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重生之神級學霸 > 正文 第668章 迎難而上
    康芳不用看就能猜到位置,訝然問:“他們能弄到江港花園的房子?一個地方上的肉聯廠?”

    “誰知道,反正,人都往江港花園去了!狈績鹊呐耸謸嶂揖,依舊是看來看去。

    康芳心里一緊,問:“已經去了江港花園?”

    “可不是!

    “你們不去?”

    “去干啥!

    “看看也不壞呀!笨捣家粋人不好意思去,就攛掇著其他幾人一起。

    商業局宿舍離江港花園并不遠,兩墻之隔,走路十多分鐘就到。

    康芳熟門熟路的從小巷子拐進去,習慣性的站在墻外張望了片刻。

    84年還沒有商品房的概念,但人們想擁有一套自己的房子,無論是單位的、房管局的還是集資建房的,都不容易。

    這種不容易,倒不是金錢上的,尤其是單位和房管局的房,以后世的標準比例來看,都屬于象征性的收費,一個月少則兩三塊,多則十二三塊的租金,通常達不到單位職工十分之一的月收入。

    集資建房是這個時代最高昂的支出,動輒一兩千元的價格,令許多老職工都望而卻步,甚至氣的在報紙上破口大罵。

    但實際上,經過幾輪工資增加以后,84年的城市職工的月薪都已經達到了200元左右的標準,剛進單位的年輕人或許還拿不到這么多,但三四十歲的職工,月入兩百多元的極多。

    用后世的標準來看,此時買一套五六十平米的集資房,大概需要夫妻兩人不吃不喝三個月的收入。

    當然,相比雙職工家庭,單職工家庭的負擔肯定要重的多,但想辦法借錢,也總是能借到的。

    阻礙大家擁有自己住房的唯一理由,是資格。

    單職工家庭覺得負擔重?人家單位還不愿意分房給你。

    集資建房的名額也是需要排名的,單位年限多少分,工齡多少分,學歷多少分,評先評優多少分,獲獎加分,領導職務加分,雙職工加分……

    康芳始終要不到房子,就是因為他們家排名始終靠后。

    對商業局來說,他老公是后來的,年紀也不夠大,于是工齡和單位年限等等都要吃虧,相比同僚的職務,正科級也遠遠不夠,同時,康芳的工作并不在商業局內,所以,他們在集資建房的排名時,也是按照單職工家庭來計算……

    以現在的分房頻率,別說耽擱幾次,就是耽擱一次,都要苦等許久。

    康芳抬頭望著江港花園,心道:“等我家男人做了局長,我要你們送我一套!

    這么想著,康芳才邁步進入江港花園的院子里。

    就像現在大多數的單位宿舍一樣,江港花園的綠化面積極廣,舊有的大樹并沒有全部移除,而是被各種各樣的小花園給圈了起來。

    相比此時常見的蘇式花園,江港花園采用了來自上海的設計,西式風格濃厚,令人耳目一新。

    相比院外的熱鬧,院內顯的格外清幽,只有幾對中年夫婦在院子里散步,還有一只京巴跳來跳去的,看的人高興。

    康芳深吸了一口氣,問:“你們知道是幾號樓嗎?”

    其他三人都搖頭。

    遛狗的夫婦看到了,笑瞇瞇的過來,問:“你們也是來看房子的?”

    “咦,是!笨捣夹⌒牡膯枺骸澳懊嬉娏丝捶孔拥娜?”

    “西聯廠的人?”遛狗的女人又問了一句。

    康芳閉著眼睛說“是”。

    “二號樓的三樓東,以前是周教授住的,他出國去了!

    “樓層挺好的!笨捣佳柿丝诳谒,三樓是她的理想樓層。

    遛狗的女人笑笑,說:“周教授是留學回來的,給他分的都是第一類的房子,不過,人家又拿到了國外的offer,這次是出去讀研究生的!

