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重生之神級學霸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七章 第二股東
    “不給生產企業股份不行!”海處長今天心臟就像是塞車時開了啟停功能的破轎車一樣,眉頭深皺的說道:“沒錯,技術資本和渠道都很重要,但生產也很重要,你不給生產企業股份,生產企業消極怠工,造成的損失,比10%的股份還要多……”

    “難道給了他們股份,就不用管理和監管了?”楊銳很無所謂。我讀書少,你表騙我,鹽塊看書果真是更新最迅猛的網站?

    海處長搖頭:“生產企業里的門道很多的,原料的使用,成品的損耗等等,都有各種規則,人家要是拿了成品賣到外面去,咱們不就吃虧了,總之,股份和管理是缺一不可的,再者,你不給生產企業股份,也不符合相關政策!

    “國醫外貿不是有生產企業?你們就不能組織生產?這樣一來,你們既有了股份,又方便管理!

    海處長的嘴張了張,笑了:“21%的股份再管理生產?小楊同志,不可能的。就算我同意了,下面的企業也不會同意,他們肯定得要求股份的,而且只會多,不會少!

    “不用你們下面的企業直接參與!

    “要國醫外貿組織生產,但不要國醫外貿的生產企業?”

    “沒錯。我們反正是自建工廠,要什么生產企業。西捷工廠的時候,西堡肉聯廠既是生產企業,又是原料提供商,F在不一樣了,咱們直接采購粗制茄尼醇,不需要原料供應商了,純粹的生產企業最多只能提供工人、管理和地皮,地皮不用擔心,管理由國醫外貿或者捷利康派人,工人直接招募,不就行了。給生產企業股份,完全是浪費!痹谖鹘莨S的談判中,楊銳其實是堅持要求生產企業涉足的,因為他當時力量弱小,需要西堡肉聯廠牽扯強大的國醫外貿和捷利康。

    如今,情況再次發生逆轉。

    楊銳不想生產企業分走股份,同時,他也有了一定的學術地位,沒有捷利康的合作,還可以主動出擊,尋找其他的制藥商合作,所以,他此時堅持要將生產企業踢出去。

    海處長猶豫了起來,這是一個新情況,往小里說,是國醫外貿是否損失了股份的問題,往大里說,是國醫外貿和國外制藥企業的合作模式是否會發生變化。

    不得不說,有了西捷工廠的第一次分紅,再看到楊銳成篇的論文,海處長對楊銳的態度發生了微妙的變化,最起碼,是承認他有相當的水平了。

    所以,海處長多問了一句:“不要生產企業,你有把握建成一家全新的工廠嗎?你要知道,工廠管理也是一門科學!

    “管理還請捷利康再派一名經理,像是西捷工廠的管慎經理那樣,就挺不錯的,他一個月的工資還不到一萬元,一年也就支出十萬塊左右,我覺得比較劃算!

    弗蘭奇緩緩點頭。

    海處長苦笑:“一年十萬塊,有什么劃算的!

    “總比一年10%的股份劃算!

    海處長默認了:“工人呢?”

    “麻煩國醫外貿解決一些名額,我們社會招聘一些名額!睏钿J頓了一下,又道:“西捷工廠目前的工人數量超出編制,我們可以請一些西捷工廠的臨時工過來,他們都接受了相應的培訓,又三四個月的工作經驗,非常適合新工廠!

    海處長對楊銳挖墻腳挖的這么冠冕堂皇感到佩服。西捷工廠的主要工人都是沒編制的臨時工,雖然工資給的高,但明顯是缺乏安全感的,稍微鼓動一下,挖人想必不難……

    而且,因為三方在西捷工廠都有股份,調動西捷工廠的臨時工是很方便的事,西堡肉聯廠即便不高興,也只能忍著,誰讓他們塞人去西捷工廠,反而把真正干活的人放到一邊。

    海處長默默點頭,問:“人夠嗎?我是說,怎么找來足夠的工人?”

    “只是精制茄尼醇工廠的話,用不了多少人,我估計,30到50人吧,熟練情況下,30個人應該足夠了!鄙锕S一向都用不了多少人。

    海處長和弗蘭奇互相看看,依次道:

    “咱們暫停一會!

    “我去打個電話!

    不一會兒,兩人再次出現,桌上已換了全套的茶具。

    “我們得重新談談股份了!焙L庨L笑的像是在狐貍窩里掃黃的狼似的。

    “以三家為基礎的話,確實應該重新討論一下股份分配!睏钿J沖著海處長說完,又將目光轉向弗蘭奇,說:“捷利康公司對輔酶q10,還有興趣嗎?”

    “當然,輔酶q10的市場前景很好,你想再開一家輔酶q10的提純工廠嗎?”

    海處長咳嗽一聲:“咱們是不是先談好精制茄尼醇的項目,再談輔酶q10!

    “我恐怕兩者是一體的!睏钿J輕輕搖頭。

    海處長和弗蘭奇都是業內人士,異口同聲的問:“什么意思?”

    “我最近正在進行的研究,是通過茄尼醇來半化學合成輔酶q10,目前已經有了相當的成果,所以,我認為新建的工廠,應該考慮到茄尼醇合成輔酶q10的問題!

