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重生之神級學霸 > 正文 第774章 直接合成
    楊銳在華銳實驗室里迅速成立了一個藥物研究組,又選了魏振學配合,再加兩條科研汪,就算是將去鐵酮的草臺班子搭了起來!专J,

    包括華銳實驗室內部,大家都不看好楊銳。

    要不是他一年多以來積累了極大的威信,華銳實驗室里的同仁們,也會像是許正平那樣,反對楊銳的決定。

    在這個時間段里,反對才是正常的反應。

    制藥研究本身是一個非常專業的領域,原創藥公司里面,那些將半生精力消耗在一種藥物上的研究者,在細分專精領域里基本都是神一般的存在。里根的法案以后,各級大學和研究機構,有的是從學界跳槽到工業界的專家學者,極大的充實了這個領域之外,也將制藥研究的門檻提的無限高。

    別說草臺班子了,就是花幾百上千萬組個隊,在藥物研究領域都不敢稱夢之隊。

    學界的學者們天生看不起工業界的研究者,可真的要論起來,工業界的諾貝爾獎獲得者還真不見得比學界的少多少,尤其是80年代到90年代之間,獲了大獎的學者跳槽是流行,因為大型制藥公司開薪開的太狠了,動輒幾百萬上千萬美元的報價,砸的年薪7萬美元的終身教授們難以自持,除此以外,那些四十歲五十歲就獲得了近乎終身成就獎的教授,在學界也確實缺乏追求,許多人就此扎入了工業界乃至商業界的海洋。

    而像是捷利康這樣的超級制藥企業,卻是從來都不畏懼小型制藥企業的挑戰,他們最大的法寶就是收購,用三千萬五千萬乃至一億美元的價格,將所有有前途的小型制藥公司收入囊中——即使做不到,也會將小型制藥公司的產品直接買斷。

    比如西斯特公司的pcr技術,如果沒有楊銳插手的話,就會以3億美元的報價轉售出去,而西斯特公司內的數名諾貝爾獎獲得者,也在用這筆錢很爽的改善了生活以后,進入其他公司工作……

    總而言之,現代制藥企業,是對技術要求最高的企業,也是最需要技術的企業,相比之下,制藥公司以外的工業界,已經與學界基本分離了,比如學界研究機械的專家,基本陷入物理世界不可自拔,做冶金的在做材料,做材料的整天都在折騰微觀晶體,做晶元的在檢查衛生,計算機教授早就不知道自己該做什么了……

    只有制藥企業的研發,是從理論到生產,全程都用得上諾貝爾獎級的學者的,換言之,就是世界最頂尖的技術,都能直接用在終端產品上。

    這個過程,自然是極其復雜的,有時候甚至在靠運氣來進行,比如去鐵酮是一種鐵螯合劑,但從來沒有哪個制藥公司的研究組會想著說“我去找一種鐵螯合劑”,或者“發明一種鐵螯合劑”的,他只能乖乖的等著一種鐵螯合劑被發現,然后考慮如何將之做成藥品。

    去鐵酮的藥品,也只有等到去鐵酮被發現以后,才有去做藥的機會。

    這也是制藥環節上的第一步,藥物靶點的選擇。

    靶點之后,才有更麻煩的藥物合成與藥代動力學等方面的研究。

    要想通過各國藥品監督局的審驗,所有步驟都得一步不差的進行,并嚴格記錄,稍越雷池,就會面臨臨床試驗都不批準的境地——除非研究員用自己來做實驗,否則,一款新藥的研制到此就算是結束了。

    楊銳其實也不清楚具體的流程,但他并不著急。

    他本來就不是藥物化學或者藥物合成專業出身的人,不了解流程又有什么關系,他現在的重點是將去鐵酮先合成出來,再看效果如果,要是效果好的話,再找人也來得及。

    當然,以楊銳的自信,他是讓李章鎮同步找人的。

    別人都不理解楊銳的迷之自信,魏振學卻是根本不在乎,他只要有實驗做就行了,越是高大上的實驗,魏振學同志就越喜歡。

    兩人又像是回到了西堡中學的時候,不管其他人說什么做什么,就是悶頭做自己的實驗。

    “去鐵酮實驗第四次,以3-羧基-2甲基-4吡喃酮和甲胺直接反應……”楊銳做好了實驗記錄,就立即開始了實驗。

    魏振學在旁邊幫忙,口中道:“你這樣子做不出來的,要是直接反應就能做出來的,人家不是早就合成出去鐵酮了!