    現在的住房,國家分給個人,按說是不允許買賣的,某些地方,甚至是不允許繼承的,但私下里的,大家早就想怎么搞就怎么搞了。

    康芳沒聽懂奧佛不熬服,倒了謝以后,就趕緊往二號樓去了。

    樓內,刷著淡灰色的涂料,干干凈凈,樓道內高挑而寬敞。

    康芳見過多次,無心欣賞,蹭蹭的往上走,同來的三個女人好奇的打望,小聲議論。

    國內現在最常見的樓是簡易樓和筒子樓,筒子樓就是后世天天嚷著拆的農民違建房,當然,在80年代,筒子樓也要國家才能蓋的起來,因為要用大量的水泥,現在的農民買得起木頭,水泥卻是有錢也買不到的。

    簡易樓一般是單邊的,一側是房子,一側是樓梯和走道,江港花園這樣的樓層小樓,在二三十年后,也許會被人不屑一顧,但在84的當下,卻是頗為少見的。

    三樓東側的門開著,康芳在門口站了一下,邁步走了進去。

    腳下,是光潔的瓷磚,墻上的壁紙是淡雅的竹葉花色,頭上的天花板用柚木做出了造型。

    康芳在門口就有些看呆了。

    這可超出了平江人的裝修水準。事實上,就像中國大多數地方的人那樣,早幾年里,大家根本不知道有裝修這個概念,房子蓋好了就住,刷一下墻面都是為了結婚。

    是外國人蓋的酒店,啟蒙了中國人的裝修思維,而從北京上海,一路傳導到平江,可是要花費不少時間,而且,水準往往是等而下之的,無他,缺錢耳。

    江港花園的住戶卻是歸國留學生居多,不僅從國外帶過來了裝修理念,有在國外工作過一段時間的學者,甚至從國外帶回來了裝修材料。

    康芳摸著墻壁,感受著柔軟的觸感,心癢難耐。

    “不知要多錢才能買下來?”康芳心里想著,繞過門口的玄關,來到了客廳。

    同一棟樓的小張看到了康芳,立刻招呼她,笑道:“就知道你要來!

    “你怎么也不來叫我!笨捣加行┞裨。

    “他們說走就走,我就跟上了!毙堈f了一句,又道:“你看房間了沒?人家用的都是座便了!

    康芳扇扇鼻子,道:“別說這個了,我聽說是周教授的房子,他怎么賣?”

    “聽說要5000塊!

    康芳嚇了一跳:“這么貴?”

    “恩,四間臥室的大房子呢!毙埰财沧,說:“你看客廳,坐了十幾個人,還能放下!

    康芳點點頭,說:“要說是挺劃算的。就還是貴!

    5000塊比他們夫妻一年的收入還多了,若是以現在的收入來計算,去掉日常開銷的話,他們要三四年時間才能攢下5000塊,而現實是,他們拿到200塊的工資也就是半年多的時間,以至于他們的家庭積蓄根本沒有5000塊。

    不過,要借還是能借的。

    想到這里,康芳問:“周教授是哪個?”

    “周教授去國外了,來的是他哥哥,站段嫂跟前的!毙堉噶艘幌吕镂莸娜。

    康芳暗自思忖片刻,毅然起立,來到里屋,默默的聽他們說了兩分鐘話,笑道道:“段嫂子,我插一句話,你們運氣可真好,我找房子找了那么久都沒找到,要是給我,我五千五都愿意買!

    說著,她又跟周教授的哥哥道:“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康芳,我們家是商業局的,就住不遠,你們這個房子,以前怎么沒見說賣呀!

    “我弟弟決定的!敝芙淌诘拇蟾缡莻老實男人,穿夾克,抽不帶過濾嘴的烤煙,手指微黃。

    康芳“哦”的一聲,問:“你弟弟在國外?”

    “是,他又去國外讀書,說是國外的條件好……”說起弟弟,教授的大哥有些苦惱又有些高興的撓撓頭。

    “你弟弟不在家,你就更應該幫他把好關,這么好的房子,5000就賣了,不是讓你弟弟吃虧?他當初從國外拉材料回來,都得不少錢吧!

    “就是說,這還是他為了結婚置辦的,結果結了婚又走了……”周教授的大哥完全進入了康芳的節奏。

    康芳瞥了眼銳媽,發現她并沒有生氣,心下有些奇怪,但還是追道:“你弟不懂行情,你得幫他把關呀,要給我的話,這個房子,我起碼給5500!”

    說這個話的時候,康芳其實是有些心虛的,她還沒有和老公商量,家里的存款也只有一半,不過,比起這套漂亮的房子,這些都不算困難。

    她要迎難而上!

    ……

    [三七中文手機版 m.37zw.com]
新疆喜乐彩和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