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重生之神級學霸 > 正文 第942章 大麻煩和大動蕩
    “秦廠長,來了。  ”

    “老孟,咱倆什么時候這么生分了?當年咱們也是一個馬勺里吃飯的兄弟吧!鼻睾渤匦呛堑拇蛉γ娴呐执竽凶。

    老孟嘿嘿的笑兩聲,道:“一個馬勺是一個馬勺,但你每次都吃的比我多啊,你想想,我當年多瘦?就是吃你的虧吃的!

    “好你個老孟,見面就用話來點我啊,怎么,我就給你虧吃了?”秦翰池裝模作樣的叫喚起來,又喊道:“老王老王,你來評評理,我有讓咱們老兄弟吃過虧嗎?”

    老王名陽華,年齡與秦翰池相當,笑起來頗為儒雅的道:“我想一下吶,就上上次,你說帶我們去吃野味,結果怎么樣?一車七個人全拉肚子了,咱們回來那條路,停了多少次?我后面幾年都不去植樹造林了,一次就比別人十年的貢獻大!

    幾個人哼哧哼哧的笑了起來。

    老孟笑的打跌,道:“老王說的我想起來了,老秦把最后一點衛生紙用了,不夠,扯的樹葉子擦……”

    “老孟,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咱們能不要一天到晚的說這些么!鼻睾渤嘏e手求饒,又道:“今天吃家養的,我請的大廚,還有老酒,今天不醉不歸啊!

    “喝醉了說的話,可不算數啊!崩厦闲呛堑。

    秦翰池撇撇嘴,道:“你老孟說話本來就挺不算數的!

    “這話我可不愛聽,我怎么說話不算數的?”老孟拍拍大肚子,一副不高興的模樣。

    “上次說聯合定價的事,你不就反悔了?”

    “那是我們省廳直接給的命令,我能不聽?”

    “這話我就不愛聽了,你老孟什么時候怕過衛生廳了?”

    “不怕是不怕,該聽的還是要聽!崩厦闲陕,道:“怎么,你又要我們跟省廳對著干?”

    “都說你老孟鼻子靈,你還真靈!鼻睾渤貒@口氣,坐到椅子上,道:“不過,這一次就不是省廳了,應該算……部里吧!

    老孟“咳咳”的兩聲,把剛進口的茶都給吐了出來,道:“部里?哪個部?”

    秦翰池看著他,沒說話。

    其他幾位的表情也鎮定不到哪里去,一個個神色各異的看向秦翰池。

    王陽華點了一支煙,大吸了一口,道:“老秦,你是想黃泉路上有幾位兄弟陪,不寂寞是吧?”

    “看你說的,我就是想”秦翰池失笑。

    “老秦,不是我說,你那個藥,不讓生產就等等唄,你對著干,哪位領導會高興?”

    “領導不高興也不是因為我!鼻睾渤赝A艘幌,面對王陽華,道:“老王,我記得陳部長最信任你了,對吧!

    被如此評價,王陽華是稍微有點高興的,笑一笑,問:“我就知道,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你想干啥?”

    “我想弄個企業協會,藥品企業協會!鼻睾渤貙⒛康恼f了,道:“老王,老孟,還有老張,你們幾家,最近都有藥品被gmp委員會給卡了吧?”

    “總有被卡的時候!

    “以前可沒有這樣的事!鼻睾渤厣晕⑻岣咭稽c聲音,道:“再這么下去,以后不用部委了,這個gmp委員會就能卡死我們!

    幾個人微微點頭,他們其實也有一樣的感覺。

    “弄個協會有用?”老孟孟星河有些不相信。

    “總比沒有好。最主要的是,陳部長如果能理解咱們,為咱們說句話,最起碼,讓咱們能和gmp委員會的委員,商量著做事,那就最好了!鼻睾渤乜粗蹶柸A,一臉的笑容。

    “陳部長不管這些事!蓖蹶柸A道。

    “所以就來找你嘛!鼻睾渤乩⊥蹶柸A,道:“你請到陳部長,協會搞成,你做第一屆的會長!

    這是一個很有誘惑力的提議,王陽華不由沉思起來。

    “我聽說,gmp委員會的那個楊銳,是水火不侵的!蓖蹶柸A問。

    秦翰池道:“陳部長出面,他要是還這樣,我服他!

    “你還找了誰?”王陽華又問。

    “沒人了,我是想,先把咱兄弟幾個聚起來。咱們也學這個委員會的制度,弄個協會的常委會,得和后面再來的分開,對不對?”秦翰池本人是很有魅力的,他的建議更是引起了幾個人的興趣。

    不管是秦翰池的京西制藥總廠,還是王陽華和孟星河所在的企業,都是實打實的國企。到了他們這樣的年紀,除非是轉入政府,否則,基本就沒什么上升途徑了。

    但要說轉入政府,他們其實又是不愿意的。

    國企就是一個獨立王國,如果是一家數千人規模的國企,那它掌握的資源和資產,要比普通的縣市還要大。

    事實上,數千人規模的企業,若是放在地方上,條件比中西部的大部分縣城都要好的多,就像是西堡肉聯廠的廠區,要比西堡鎮好的多的多。

    所以,王陽華等人要轉入政府,而且要得到比現在更大的權利,掌握更多的資源,基本是不可能的。

    與其從雞頭變成鳳尾,他們寧愿繼續呆在目前的位置上。

    不過,位置不變,若是再能多一些權力和社會地位,又是他們所期望的。

    “你弄的藥,律博定不會真的有問題吧!蓖蹶柸A多問了一句。

    秦翰池卻沒有絲毫的不高興,很樂意的解釋道:“這個藥不光美國人和德國人在用,它本身就做了好些年,三木公司也是國際化的大公司……”

    秦翰池給予了通俗易懂的保證。

    王陽華點頭道:“我找陳部長問一下,看看他愿不愿意見你!

    其他幾個人一下子振奮起來。

    與此同時,新一期的《舊金山紀事報》出現在了以加利福尼亞為主的全美各地。

    “律博定致死疑云”幾個單詞,瞬間拔高了《舊金山紀事報》的銷量。

    諷刺和攻擊大型制藥公司,在美國媒體界,是屬于政治正確的,做媒體的,誰家要是不罵幾聲制藥公司,都別想從制藥公司拿到廣告,畢竟,這樣的媒體沒有受眾啊。

    話雖如此,但攻擊和攻擊還是不一樣的,“致死”對于制藥公司,或者說,對任何一家公司來說,都不是小事情。

    《舊金山紀事報》的文章,頓時引起了諸多審視的目光,不僅是大眾的,更多是同行媒體和制藥公司的。

    《舊金山紀事報》若是敢信口雌黃,帶來的一定是麻煩的訴訟和批判,若非如此,自然意味著大新聞和大動蕩。

    ……

    [三七中文手機版 m.37zw.com]
新疆喜乐彩和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