐘的氣勢,巫塵遠將手緩緩的落在桌上,朗聲道:“楊銳,我調查過你,令人吃驚!”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巫塵遠突然覺得好爽,要不是需要保持談判的姿態,他現在就想吼一句:我想對你說這句話好久了!

    這就像是便秘十幾天的人,突然腸胃暢通了。這是一種什么樣的快樂?給20個美女都不換!

    巫塵遠像是鷹一樣的盯著楊銳的眼睛,似乎想把他看成兔子。

    楊銳低著頭,咕嚕嚕的喝著小香檳,像是沒聽到似的說:“別看也是碳酸飲料,味道調的真好,就是名字起的浪費了,急功近利。要是能堅持下去,中國說不定也能有自己的碳酸飲料,可口可樂進來的太早了!

    巫塵遠不管他胡說八道的部分,用手掌壓了壓桌子,又松開了,笑著點點楊銳,道:“你這個年輕人,還以為自己的小秘密能藏得?我先說一點,新概念英語,是你印刷的吧!

    楊銳腦門上的青筋微跳,轉瞬笑了一下,不做回答。

    新概念英語的印刷的確是他的軟肋,但要構成威脅,巫塵遠得組織一個專案組抓人才行。

    不過,巫塵遠明顯不是那種講證據的公檢法,笑呵呵的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解放印刷廠,還有代銷點,我都問過了,筆錄也有,你有什么要說的?”

    “解放印刷廠和代銷點,和我有什么關系?”楊銳不會回答是否印刷了新概念英語的問題,但問代銷點和解放印刷廠就沒事了。

    在做新概念英語的時候,楊銳就非常的小心,本人只是以幕后的身份參與,即使一條線上的人都招供,他也照樣可以抵賴。

    像是這種案件,除非上綱上線到了省廳,否則,楊銳在南湖地區都不可能遇到如此較真的家伙。

    即使是嚴打,主要目標也是刑事案件,楊銳身后有人作保,不見得比巫塵遠單薄。

    歸根結底,巫塵遠還是在用他的強勢思維在入侵,打的是讓楊銳屈服的主意繼續詐道:“我既然查到了,自然能聯系到你,你這時候狡辯有什么意思?”

    “我和解放印刷廠,以及你說所的代銷點沒關系。巫總今天要是談此事的話,我們就不用繼續了!睏钿J正好喝完桌上的小香檳,一副攤手送客的模樣。

    巫塵遠有準備,他也有準備,肯定是不會這么承認的。

    “不見棺材不掉淚。你私下印刷新概念英語,是違法行為,你明白嗎?”巫塵遠心里暗念:普法工作非常重!

    楊銳點頭又搖頭,道:“私下印刷新概念英語也許是違法行為,但和我沒關系,你能明白嗎?”

    海處長咳嗽兩聲,道:“楊銳,有人證明你參與了!

    “那官司可就有的打了!睏钿J微笑,道:“我看,你們最好從京城找些警察來,否則,南湖地區的公安,不一定受理!

    巫塵遠的氣勢頓時弱了下來。

    他身邊就是兩名省廳的公安,還是抽調出來的精銳干警呢,但是,巫塵遠絕對不會說“你們把人抓起來”的話,說到底,人家并不是他的下屬。

    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的道理,巫塵遠也是懂得的,可他沒想到,楊銳這么小,難道就成龍了?

    你就沒有幼年期?

    “現在,不光是你印刷盜版書的問題!蔽讐m遠沒有在一個問題上糾結,繼而道:“你在學校搞的學生組織,我看也大有問題……”

    “我要是把技術公布出去,你準備怎么辦?”楊銳再次打斷了巫塵遠的話,說到了要害。

    巫塵遠一愣,笑道:“這個問題咱們剛才說過了,公布技術對你沒好處!

    “不能求利則求名,很干脆的決定啊!睏钿J玩弄著啤酒瓶似的小香檳,道:“不管我人在哪里,公布技術都是最簡單的,問題是,公布技術,對你們有什么影響?”

    巫塵遠勉強一笑:“除了堿皂化,我們也有其他的技術跟進!

    “我敢說沒有一個能比得上堿皂化生產輔酶q10的技術,這么長時間,英國人還有其他建廠的意向嗎?”楊銳自傲的一笑,這項技術已經不完全是照抄了,還是他根據目前的科學水平有限修改過的,絕對是富有生命力的技術,這一點,他在閱讀了最近兩年的相關期刊以后,更加確定了。

    威脅失效,巫塵遠目光一凝,語氣更重,道:“你總歸還是一名學生,以后有的是機會發明新技術,發明新產品,你現在錙銖必較的,我擔心影響你以后的前途!