    “是前人還沒有做太多的嘗試吧。hider當初發現了去鐵酮的時候,只是做了鐵螯合方面的研究,沒有仔細的研究去鐵酮的合成!睏钿J聳聳肩,道:“hider用的是前人的方法,產率太低了!

    “何止太低,我看他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合成化合物!蔽赫駥W大笑道:“低于1%的產率,還不夠純,做成藥不知道要毒死多少人。劇毒hider,這個名字怎么樣?”

    楊銳沒吭聲,依舊看著試驗臺。

    魏振學自吹自擂的道:“不是我說,我自己就是化學專業出身的,當年做煤化學,我也是發表過多篇論文的人了,hider水平怎么樣我不知道,就他用的方法,實在不行。你用的這個更不行,不如聽我的,咱們從羧基保護入手,想辦法甲基化,再脫保護基,估計就能得到去鐵酮……”

    “也是一種辦法!睏钿J不置可否。

    “我這個辦法更靠譜吧!眲e人現在是不會這樣和楊銳說話的,只有魏振學,多年不改初心。

    楊銳笑笑,說:“的確是更靠譜沒錯,但也更費事啊,我們先考慮簡單的方法能不能做出來,不能做出來,再考慮復雜的方法!

    “你說反了吧!

    “管不了這么多了,先做這個吧!睏钿J隨口回答。

    楊銳現在采用的方法,是94年才發明的化學合成法,屬于價格最為低廉的合成法。

    hider的不用說,那是60年代的代用法,基本不能用于工業生產,至于魏振學提出的方法,如果多改幾處,也有機會合成出去鐵酮,但楊銳并不準備采用。

    因為他只需要一種方式來生產去鐵酮就行了,作為一名不怎么熟悉化學合成的研究員,撞大運得到了一種簡單方便的化學合成法是正常的,要是撞大運得到多個就不可能了。

    所以,楊銳是一次到位,干脆用甲胺搞直接反應。

    不過,按照正常的化學思路,一次生成之類的直接反應向來都不容易,用學者們的話來說,就是不靠譜的。

    通常來說,大家更傾向于先找出一種簡單的方式來生產,然后逐步改進,就像是輔酶q10那樣,楊銳都改造了三茬了,至今尚未到位,捷利康也是非常滿意。

    可惜,去鐵酮并不像是輔酶q10那樣有利可圖,楊銳更傾向于通過這一次的工作,將制藥公司給建立起來,因此,他考慮的工作重點是臨床試驗和申請過程,而非制藥過程。

    所以,做了幾次錯誤實驗,楊銳就奈不住性子了,他更懶得一步步的升級,就將10年后,某學者才弄出來的技術拿了出來,讓那些氣體液體在自己的實驗桌子上方轉悠。

    魏振學連連搖頭,道:“楊銳,不是我說,你的確是天才生物學家,我見過的最強的,北大估計也找不到比你厲害的了。但生物和化學不一樣,你是生物學家,再生物天才,你擅長的也是生物,但我是化學家,合成化學應該聽我的不是嗎?”

    “先做做看……”楊銳敷衍著魏振學。

    “你如果不聽我的,你干嘛找我來呀!蔽赫駥W氣道:“你要是不聽我的話,我就回去了!

    說著,魏振學就邁步要離開了。

    楊銳愣了愣,道:“我找你來做助手啊,又不是叫你來當大爺!

    “是這樣嗎?”魏振學離開的步子暫停了。

    “當然!

    “你不要我幫你做去鐵酮的合成?”

    “你做助手就是幫忙啊!

    “這樣啊……我還以為你讓我主持工作呢!蔽赫駥W腳脖子一轉,回到了試驗臺前,道:“那我就做助手吧!

    “本來就是啊!睏钿J哭笑不得,有段時間沒體會魏振學的二了,乍一碰上,還有些不太適應。

    魏振學卻是從未有所改變過,他重看了一遍楊銳的實驗記錄,越看頭搖的越厲害,道:“就算你不讓我主持工作,當我是助手,我也要說,你這樣是做不出來的!”

    “拭目以待好了!睏钿J前面幾次明知道做不出來還做,也算是練了個手,熟悉了這方面的儀器設備以及試驗方法,這一次采用的又是簡單的直接合成,還是比較有自信的。

    魏振學同樣被滾滾的自信淹沒,信誓旦旦的道:“我拭目以待,你要是能用甲胺直接合成出去鐵酮,我把頭擰下來給你當球踢!

    楊銳不由笑了出來。

    實驗室里的黃茂、涂憲、李文強等人,聽到打賭,也都好奇的路過。

    魏振學莫名的感覺到后頸涼颼颼的。

    ……

    [三七中文手機版 m.37zw.com]
新疆喜乐彩和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