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重生之神級學霸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審稿人
    這樣楊銳再核對參考文獻的時候,就能減少工作量,只看被挑選出來的部分。

    期刊是從捷利康的香港公司寄來的。他們還負責轉送來自總公司的信件,除此以外,不定期有來自美國的技術札記(tn),可以用于檢索最新的技術工藝,免得專利和技術撞車。

    姚悅學習的很努力,但也有看不懂又啃不動的文章,這時候,她就會標注出來給楊銳。

    楊銳的英語水平其實也一般,但他看的外國文獻實在不少,讀研的頭一年多時間,他在實驗室的工作就是姚悅目前的工作。在有網絡的情況下,一個學生一天能讀十幾二十篇小論文,訓練的相當充足。

    兩個人合力,一個星期就將積累的參考文獻填的差不多了。實在找不到記憶中的參考文獻的,楊銳就摘出來嘗試走別的路子,或者以猜測的語氣行文,若是還不合適,才自己撰寫。

    實際上,植物提取法和半化學合成法生產輔酶q10的技術,也就是未來兩三年的技術,該有的參考文獻都差不多有了,需要楊銳補充的,也就是寥寥幾篇罷了。

    姚悅做的很開心,因為楊銳已經在兩篇論文上,給了她第二作者的署名。

    她卻不知道,自己已然在楊銳的剝削下,將一個以輔酶q10的生產工藝為核心的大網,緩緩張開。

    周六。

    田世昌使勁的蹬著自行車,搶在天黑下來,帶著兩個腦袋大的包裹來到西堡中學。

    他是來參加本周的銳學組聚會的。

    校園內安靜的像是鬼片里造氣氛的時間段,只有幾個教室的燈還亮著,其中一間是鴻睿班的教室,另有幾間是給高二和回爐班的學生們用的。

    鴻睿班的教室里滿滿的是人,還有老師坐在教室里,隨時等人來問問題。其他幾個班雖然也有老師隨堂,留下的學生卻不多。

    幾個月前,銳學組剛剛賺來錢給學校交電費的時候,每個班的學生都恨不得整夜整夜的呆在教室里,似乎燈光下的每分鐘都是賺到的。

    然而,少年的熱情來的快也去的快,沒人監督的情況下,今天少來一個小時,明天休息一晚的人就漸漸多了起來。

    到現在,還能維持一半左右的人數,已經說明渴望大學的學生們的自制力很強了。

    鴻睿班自然不會全憑自制力,他們有老師的監督,還有互相之間的督促,而在課表排列時,晚上自習時間也從來不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

    田世昌見時間還早,將自行車停好,就去小食堂里幫忙。

    楊銳每周都會召開銳學組的集會,通常是茶座沙龍的形式,一群人坐著聊聊天,討論一些最近的課程,并決定接下來的福利待遇。偶爾,當銳學組有較多結余的時候,楊銳也會組織一場冷餐會將錢花掉,同時提升銳學組的品質和凝聚力。

    如今能夠提供的食物并不多,背靠西堡肉聯廠,冷餐會所能提供的美食也不過是一些肉腸、餅干,但在80年代,這種冷餐會已堪稱豪華。50多人的平均花費在5元以上,一場下來就是近300元。

    楊銳只辦了兩場冷餐會,就讓銳學組和其他班級的關系產生了天然鴻溝。

    畢竟,銳學組和其他班級的差距太大了。

    半年前還是一模一樣的學生,就因為加入了一個學生組織,于是不僅進入了更好的老師授課的班級,還能有獎學金報償家庭,現在更享受其他人享受不到的美食和福利……任何圈外人都會覺得憤憤不平。

    楊銳并不覺得有什么問題,隨著高考和大學,銳學組和其他學生的距離會越拉越大,除非西堡中學還有人能考得上大學,否則,十年或二十年以后,鴻溝自然形成。

    現在就有了隔閡,在楊銳看來,反而能夠堅定銳學組的信心。就像是美國的兄弟會組織一樣,加入兄弟會的學生與沒有加入兄弟會的學生,本來就是兩類人。

    田世昌脫離了學校,不太清楚這里發生的事,但他仍然喜歡銳學組的氛圍,同時喜歡銳學組的冷餐會。

    “今天準備的是什么?”田世昌進入熱騰騰的廚房,頓時覺得眼鏡片都被蒸汽給蓋住了。

    大廚從灶后露出一個腦袋,看了一眼,笑道:“小田來了,每次你都來的早,今天的主菜是熏肉,買了20多斤,再就是雞爪,正蒸著呢,我前段時間學了個新菜譜,淮揚菜,試試看怎么樣!

    “您做的一定好。熏肉和雞爪都哪里買的,弄的不少呀!碧锸啦幌伦佑X得口水豐富了。

    大廚得意的一笑:“50多斤肉才熏了20多斤出來,能不好嗎?兩條好腿肉呢!

    “從西堡肉聯廠拿的?”

    “可不是!

    “雞爪呢?”

