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重生之神級學霸 >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不夠低調
    一鳴驚人就像在鬧市中挖出一筐子黃金,需要不錯的運氣和極佳的技巧才能將之搬運回家,最早做這件事的同志是位君主,有實力開開心心的給大家演了一場蕩氣回腸的劇目。

    pcr在原本的歷史上,其實也有一鳴驚人的成分,發明人穆里斯72年從學校畢業就沒有正經的做過學術,直到79年進入西特斯公司也不受同事待見,做的是實驗室生產的工作。pcr的首篇論文投給了《自然》未能發表,投給了《科學》也未能發表,最終是發表在了《酶學方法》上,就影響力來說,后者與頂級期刊是天壤之別。

    即使是這名可以說是普通的研究員,他也有一個伯克利分校的phd——雖然phd可以翻譯成博士,但不是所有博士都叫phd——他的畢業論文登在了《自然》雜志上,那還是72年的事,放在中國,妥妥的學術大牛的起步,而在美國,這樣的簡歷其實也很有幫助,至少讓換了三四份工作的穆里斯很是隨心所欲。

    相比之下,還是大一新生的楊銳,連有基礎都稱不上。

    而要在科研方面打下基礎,更多更好的論文永遠是不會錯的。

    楊銳讀研的年代,國內大學的學術氣氛已經很濃厚了,正經學霸都要在校期間努力“積累paper(論文)”。

    那個年代,一名優秀的學霸,在大一入學的時候,就可以開始考慮閱讀論文了,有些從小愛科學的孩子,可能在讀大學以前,就決定了自己的人生目標和研究方向,和重生了一次的楊銳的節奏是差不多的。

    大一讀論文,大二學論文,到大三和大四的時候,碾壓級的學霸能攢出三五篇的論文,這樣,當他們畢業的時候,才能得到院士級或者長江學者級的前學霸教授的關注,進而有機會加入優秀的科研團隊,前程一片光明。想要申請出國留學的也是一樣,積累了論文的的輕而易舉的拿常青藤大學的獎學金,純考試的學生,就唯有看運氣了。

    大學和中學,是一個不盡相同的世界,雖然還是用分數論英雄,但很多分數是隱藏起來的,實力不足的甚至不知道其他學生拿到的分數是什么東西。

    楊銳仍然是一名大學在校生,用這個身份去憋pcr技術,很可能浪費了機會。

    因為僅僅是身份問題,就有可能讓他各種評選中失分。

    楊銳考慮再三,首先將目標放在了southern印記雜交的發展上。

    這是一項75年就開發出來的技術,也是研究基因圖譜的基本技術,主要用于測定專一性的核酸片段。

    而為了檢測復雜基因組中的單拷貝基因,或者多基因家族中的真基因和假基因,各國科學家在過去幾年里,做了很多的工作。

    換言之,就是發表了大量的論文。

    大量的論文意味著大量的引用,楊銳準備以此作為墊腳石。

    因為印記雜交技術是pcr的前置技術,楊銳研究正熱門的印記雜交技術,一方面可以讓研究的線路清晰,一方面可以節省實驗儀器的投入,最后,還能在本領域建立一定的聲望。

    讀漢語言的聲望刷的再高,在分子生物學的會場上也是陌生人,同領域的熱門題材,最是適合刷聲望和影響因子。

    楊銳據此整理著實驗思路,每隔幾天,就去“上地”看實驗室的基建情況。

    為華銳實驗室準備的儀器也在一天天的增加,只等著基建完成就可以安裝。

    在此期間,楊銳還得按著課程表上課。

    不像是成名了的科研大拿,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見不完的人,楊銳這種沒有組織的科研員,平日里想找個人討論一下都不容易,許多課程重聽一遍,還是有些作用的。

    特別是教授們上的專業基礎課,雖然簡單,卻是韌性十足,很有些嚼勁。就楊銳現在的水平,算上兩世為人的經驗和專業能力,也不敢說比代課的教授強,既然如此,聽課總不會有壞處。

