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重生之神級學霸 > 第三卷(vip) 第1309章 回程
    中國代表團的返程之途,卻是比來時隆重多倍。 更新最快

    不僅有瑞士航空打折送出的機票,同機的還有多個機構的代表。

    之所以用機構來形容,是因為楊銳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形容某些團體,例如來自西西里島的某家族成員,他代表的組織就很難讓楊銳說出名字來。

    黑手黨又不是一個真的黨派,而今天在飛機上的代表人,最多自稱馬塞勒斯家族罷了。

    楊銳活了兩輩子,也不知道該如何與他們打交道。

    當然,飛機上更多的是各國的警察之類的執法機構。

    黃金時刻的概念早就宣傳了出去,大家如今都在搶時間,楊銳雖然很愿意幫忙,終究是個人精力有限,也只能盡可能的回答各國提出的問題。

    在這種情況下,楊銳回程的幾十小時的旅程,就不容浪費了。

    楊銳上機沒多長時間,就被請到了頭等艙,fbi派出來的專家坐在他對面,日本警視廳的站在fbi的專家后面,兩邊分別是蘇格蘭場和軍情五處,法國和德國的代表都被擠到了后面。除此以外,馬塞勒斯等人則是靜靜地坐在楊銳身邊,聽一群人聊天,還時不時的記筆記。

    到了航線中轉的時候,馬塞勒斯家的刺青男,更是在機場的商店里,買到了一只錄音機以及若干盒空白膠帶。

    “你們聊你們的,不用管我!瘪R塞勒斯家的代表英語水平一般,就坐在旁邊,抱著錄音機,準備將他們的話都給錄下來。

    幾名警方的代表只好委屈的用人墻堵住他,再低聲和楊銳說話。

    楊銳看的好笑,道:“你們不至于吧,不想讓他錄音,就直接說好了!

    這邊來自加拿大的騎警就搖搖頭,道:“我們在國際航線上沒有執法權的!

    楊銳撇撇嘴,心道:咱到中國轉個機,保管全給你執了法。

    不過,國家級的執法機構是難得的金主,楊銳的實驗室也不做什么國家機密研究,能有外國機構的捐款是難得之事,他也就耐著性子,向他們詳細講解pcr。

    對于這些機構代表和專家來說,他們需要的也不是技術細節,更多的反而是想了解技術的發展趨勢。

    畢竟,花費巨資籌建的實驗室,不能轉眼間就過期吧。再考慮到某些案件審理動輒數年,案件存續動輒以十年為單位,那就得考慮到為未來搜集證據的情況。

    譬如十年前,若是有機構知道會有pcr的出爐,早早的搜集相關證據,現在能破獲的疑案非得多幾倍十幾倍不可這種想法說起來似乎有些奇怪,但實際上,也就是向前多看幾步而已。

    來自fbi的專家,就抓住機會詢問楊銳新一代pcr的分辨水平的問題,日本警視廳則將重點放在搜集證據的流程方面。

    楊銳能解釋多少就解釋多少,差不多就飛機辦成了補習班。

    一群老煙槍一邊說話一邊抽煙,要不是換氣系統給力,非得把飛機給抽成一只空中大煙囪不可。

    自瑞典到中國,也是一路走一路停,中間還有兩次中轉,停的時間頗久。

    飛機上的乘客也是一路走一路下,給楊銳的感覺,就像是坐大巴車一樣。80年代的飛機和飛機場,盡管是比大巴車的面積大些,但還真的有諸多相似之處。

    且行且談的,到了回國的最后一程,飛機上卻是幾乎只剩下中方代表團一行了。

    黃茂等人此時才抽出空來與楊銳聊天。

    團內多是學者,說著說著,就將聊天轉成了科研,楊銳的論文全集也被拿了出來,當做了野聊的中心。

    瑞典的學術業發達,斯德哥爾摩常年定居著兩位數往上的諾貝爾獎獲得者,修撰論文全集這種事,簡直是手到擒來。

    休斯頓從無到有,幾天的功夫,就給楊銳印刷出了數百套的論文全集。

    一本全集分成了三冊,總頁數破千,從楊銳最初的紫外分光光度計的小論文,到輔酶q10的論文,再到離子通道、pcr和g蛋白偶聯受體的論文,全部收錄其中,只是少了《基因組學》的專著,卻是變成了單獨附送的項目。

    楊銳拿到書之日,就體會到了瑞典人的豪富。三冊的論文集,印制頗為精美,字跡清晰配圖準確且不說,光是配套的《基因組學》,一本的售價就要好幾百塊人民幣,休斯頓竟是配套起來到處送人,一點浪費錢的自覺都沒有。

    也是楊銳從幾家司法機構拿到了經費,可以走斯德哥爾摩大學的pcr實驗室的賬,否則,休斯頓光是首期方案,就能讓普通的中國教授破產。

    不過,代表團里的教授卻沒有一個覺得不劃算的,只是翻著楊銳的書羨慕。

    更有人道:“都是著書立說,楊銳這下子,著書到了國外,厲害厲害……”

    楊銳只能謙虛:“只是印來送人而已,算不得著書立說!

    “印的如此之好,我都想收藏一套了,還說不是著書立說!

    “錢教授喜歡就拿一套去好了!睏钿J自然相送。

    其他人亦是紛紛要求。

    楊銳干脆笑著道:“蒙大家看得起,不如這樣,我讓人從瑞典寄了過來以后,再分寄到各位的單位,不嫌棄的話,我就每位送一本!

    于是皆大歡喜。

    楊銳也是一樣的高興。

    代表團的成員本來就是他需要統戰的對象,如今主動要書,自是要真誠奉上了。

    輾轉數十個小時回到京城,所有人都是累的夠嗆,好在有華銳實驗室和華銳公司派了車來,總算將眾人都給送回了家。

    楊銳回到家里,略作收拾,就爬上床酣睡起來。

    他這一覺,睡了差不多20個小時,才覺得疲憊盡去,再起身洗澡出來,就見景語蘭已經在換衣間里忙碌了。

    “你幾點鐘起來的?”楊銳赤著身子進到換衣間里,找了行裝換上,就見景語蘭面前鋪開一大片的衣服,正是在斯德哥爾摩購物所得。

    景語蘭推了他一把,道:“你擋住光了,我都起來好幾個小時了!

    “不累嗎?”楊銳看著她忙忙碌碌的疊衣服就著急。

    景語蘭笑了起來,道:“我在飛機上,大部分時間都睡著的,哪里像你,和人聊了一路!

    “我也是沒辦法!睏钿J摸摸腦門,道:“好在事情都理順了!

    “接下來,瑞典代表團到了國內,會更累吧!本罢Z蘭有些心疼,起身幫楊銳揉了揉太陽穴。

    楊銳順勢靠了上去,舒爽的喘了口氣,道:“沒我的事了,我能做的都做過了,接下來,就看大家的表演了!

    ……

    (三七中文 www.bqepmj.live)
新疆喜乐彩和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