    海處長暗嘆一聲:這是要上刺刀了吧。

    他扭頭拍了拍陸成才和老李,道:“你們帶劉隊和金隊轉一圈,都悶著干什么!

    陸成才和老李如夢初醒,忙不遲疑的拉著兩名看戲狀態的公安去外面抽煙了。單位的兩名大佬逼一名中學生交技術,這種故事,還是不要知道細節的好。

    海處長看著他們出了餐廳,又起身到柜臺拿了一瓶小香檳,放在楊銳面前打開,面向和藹的道:“楊銳,你今年要參加高考吧,對學生來說,這是一輩子的大事了,你最好仔細考慮一下,不要耽擱了自己的前程!

    “你是唱紅臉的!

    “什么?”

    “兩個人對付一個人,一方要做黑臉,一個人要做紅臉……”楊銳解釋了一下自己從影視劇里得到的信息。

    海處長哪里聽過這個,臉都黑了,道:“你都從哪里聽來的故事,沒有什么紅臉黑臉!

    接著,海處長只能掩飾的點起一根煙,郁郁的抽了起來。

    巫塵遠接過話,道:“我們不鬧那種虛頭虛腦的事,我明說吧,你現在做的事,也許夠不上刑事情節,但要被學校處分不奇怪吧,學生的檔案里一旦夾上這些東西,你再參加高考,以后分配工作,都不容易。你現在還年輕,不懂檔案的重要……”

    “真要是到了那個地步,就只好出國留學了,是嗎?”

    海處長正吸煙呢,一口氣岔住,咳咳的捂起了嘴。

    巫塵遠也被擠的說不出話來了,F在的出國留學比國內大學不知要帥多少,楊銳能在國外發表文章,要說出國留學,最難的語言關似乎也是過去了,至于其他的要求,有捷利康公司幫忙,似乎亦有可能。

    楊銳的臉上也沒了笑意。他當然不會出國留學,對現在的楊銳來說,國內的機會才是最好的,但是,用來做說辭的話,出國留學更好用。

    為了打消兩人的念頭,楊銳再次拍了拍公文包,道:“假如確實不能順利談判的話,我大概會在幾天內做出決定,要么公布技術,要么寫信給其他國家的制藥公司,簡單來說,我們大概沒什么好談的了!

    說完,楊銳就要離開了。

    巫塵遠氣的鼻子都要冒煙了,心理卻一下子有了變化,不由自主的拉住楊銳,道:“請等一下!

    這個“請”字,發自肺腑,要讀出來,是不容易的。

    楊銳站住了。

    “巫總,我先去外面抽根煙,煙癮犯了,難受的很!焙L庨L也不想看巫塵遠的丑了,逃也似的走了。

    巫塵遠暗嘆一聲,拉著楊銳再次坐下來,道:“這項技術,具體來說,你想換什么?”

    楊銳也嘆一口氣:總算是回到了正常的流程。

    要出售堿皂化的技術,國醫外貿確實是最理想的中介,何況,他們手邊目前就有一個捷利康準備接盤。如果換一家制藥公司,雖然楊銳肯定禿鷲們會源源不斷,但這并不是說,禿鷲就是善良的。

    他們只是沒來得及表現出自己的貪婪和血腥而已。

    而從另一方面來看,現在的國醫外貿和巫總,也僅僅是沒學會披上文明的外套。

    “我要一筆現金,一批儀器,另外,分成的比例要提高!睏钿J沒有說具體內容,免得一下子嚇壞了巫塵遠。

    被折騰了半個月的巫塵遠也確實是無力折騰了,但這并不是說他就會簡單的順從楊銳,此時,他只不過是將威逼利誘進行到了第三步,點點頭,道:“我原則上同意,具體數額,我們一項項討論!

    “我覺得,原則上同意就夠了!睏钿J出人意料的結束了巫塵遠的表演,道:“既然是四方協議,自然要請四方一起來談,請巫總再組織一次談判吧!

    巫塵遠連連搖頭:“用不著這么麻煩……”

    “還是麻煩一點的好,咱們下次見面,最好請弗蘭奇先生也出現,我信不過您!睏钿J說的實誠無比。

    巫塵遠面露尷尬,卻不得不再道:“外事談判是非常復雜的工作,前期準備很多,談判過程中的麻煩也很多,我的意見是咱們先談,然后,由國醫外貿出面,這樣也有一個名義,對不對?”

    “巫總,再見!睏钿J擺擺手,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餐廳。

    巫塵遠看著楊銳的背影,真想大喝一聲:給我拿下!

    可再看看左右,卻是一個人都沒有了。

    ……

    [三七中文手機版 m.37zw.com]
新疆喜乐彩和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