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重生之神級學霸 > 正文 第九百九十六章 繼續吧
    趴在顯微鏡上,歐陽仕教授倒是很有教授的樣子。?  ?  w?w?w?.

    這大約和他接受的多年訓練有關,就好像學?荚,再逗比的學生,多半也能乖乖的做完卷子一樣。

    不過,歐陽仕教授做題就做的有些慢了。

    而且,不僅是慢,歐陽教授還看出了花式。

    只見他左看看,右看看,上看看,下看看,看的人渾身發癢。

    “歐陽教授,您看出啥了沒?”張鋒教授忍不住了,一群人看著你扭來扭去的,是怎么回事啊,能不能不要這么急人啊。你要是小白鼠,我們也就勉強掐死你得了,哎呀,越想手越癢的感覺。

    歐陽仕聽到張鋒的話,也沒有改正自新的意思,又扭了一會,道:“我贊成王建成的意見!

    “啥?王建成是什么?”張鋒等他們看顯微鏡都了快十分鐘了,腦袋都悶了。

    來自中牧總公司畜牧研究所的小研究員王建成同志,弱弱的舉起手來,道:“我是王建成!

    “哦……”張鋒咳嗽一聲,雖然剛才看著王建成忙了半天,他卻是對其手法一點好感都沒有,反而是谷強的名字,不用說就被張鋒記住了。

    旁邊另一名學者更是滿頭漿糊,問;“王建成的意見又是什么?”

    王建成同志站的筆直,道:“我有點摸不準,這個,像是有活性的……”

    一群吃瓜學者恨不得把瓜皮扣在他頭上。

    怎么還是個摸不準?

    “我來看看吧!庇腥酥鲃诱埨t。

    圍觀的吃瓜學者唰的一下,將臉全部轉了過來。

    伍洪波!

    中科院遺傳研究所的所長,也是中科院的學部委員!

    只是幾秒鐘的停頓以后,人群一下子讓出了位置,并悄然議論了起來。

    “你見過伍委員做實驗嗎?”

    “他不太親自下場了吧!

    “這下子厲害了!

    包括中科院自己的學者,都是翹首以盼的樣子。

    做到中科院的學部委員,也就是院士的位置,不僅僅是學術能力的問題,也代表著相當資歷和經驗。

    像是伍洪波院士,建國后開始做科研,可以說是伴隨著中國的生物學的成長而成長,期間經歷的故事,聊個三天三夜都是聊不完的。

    對于在場的學者們來說,楊銳的學術能力更像在云端,而伍洪波的成就,卻是擺在眼前的,而且是一遍又一遍的沖刷著學者們的眼簾,你申請學術項目,委員會里說不定就有伍洪波的大名,你的實驗室要升級,委員會里說不定也有伍洪波的大名,你要出一本書,你要評職稱,你要做碩士生導師,都有可能遇到伍洪波。

    就是正常的授課教學,伍洪波的名字,也會時不時的在教科書上出現,若是授課范圍擴大到研究生階段的話,遇到伍洪波的時候就更多了,伍洪波寫的書,伍洪波整理的教案,伍洪波曾經做過的實驗,伍洪波搞過的項目,伍洪波奠定的理論……

    不過,真正見過伍洪波,又或者看過伍洪波做實驗的人,卻是沒幾個。

    身為學部委員,伍洪波的工作重心早就調整到了項目上去了,連楊銳今天都沒有親自下場做實驗,更不用說是伍洪波了。

    盡管如此,大家對他的判斷能力,卻是不會有所疑惑的。

    而伍洪波院士,為了維持自己的學術地位,也是一定不會信口開河的。

    顯微鏡前,迅速的換了人。

    伍洪波彎下腰,稍作調整,就看了起來。

    半分鐘后,伍洪波抬起了頭,看了眼楊銳,又彎下了腰。

    “沒問題了!蔽楹椴ㄖ逼鹕韥,卻是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

    眾人一臉懵逼的看著伍洪波,啥是沒問題了?什么沒問題了。

    好在伍洪波很快意識到了自己說話的語病,笑了笑,補充道:“我說沒問題了,是活胎沒錯了。你們幾個,都是不敢下這個結論,是不是?”

    王建成不好意思的摸摸臉,再看歐陽仕和谷強,全都是“我們天賦不好,就是沒弄清楚”的模樣,連忙又將手給放了下來。

    圍觀的吃瓜群眾,鎮定自如的看著伍洪波研究員的臉,轉眼間,換了另一副懵逼的模樣。

    不懵不行啊,你給的結論是什么鬼!

    有活胎,豈不是說,楊銳兒戲一般的胚胎分割,并冷凍,并解凍,并移植的實驗成功了?

    別人做其中任何一部分,都是要發一篇論文的好不好?

    正常人,不都是一次做一個項目,發一篇論文,然后再兩倆串起來,再整組串起來做的。

    “伍研究員,他這個實驗做成了?”大家不敢質疑學部委員的判斷,只能繼續質疑楊銳了。

    “就是說,還活胎移植上去了?”

    “剛才幾只都沒有的!

    “會不會就這一只有?”

    來的人實在是太多了,說什么話的都有,但要大家心平氣和的接受楊銳的項目成功了這個事實,還是有些脫離事實。

    “我看活胎的狀態不錯,說不定后面還有成功的,你們繼續檢查吧!蔽楹椴ㄗ匀徊粫鰜斫o楊銳站臺,微微一笑,將位置給讓了出來。

    王建成走回到了顯微鏡前,倒是讓周圍人的議論聲變小了。

    “檢查移植到四號小鼠內的胚胎情況……”王建成邊說話,邊低下頭。

    周圍人自然而然的安靜了下來。

    對于三號小鼠體內有活胎的事實,大家是無從質疑的,不過,反正活胎仍在,之后再檢查也是一樣,現在就看,三號是孤立的情況,還是有其他成功的例子。

    盡管只要有一個小鼠體內有活胎,就能證明楊銳的項目成功,不過,那是之后發文章之后的事了,要現場觀眾滿意,往往需要更大的成功。

    “四號小鼠,左側子丶宮角,一對半胚……無活性!眱煞昼姾,王建成的聲音再起。

    吃瓜群眾聽的心下一定,世界果然還是正常運轉的。

    再半分鐘后,王建成又抬起了頭,道:“四號小鼠,右側子丶宮角,一對半胚……”

    他看看楊銳,又看看伍洪波研究員,稍微直起了一些腰,深吸一口氣,重復道:“四號小鼠,右側子丶宮角,一對半胚,有活性!

    三秒鐘后。

    吃瓜群眾全翻天了。

    “有活性?”

    “年輕人不會看錯了吧!

    “不可能吧!

    “這樣就有兩組活胎成功了?”

    “會不會是什么共通的干擾項?”

    比起伍洪波院士說話的時候,這次的反對聲音卻是盡情的宣泄出來了。

    倒是站在前排的學者們,都只是默默看著,無人耳語。

    楊銳亦是靜靜地聽著身后的聲浪,在某些時候,學術是很純粹的,就比如現在,哪怕是一萬人高喊不可能,也不可能改變實驗的結果。

    實驗結果只會改變他們。

    “繼續吧!睏钿J輕輕的說了一句。

    ……(未完待續。)}

    [三七中文手機版 m.37zw.com]
新疆喜乐彩和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