    楊銳說到一半,弗蘭奇和海處長就坐直了。

    80年代的輔酶q10根本就是有價無市,出現多少就能賣掉多少,而且,因為數量稀少,普通消費者根本接觸不到它。

    和精制茄尼醇相比,輔酶q10的附加值更高。

    當然,即使是高附加值的輔酶q10,若是產量太少,也沒有意思?偣仓恍枰10個人,100美元投資的西捷工廠,就將河東地區乃至附近幾個省份的豬心牛心采買一空了,繼續采取組織提取法生產的輔酶q10,想要擴大產能是很困難的。

    但如果能采用茄尼醇做基料,情況就截然不同了!

    事實上,凡是掛上化學合成法的藥品,都意味著極低的成本。

    維生素c用化學合成法來生產,100粒的成本以“分”來計算,輔酶q10盡管不可能降到這個程度,極高的成本優勢卻是擺在眼前的。

    生產精制茄尼醇,還不是為了做藥賺錢。

    若是能直接生產高價值的輔酶q10,那顯然比生產維生素k要好。

    弗蘭奇留了個心眼,問:“怎么沒有見到楊先生的相關論文?”

    “我準備論證結束以后,分階段發表,嗯,算一下時間,第一階段的論文,也差不多要發表了!睏钿J回答了一句,接著道:“現在,咱們能重談股份了吧?”

    “怎么談?”

    “海處長想怎么談?”楊銳將這個燙手山芋丟回給了海處長。

    剛才還在得意的海處長,像是在狐貍窩里被掃黃狼抓住的雞似的,垂頭道:“這個新情況,我們得重新考慮一下!

    “我們也要再評估一番!备ヌm奇也再次離席。

    和楊銳不同,他們都是有老板和上級的人,自然得不停的溝通。

    兩人都沒有想到,今天的談判,會演變到需要溝通的地步。

    要是按照海處長原本的設想,他最多就準備給楊銳5%的股份。

    可是,新工廠若是再次變成輔酶q10工廠,兼且生產精制茄尼醇,這其中的利潤和產業價值,就太出乎他的預料了。

    弗蘭奇關注的不僅是收入,更多的是技術。

    正如楊銳最初開發輔酶q10的植物提取法時做過功課一樣,弗蘭奇也做過功課的。植物提取法和半合成法生產輔酶q10并不是什么新鮮的技術,卻是該領域專家鉆研二三十年也沒有突破工廠化生產的極難技術。

    過來陣子,弗蘭奇回來了,盯著楊銳的眼睛,問:“你做到哪一步了?”

    不用細說,楊銳也知道他說的是半合成法生產輔酶q10。

    楊銳想了想,說:“關鍵部分都完成了!

    “特拉普先生想了解詳情!

    “等華銳公司幫我注冊好專利,論文應該也發表了!睏钿J停了一下,道:“我以技術入股,希望捷利康能讓出20%的技術!

    他轉頭向海處長,說:“國醫外貿的決定呢?”

    “我們維持21%的股份要求,粗制茄尼醇工廠可以由我們出資解決!焙L庨L增加了籌碼的,一系列的粗制茄尼醇工廠建下來,恐怕也要上千萬元,不過,國企向來都是不缺人民幣的,無論是撥款還是貸款,此類問題解決起來都很簡單,但對楊銳和捷利康公司來說,也是減輕了不少的負擔。

    楊銳點頭,看向弗蘭奇。

    弗蘭奇用花手帕擦擦額頭,緩慢的道:“如果特拉普先生看過你的技術,并認可的話,我們讓5%的股份出來,但你也要注資,以保證工廠的進度符合大家的利益!

    “注資多少?”

    “30萬美元,相當于總投資額的10%!

    “那就給我10%的股份!

    “29%的股份加上5%的股份,你已經是擁有34%股份的第二大股東了!

    楊銳撇撇嘴,心里已是同意了。按照這個分配方式,捷利康將有45%的股份,楊銳全資的華銳制藥是34%,國醫外貿是21%,算是三贏的局面,畢竟,大家都有付出,也都有收獲。

    而捷利康要他出資,大約也是為了保證技術能夠合理的應用在新工廠,畢竟,若是采用植物提取法和半合成法生產輔酶q10,楊銳的技術是不可或缺的。

    “我現在拿不出30萬美元,可以延期支付嗎?”楊銳問。

    弗蘭奇點頭:“就以你接下來兩個季度,在西捷工廠的分紅來做抵押!

    “好!睏钿J一口答應。

    三人明顯都松了一口氣。

    喝了幾口茶,海處長問道:“粗制茄尼醇工廠,你們有什么建議?”

    “雖然在原料地建廠是個不錯的選擇,不過,今天參會的企業代表,作為競爭者也是不錯的!睏钿J現在記起了天津制藥三廠的韓大姐,想來,一個粗制茄尼醇的工廠的參與名額,也算是不錯的收獲了。

    海處長同意了楊銳的建議,他也知道地方上的原料壟斷企業有多難纏,笑道:“這方面,要小楊同志多多幫忙了,最了解技術的,我看還是你了……”

    半合成法生產輔酶q10,還真不是一般的技術。

    ……

    [三七中文手機版 m.37zw.com]
新疆喜乐彩和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