    而就另一方面而言,現在逃課也是不容易的,大一新生都在認認真真的聽課,課前還有班長點名,一個人逃課是非常顯眼的。

    楊銳只在聽到某些無聊的部分,才戴上耳機,做自己的事。好在北大教授的水平不錯,即使是基礎的部分,也能講的有聲有色。

    然而,盡管楊銳覺得自己乖的不行,系里的其他人卻不失這樣看的。

    連續兩個星期,生物系的民主生活會,都談到了楊銳。

    所謂的民主生活會,就是黨員、預備黨員和入黨積極分子們參加的小會,會上要做批評和自我批評,身邊的人自然都是可以批評的對象。

    楊銳雖然自詡低調,每天按時上課,完成作業,抽空去圖書館,只穿基礎款的阿迪達斯,吃食堂,騎鳳凰牌自行車,躲在宿舍里聽隨身聽,但在其他人看來,按時上課和寫作業是理所應當的,楊銳的其他行為更是與低調無關。

    開學第三個月的首次民主生活會結束,班長劉安平不得不找上楊銳,說:“楊銳同學,咱們兩個談談吧!

    楊銳想了一下,才認出是班長,出了宿舍門,笑道:“咱們倆不太熟呀,談點什么?”

    “我是代表咱們系來的,咱們邊走邊說!卑嚅L挺嚴肅的,帶著楊銳往宿舍樓外走,并道:“你看你不是和我不熟,你和班里同學都不熟吧!

    “宿舍的幾個算是熟了!

    “那不行,你要積極和班級同學溝通,不能窩在自己的小環境里。咱們考入北大都不容易……當然,楊銳同學作為全國狀元,學習方面應當是很輕松的,但每位同學都有屬于他的優勢,你應該汲取別人的優勢,彌補自己的劣勢!卑嚅L代表院系談話,很有政委的風范。

    楊銳望著這名身材銷售,表情肅然,濃眉小眼的班干部,有點好笑的道:“不是應該發揮自己的優勢,隱藏自己的劣勢嗎?”

    “什么?”班長劉安平的腦筋沒轉過來。

    楊銳侃侃而談,道:“你看,每個人的時間都是有限的,如果什么都學,最后什么都不精,這樣的學生對國家和社會的用處是有限的,但是,如果發揮自己的長處,運用自己的長處,對國家和社會的用處是不是比較大?你比如說我,我覺得我不擅長說相聲,也不擅長創作,你一定要讓我學說相聲或者編故事,畢業以后再做相聲演員或者作家,這不是摧殘觀眾,浪費大家的時間嗎?”

    “沒人讓你做相聲演員編故事!卑嚅L被楊銳說笑了,轉瞬整容,用懷疑的語調道:“你的意思是我在和你說相聲?”

    “怎么會,您疑心病也太重了!睏钿J就算這么想的,也不會承認。

    班長其實也拿他沒轍,只能繼續說服教育道:“總之,你要多多參加集體活動,比如開學的籃球賽,迎新晚會,文娛委員白玲找了你好幾次,你都沒答應吧?這樣不好,就算你不喜歡籃球賽,迎新晚會朗誦一首詩歌也不錯不是?”

    “對,對此我檢討!睏钿J順著對方的意思來,以其盡快結束兩人的對話。

    班長劉安平對此表示滿意,表情松弛了一點,道:“另外,你平時的生活也應該注意!

    “哦?哪方面?”

    “首先是穿著,有同學反映,你有多件印著外國字母的成套運動服和運動鞋,頻繁更換,雖然說,學校不要求著裝,但是,咱們班的很多同學都穿布鞋和棉布衣服,常年不換,你這樣每天怒馬鮮衣的,在師生中的評價不好!

    “師生評價不好”這樣的詞,就和“組織上”是一個意思,楊銳只是詫異的道:“我看咱們學校,穿皮鞋和呢子大衣的學生也不少,怎么我穿運動服就變成怒馬鮮衣了?”

