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重生之神級學霸 > 正文 第965章 順路
    在獲取科研經費比做科研還要難的年代里,每名學者都知道講一個好故事的重要性。

    當然,大多數學者是沒有機會講故事的,公眾只對數一數二的科研成果的故事有興趣,做不到行業頂尖的學者,講故事的能力再好,也是白費。

    而要做到行業頂尖,又要會講故事,這樣的要求就比較高了。

    就生物圈子來說,所謂世界一流的學者,或許就是幾百上千人,而所謂世界頂尖的學者,能夠做出世界級貢獻的學者,恐怕就只有幾十人了,這些人,還包括曾經做出了貢獻,現在漸漸遠離科研一線的學者們。

    如此少的數量,導致會做科研的學者,不一定會講故事,而會講故事的學者不一定會做科研。

    曾經的pcr的作者穆里斯算是一個擅長講故事的學者,他是典型的反傳統精英,大學期間自制精神麻醉劑,甚至開發新型的藥物供自己吸食,博士畢業以后又多次跳槽,最終進入了私營部門,完成pcr以后,就整天沖浪,等著各種獎項落在自己的腦袋上。

    穆里斯講故事的天賦與生俱來,他發表的第一篇《自然》論文是關于宇宙學的,據其所言,就是純粹的幻想和瞎編,騙到了自己的第一個博士文憑。

    是否幻想和瞎編,后人難以評說,但在普通人眼里,這樣的學者可是太接地氣了。

    之后,穆里斯又將自己關于pcr的靈感,用女友、快車和盤山公路進行包裝。

    在80年代,西斯特公司到處宣傳pcr的時期,穆里斯每次演講都會說這些東西。

    公眾愛死了這種故事。

    穆里斯也因此過的很不錯,做到了普通人眼中的功成名就,當他想要錢的時候,他就會去一些組織做演講,無論是學校學院還是華爾街,對于諾貝爾獎獲得者的需求總是源源不絕的,一些有錢的私立中學偶爾也會希望邀請諾貝爾獎獲得者,更不要說美國以外的各種組織了,穆里斯做一次演講的價格一度高達10萬美元,還要邀請方負責高等級的來往住宿。

    但在生物圈子里,最會講故事的也就是穆里斯了。

    相比之下,做出了dna雙螺旋結構的兩位,要不是因為雙螺旋這個詞還有點意思,根本讓人想不起來。

    至于蛋白質和細胞就沒有關心了。

    反而是牛痘和擠奶工的故事,在世界范圍內傳播的很是廣泛。

    楊銳有意識的學習成功者方法,包括pcr的靈感獲得的方式,也被他拿了大半過來——神秘的云南,山路十八彎的中國公路以及pcr,是楊銳為自己做的包裝。

    如今看來,這種包裝和講故事的手法,也是異常的成功。

    當然,穆里斯也因此而默默無聞了,雖然他很會講故事,雖然他仍然是一個放浪不羈的浪蕩子,雖然他還在給自己做精神麻醉劑,雖然他還是截然不同于科研猿的沖浪男孩,但是,沒有做出世界級的成果,就沒有人關心他的故事。

    而在未來的日子里,穆里斯依舊可以沖浪,依舊可以做放浪不羈的浪蕩子,依舊可以做精神麻醉劑,只是,他的生活不會再那般的瀟灑,估計要在私營部門工作更久,做更久的科研工作以滿足自己的物質和精神消費。除非有一天,他再能做出世界級的成果,再講一個漂亮的故事。

    在托拜爾斯眼里,楊銳就是少有的既善于講故事,又善于做科研的稀罕天才。

    在電話里,托拜爾斯詳細的描述了自己的所見所想,一力推薦,終于讓搖擺不定的達爾貝科下定了決定。

    而他的決定,卻是完全的出乎托拜爾斯的預料下。

    “我會盡快到中國來一趟的!边_爾貝科說:“面對面的與楊銳談一談!

    托拜爾斯愣了好半天神,問:“您要到中國來嗎?在國會的游說怎么辦?還有國立衛生研究院……”

    “國立衛生研究院的介入不可避免的,這樣也好,他們有豐富的儲備和資源!边_爾貝科停了一下,道:“我想看看,楊銳和他的實驗室,是否算得上豐富的儲備和資源!

    托拜爾斯一下子就聽懂了,傻道:“你想與中國的學者合作?”

    “人體基因組計劃太龐大了,這本來就是一個國際合作項目,英國應該會愿意參與進來,我正在說服日本,因此,無論如何,我都是要到亞洲來的,順便看一下中國的生物學研究水平!边_爾貝科的思維很清晰。

    托拜爾斯苦笑:“楊銳的研究水平是世界級的,中國的普遍研究水平,距離國際水平還有距離。而且,中國方面恐怕拿不出足夠的經費做人體基因組計劃!

    人體基因組計劃是自然科學界的三大計劃,但是,與之前的曼哈頓計劃,以及阿波羅登月計劃不同,人體基因組計劃是一項徹底的世界性合作項目,前后有美英法德,以及后來的歐共體,以及丹麥、俄羅斯、日本韓國澳大利亞,還有最后的中國都有參與。

    然而,如此龐大的基因組計劃,在構造上,其實遵循的是非常簡單的合作模式——誰給錢誰分配,結果公益性。

    這種模式與聯合國的模式很像,其核心就是參與國要按比例分配經費開支。

    換言之,掏不出錢來的國家,就沒有資格參與了。

    在這個30億美元的大計劃里,基礎的1%的資金量都是3000萬美元,別說85年的中國了,95年的中國在討論是否加入的時候,都為錢煩惱了很久。

    畢竟,這是一項基礎性科學項目,能夠得到的直接好處是很小的,只有資金充沛的發達國家才有資源加入。當然,出了錢也要出人,但比起后者,錢還是難得一點,因為想加入這項計劃的生物學家太多了,可以說,基本沒有生物學家會拒絕這項工作。而且,就像是大多數計劃一樣,美歐已經能夠提供大量的精英學者了,其他國家是提供科研猿還是科研汪,他們并不是特別在意。

    達爾貝科也是因此而一直邀請楊銳去美國,而從未提出過與中方的合作。

    當然,此時尚未經過美國國會的批準,也是八字剛落了點墨跡,談不到合作。

    但在冷靜的思考以后,達爾貝科的思路顯然發生了變化,道:“我認為,沒有任何一個學者是孤立的,尤其是在當今世界,以目前的學術發展水平來說,楊銳能夠成功,至少意味著他的身邊已經聚攏起了準世界級的團隊,當然,我要親自看看才能決定!

    “好的,我會在中國做一些準備!蓖邪轄査共恢涝趺凑f。

    達爾貝科卻很明確的道:“你要了解楊銳的團隊,更多的了解中國的頂尖團隊!

    [三七中文手機版 m.37zw.com]
新疆喜乐彩和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