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重生之神級學霸 > 正文 第777章 勾人
    給弗蘭奇三百顆豬腦子,他也想不到楊銳會跑去開發新藥。

    再給弗蘭奇六百顆豬腦子,弗蘭奇也想不到,楊銳說開發新藥,竟然就真的弄出了活性物質。

    當然,活性物質還能算是藥,新藥開發的過程極其繁瑣,實驗室里的工作,若是以工作量來分配的話,或許還不到全部工作的二分之一,而楊銳目前做到的部分,離實驗室工作的三分之一都遠著呢。

    盡管如此,弗蘭奇也沒有從其他公司里聽到過類似的事情。

    被他勾引過來的阿諾德,同樣沒有聽過相似的事。

    事實上,比起弗蘭奇對震驚的習以為常,阿諾德同志更是以入門級選手的姿態面對了震驚,進了華銳實驗室的門,阿諾德還忍不住與弗蘭奇低聲交流:“這才幾天的功夫?”你沒聽說他在做這項工作?”

    “當然沒有,他前些天還在弄輔酶q10的催化劑呢,過去兩個月,他不是寫了本書嗎?賣的還很不錯,是專業類的暢銷書!备ヌm奇的確在長期關注楊銳,若不是中國沒有歐美發達的媒體和資訊業,弗蘭奇早就將楊銳調查了個底朝天了。

    阿諾德正是兩個月前,與楊銳談催化劑合約的負責人,他逗留在京城期間,基本是與日本和挪威的公司在談條件。

    或者說,幾家跨國企業都這么拖著,他們既是想看情況的發展,也是想壓低楊銳的報價。

    畢竟,藥品的利潤再高,也沒有白拿5%的干股給楊銳的道理,而且是全球銷售額的分紅。輔酶q10雖然遠不是重磅炸彈級的藥品,甚至連準重磅炸彈都算上,可怎么說也是單公司年銷售額過億的中型品種了,再說了,萬一變成重磅炸彈怎么辦?

    總不能每年拿出5000萬美元給楊銳吧。這樣的協議,英國人想想就覺得蛋疼。

    就是現在,以輔酶q10的銷量,2%的收入分紅都不少了。

    藥品本來就是利潤奇高的產品,半合成法的輔酶q10唯一用到的高價原料就是精制茄尼醇,在市場穩定的情況下,捷利康通常能得到30%以上的利潤,2%的收入分紅就相當于0.6%的享受分紅了,以輔酶q10目前每年1億多美元的銷售額來算,等于每年60萬美元的穩定收益,也很不少了而且還有上漲空間。

    這也是生物學家能拿到的極好條件了,哪怕是美國的知名教授,若是簽一份合約,就能旱澇保收的拿到60萬美元,那也高興的跳腳吧。

    可惜楊銳并不滿足。

    阿諾德和他的異國同僚們,也只能默契的耗著。

    不過,這也就是一份輔酶q10的催化劑配方了,要是換成干擾素之類的大玩意兒,各家肯定不會有什么默契,早就搶瘋掉了。

    為了獲得一種藥物,大型藥企愿意付出的代價,是常人難以想象的。例如為了獲得立普妥,輝瑞最終以824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其開發公司bert公司,在后者的股東賺翻了的同時,輝瑞也從立普妥身上獲得了1300億美元的總銷量,其巔峰年銷量是130億美元,比許多國家的政府稅收還要多。

    然而,能夠提高一種藥物產量的催化劑,終究不是一種獨占的藥物。

    阿諾德也暫且放下催化劑的事情,翻看楊銳的實驗記錄,并問道:“你想要一個什么樣的合作?”

    “這是我們第一次開發藥品,所以,什么合作都需要!睏钿J聳聳肩,又道:“主要是信息方面的,你們如果想要的話,我可以付一筆咨詢費!

    “咨詢費?多少錢?”

    “1萬美元,報銷機票和酒店!

    阿諾德啞然失笑:“一萬美元還不夠請一個調查員的!

    “我知道!睏钿J微笑。

    阿諾德臉一變:“你想讓捷利康白做工?”

    “你們派兩個人參與進來,隨時了解我們的進度,也不算什么壞事,對吧!

    “那也不可能!卑⒅Z德嘴角露笑,他想說,你把輔酶q10的催化劑的配方給了捷利康還差不多,但這個時間不適合提此事,阿諾德也就忍了下來。

    楊銳聳聳肩,道:“那就不要做合作了,我請你們來做觀察員,你們愿意說就說,不愿意說就算,這是你們有利,對吧!

    “不用簽合同?”阿諾德心里一動,單方面了解情況,的確沒壞處。

    楊銳搖頭:“至少簽一個保密合同吧!