    楊銳買的阿迪達斯基礎款運動裝和運動鞋固然不便宜,但同學都不認識,以同類的山寨貨來判斷的話,比呢子大衣和皮鞋還便宜。

    劉安平鄭重的道:“別人的呢子大衣和皮鞋就一雙,你有多少套運動服?再者,你的衣服上經常都有很大的英文字母,這讓人的感覺也不好。第三,你的衣服顏色鮮亮,給人的印象深刻,這就把你給突出了。當然,咱們不能以服裝來評判人,你喜歡穿這些衣服,我們也不能給你沒收了,但還是建議你注意影響!

    楊銳哭笑不得,運動服的顏色鮮亮且不去說,碩大的英文字母其實就是因為買的是便宜的基礎款。

    就這,楊銳還得慶幸自己是83年上的大學,要是早幾年,天知道會出什么幺蛾子。

    “我知道了,你的意思是,我如果只穿一套衣服,顏色樸素一點,沒有英文字母,即使是呢子大衣和皮鞋,都沒有問題?”楊銳不可能去穿土布內衣和綠軍裝的,且不說他可憐的審美也是有底線的,這種衣服的舒適度也實在不高。

    辛辛苦苦的賺了錢,不能穿不能用,那才是真的土財主,楊銳是不可能做這種人的,因此只能獨辟蹊徑。

    班長沒有聽出楊銳的意思,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道:“對的,你現在的衣服可以寄回家給兄弟姐妹,或者偶爾穿一下也無傷大雅。與同學的著裝保持一致才比較好。哎,其實我也不想和你說這些容易得罪人的話,但同學們反映了,我也不能不找你談話。再者,這對你也有好處,無論是畢業分配,還是在校獲得榮譽,學校都會考慮學生的口碑的……”

    “我明白,我明白!睏钿J連忙打斷他的話,問:“還有呢?”

    他其實也不想搞特殊化,基礎款的阿迪達斯放在后世,網購只要幾十塊,任何人都可以買一打隨便穿,如果不是80年代的條件實在太差,楊銳還是愿意安安靜靜的做個美男子的。

    而按照班長的說法,既舒服又低調的辦法還是有的,他只是走錯了路線。

    班長停了一下,又道:“還有一些小的地方,比如你在食堂里吃飯的時候,有同學反映你的花銷比較大,經常點兩三個肉菜,另外,有的菜吃不完就倒掉了!

    楊銳突然很想大喊一聲“冤枉”,他自覺吃食堂就夠低調了,沒想到吃食堂也會吃出錯來。

    想了一下,楊銳解釋道:“我經常點肉菜是因為鍛煉身體需要補充蛋白質……”

    “學校體育系的同學運動量也很大,他們也沒有像你一樣頓頓吃肉啊,其實吃飯吃飽就行了,早幾年大家還在餓肚子呢……”

    楊銳心想:早幾年我寧可不吃飯也不吃食堂。

    嘆口氣,楊銳道:“我明白了,我以后注意不在食堂吃飯了!

    班長以為說服楊銳了,很高興,道:“剩下的都是小問題,比如說你騎的自行車,鳳凰牌的吧,現在京城里也不好買,不過買了就買了,也沒關系,還有背包,你好像有兩個包,一個雙肩背包,一個皮包,皮包是個干部包吧,上面還寫著上海兩個字……”

    “假的,人造革的,8塊錢買的!蹦前真是楊銳在地攤上隨便買的,平時來往圖書館帶書方便。

    班長點點頭:“人造革也挺好的了。行,這不是什么大事,你注意一下就行!

    “算了,我換掉好了!睏钿J從善如流,本來就是一個人造革的假包,拿著也不是特別方便,還不如換個舒服點的布包。

    班長很高興,道:“你這么說我就放心了,這說明楊銳同學也是積極靠攏集體,靠攏組織的……”

    “謝謝組織關心,我一定從善如流,改正自己!睏钿J一邊說一遍想:以后看來只能穿手工定制的衣服了。

    ……。.。

    [三七中文手機版 m.37zw.com]
新疆喜乐彩和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