    “西堡肉聯廠和葉縣的屠宰場換的,他們不是給東歐出口雞胸肉嗎?剩下的下腳料,就都散開賣了,西堡肉聯廠送了一堆豬蹄過去,換了一車的雞爪,我去撿了些!贝髲N邊做菜邊說話。

    國內還很少大批量的養殖肉雞,土雞也往往是以活雞的形式販賣的,所以分割雞肉在目前的市場上難以見到,有也是出口企業剩下的。西堡肉聯廠的豬蹄,同樣是出口剩余產品,但比雞爪要好賣的多。

    兩人有說有笑的,不到10點鐘,就將剩下的幾道涼菜給弄了出來。廚師又抓了些掛面丟在邊上,笑道:“這就行了,誰想吃面了,過來說一聲,我再弄。饅頭就在灶上熱著,想吃的過來拿!

    田世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滿足的道:“要是天天都能吃這些就好了!

    “做夢呢,一個人算下來要四五塊呢!贝髲N挺著大肚子在灶臺上蹭了蹭,艱難的彎腰,低聲道:“別讓人聽了去,幸好咱們在學校,要不然,票你都弄不到。要我說,這么吃,可是要敗家的!

    田世昌嘿嘿的笑了兩聲,道:“等以后日子好起來了,總有一天能天天吃肉!

    “我估計等不到了!睆N師嘆口氣:“你們趕上了好時間吶。行了,東西擺出去吧,他們也該回來了!

    兩人一起動手,一會兒就擺出了七八道菜色。

    雖然以冷餐會的標準來看,檔次低到沒有,但就國內目前的經濟狀況,至少在鄉鎮地方,這樣的聚會豪華到爆了。

    如果不是楊銳反復說明銳學組的性質,指不定有人要帶家里人來聚餐了。

    鴻睿班照例提前一個小時結束自習,一窩蜂的涌入食堂,還有人高喊著“夜宵”的口號,直沖廚房。

    冷餐會自然是隨便吃喝的,但總有吃不飽的學生準備先大吃一通,再出去細嚼慢咽。

    楊銳也屬于肚子容易餓的一類人,他等了一碗掛面,又給自己配上熏肉,呼嚕呼嚕的吃光了,才出去坐在椅子上,和銳學組成員一起聊天。

    田世昌借機將捆好的包裹拿過來,道:“今天送到西捷工廠的期刊,另外還有一封信,我順便拿過來了!

    “信怎么送到西捷工廠了?”楊銳有點奇怪。

    田世昌搖搖頭,道:“是英文的,從倫敦寄過來的,我想是不是什么捷利康寄過來的信!

    “捷利康寄信過來不如打電話給香港經理。信在包裹里?”

    “是!

    楊銳將之拿到小桌上,就著燈光拆開,找出了一封大大的信封。

    生物化學系統生態……楊銳只掃一眼就認出了上面的長串英文。

    不熟不行呀,他都在上面發表了兩篇論文了。

    他最近寫的幾篇論文中,頭兩篇也是投寄給了它們。

    按照規律來說,只要論文水平相差不多,投寄給熟悉的期刊是有更高的錄取幾率的。當然,很多學者都希望自己的論文投寄到更有影響力的期刊,在時間不緊張的時候,他們都會選擇高影響因子的期刊投遞,被拒絕以后再投寄給下一級的。

    楊銳的目標是技術本身,發表論文只是為了完善其技術壁壘,自然會優先選擇好發的期刊。

    再者說,《生物化學系統生態》終歸是sci期刊,影響因子低是低了點,也不能說弱。

    而在楊銳最近做的幾個實驗中,較為重要的論文是發表在幾家影響因子較高的期刊上的。這也是他自信水平比較高的論文才會如此做。

    畢竟,楊銳兩輩子加起來,也沒有發表過高影響因子的期刊,即使是照抄,也得有一個適應過程。

    “沒問題吧?”田世昌吃著雞爪問。

    “沒問題,應該是論文發表了!睏钿J抽出里面的信紙來看了下回答。

    “哦……”田世昌音沒發完,忽然叫了一聲:“論文發表,又是發表在外國期刊?”

    “還是以前的期刊,沒什么稀奇的。嗯,別傳出去,銳學組內知道就行了,鬧的人盡皆知,又是麻煩!睏钿J故作鎮定。他其實也挺高興的,這說明后面的一系列文章都會順利起來。但也正是考慮到后面的一系列論文,他才刻意低調一些,免得引來太多好奇的眼睛。

    田世昌卻不覺得這種事情能低調的起來,他啞然道:“您這是發表的第三篇外國期刊了吧。咦,里面是不是還有一張信紙?”

    楊銳倒出來看了一眼,略顯意外的挑挑眉毛。

    這次不止田世昌,旁邊的劉珊也好奇的問:“是什么?”

    “這家期刊,就是《生物化學系統生態》,請我做審稿人!睏钿J讀了一遍短信,簡略回答。

    劉珊問:“審稿人是什么?”

    “就是判斷其他投稿人的論文是否合乎要求的人!

    “就像是考試閱卷老師?”田世昌瞪大眼睛,覺得楊銳身上的光環閃亮無比。

    ……

    [三七中文手機版 m.37zw.com]
新疆喜乐彩和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