    “簽了合同,還觀察什么?不能報告的觀察員……”

    “你匯報結果就行了,省去過程不用說即可!眲倓偟胶铣呻A段的去鐵酮,只要不讓專門的藥物學家來看,也不拍照攝影的話,其實泄露不了多少東西。

    阿諾德因為楊銳的關系,確實非常好奇,不由的猶豫不決起來。

    “不如,你先做一天的觀察員好了,看看再說!睏钿J接著就讓等在實驗室里的公司律師過來,拿保密協議給阿諾德簽。

    阿諾德推辭不過,仔細看了協議,簽下了名字。

    “老魏,給英國先生們展示一下!睏钿J發了白大褂給兩人,就引著他們進了實驗室,介紹起了去鐵酮。

    楊銳是不可能正常開價給捷利康的,因為他開不起價。醫療行業是一個產業鏈健全到變態的行業,每種工作都有價格,而且都貴的離譜。

    比如最令人煩心的臨床試驗,許多人以為臨床試驗就是醫藥公司聯合醫院或者獨立進行的藥物研究,但實際上,歐美很早以前就有了臨床試驗的公司,他們專門為各種醫藥公司提供臨床試驗的服務,年銷售額過10億。

    至于專業的咨詢公司,他們通常是忽悠人的,但收費更是貴的離譜,百萬美元的價格只是開始。

    現在,醫藥公司為了臨床前的研究,往往要耗費數千萬美元乃至上億美元,其中一半用在了實驗室以外,而楊銳是掏不起這個錢的。

    他的收益主要來源于捷利康的分紅,他的支出主要用于律師費,前者能比后者略多一些,足以楊銳進行一些國內難以進行的實驗,比如去鐵酮的合成,但在合成之后,任何部分的花錢程度,都不是楊銳所能承擔的,更沒有能力外包出去,還是外包給捷利康。

    事實上,后世的許多國內實驗室,做的就是來自國外的外包工作,比如動物實驗,又比如活性成分的測定等等,繁復而頗有利潤,但本質上,與富士康是差不多的形式,都是依靠降低成本而榨取的利潤,被降低的成本,通常就是科研汪們,或者導師的學生,又或者剛畢業的小碩士博士們。

    在制藥的漫長產業鏈上,越是上層所需要的資本就越高,所冒的風險就越大,而所獲取的利潤就越多。

    國內的公司和實驗室本小力弱,不做外包,也做不了原創藥。

    就是80年代的原創藥研發,也不是中國實驗室所能承擔的。

    在這方面,楊銳是有求于捷利康的。

    求人不是舒服的事,但你技不如人,該低頭的時候你就得低頭。

    做藥品不是做藝術,做藝術的可以鼓吹強項令,可以裝委屈,可以憤慨可以憤怒可以理所當然可以不屑一顧。

    但做藥品的,技不如人還不低頭,就是浪費自己的時間和精力,浪費自己的積累和周圍人的信任。

    這些時間、精力、積累和信任,常常是以十年為單位的。

    浪費一名乃至于多名研究員精華的十年時間,就為了不低頭一次,能做得出這種事情的,只有官僚藝術家和畜生。

    楊銳并不是其中之一。

    作為一名制藥領域的新手,楊銳的經驗少的可憐,不像是撰寫論文或者專著那樣,楊銳與制藥廠的接觸,僅止于實驗室和生產的部分。

    如何研發一種藥品,這基本脫離了他的教育方向。

    84年的中國,也沒有人懂得這些。

    國內的制藥企業或許懂得如何通過國內的藥品審核,但要通過美國、英國、法國這些藥品消耗大國的藥品監督機構的審核,楊銳必須找捷利康幫助才行。

    這不僅是為了藥物本身的安全,也是為了去鐵酮能夠達成廉價控制地中海貧血癥的目的。

    合成去鐵酮的一種活性物質只是萬里長征的第一步,接下來,楊銳還要合成更多的去鐵酮活性物質,從而找到最恰當的去鐵酮分子,同樣的核心分子外帶不同的側鏈,得到的有可能是截然不同的藥性,更多的還有毒性。

    而為了完成剩下的部分,所需要的花費可能是數以百萬美元的,千萬美元的,甚至億美元的。

    無論楊銳是否能承擔這樣的花費,他也沒有理由承擔。

    制藥企業的職責就是制造藥品,不是慈善,更不是施舍,去鐵酮必須能夠獲得超過成本的銷售額,才能繼續研發和生產線下去,華銳才能繼續發展下去。

    而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有國外的患者分擔費用。

    “老黃,你跟著阿諾德和弗蘭奇先生,給他展示一下我們的成果。老魏,我們繼續!睏钿J搓搓手,直接用英語道:“去鐵酮第五次合成實驗,開始!

    ……

    [三七中文手機版 m.37zw.com]
新疆喜乐彩和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