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玄門高手在都市 > 正文 第758章 陰陽釘顯威
    “長生……得長生……愿意……我愿意……”郝夢準就像是被催眠了一般,口中不停的念叨著這些詞語,然后緩步朝著文川走去!瘛,

    幾步過后,只聽見‘當啷’一聲響,卻是他將手中的槍給扔在了地上。

    “對,得長生,與天地同齊……來吧,你很快就會像我一樣,永生不死了!”文川的嘴角處涌現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在冰冷月光的映照下,顯得陰森而又恐怖。他那低沉舒緩的聲音,透著一股奇特的魔力,讓人聽了之后,不由自主就會遭受到誘惑,從而聽信他的話。

    郝夢準和文川之間的距離本來就不遠,幾步過后,便走到了文川身前。

    “長生……我要長生……我要不朽……”郝夢準望著文川,眼睛里面一點兒神采也沒有,口中翻來覆去都是這些重復的話語。

    “好的,我馬上就讓你長生,讓你踏入不死的領域!”文川嘴角處的詭異笑容更勝,他舉起了右手,在月光之下,這只手就像是鷹爪一般,散發著讓人心悸的寒氣。五根手指頭上面的指甲,飛速的伸長。短短一瞬間的功夫,便化作了五把鋒銳的小刀。

    文川高舉著的右手,猛然落下,朝著郝夢準的心窩抓去。

    “唰!”

    帶出一陣尖銳的破空勁響,利爪刺破了郝夢準的衣服,抓到了肌膚上面。

    然而,就在文川的利爪即將要洞穿郝夢準胸膛,挖出他心臟的時候,一束陰寒、銳利的青光,突然是從郝夢準的身上綻放,如閃電一般,直刺向了文川的右手。

    這道青光速度極快,來的也十分突然,文川察覺之后,還來不及做出反應,就被它一下子刺穿了右手掌心。

    受了傷的右手掌,依舊是沒有一滴的鮮血流出。但和子彈命中時的情況又不一樣,文川這一回,卻是感覺到了疼痛,一股深入骨髓的疼痛!

    “啊——”

    文川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嚎叫。

    “怎么回事?這青光是什么鬼東西?為什么會讓我感覺到疼痛?真的是好痛!這種感覺,自從我重生,成就了長生不死之軀后,就再也沒有遇到過了……”文川疼得呲牙咧嘴,低頭看著手掌心上面的創口,一臉的驚恐和駭然。

    那束青光,在刺穿了他的手掌心后,并沒有散去,而是懸浮在了郝夢準身前,‘嗡嗡’作響,擺出了一副守備的架勢。

    文川也得以看清楚了它的模樣。

    “一枚棺材釘?唔……不對,這不是普通的棺材釘。它上面,洋溢著非常強的陰氣!該死的,這居然是一件天級法器,難怪能夠傷到我!沒想到,這么十幾年過去,郝夢準居然是混到了一件天器,還將它給煉化認了主。要不然,這該死的棺材釘,也不可能在他遇到危險的時候,自動發起進攻護主了!”

    文川的眼力很高,一下子就認出了陰釘的品級。只不過,他還是搞錯了一件事情。這件法器,根本就不是郝夢準所用,而是李思辰悄悄放在郝夢準身上的。

    “不過,有天級法器傍身也沒有用!剛才我只不過是粗心大意,才會被它偷襲成功。而現在,我有了防備,它也別想再偷襲到我了!”文川的右手再度舉起,月光照耀在了手掌心上的那個創口處,頓時,創口處一片蠕動。短短幾秒鐘的功夫,被陰釘給洞穿了的手掌心,竟然就恢復如初,見不到半點兒的傷痕了。

    文川的嘴角處,又一次涌現出了詭異的笑容。

    他右手再度探出,目標卻不是郝夢準,而是懸浮在半空中的陰釘!

    與此同時,在十里外,李思辰通過與陰釘之間的聯系,感覺到了陰釘已經爆發。

    他急忙是沖馬小玲喝令道:“襲擊者出現了!加速!用最快的速度趕上去!”

    “好!”馬小玲高聲應道,神態在瞬間變的嚴肅了起來,猛踩油門,在瞬間將速度飆到了極致。

    “轟!”震耳欲聾的排氣聲中,汽車就像是一道颶風,朝著前方狂飆。

    然而,以現在這速度,十里的距離,至少也得要一兩分鐘才能夠抵達。

    一兩分鐘,對于普通人來說非?,可是對于襲擊者來講,卻是足夠取了郝夢準的性命!

    為了防備這一結果出現,李思辰左手掐了個法印,飛快的在陽釘上面一點,喝道:“去!”

    被懸掛在駕駛座后視鏡上充當‘導航儀’的陽釘,立刻掙脫了紅繩,化作一道金芒,射穿了汽車的前擋風玻璃,以肉眼難及的速度,朝著陰釘的方向疾射過去。

    而這一刻,文川的右手,已經是籠罩在了陰釘上面。

    吸取了先前的教訓,文川此刻的右手上面,翻滾著一片黑霧。這黑霧,抵擋住了陰釘釋放出的青光,讓其無法再刺穿手掌。

    “嘿嘿,這天級法器,歸我所有了!”文川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貪婪的笑容,可下一秒,他卻是變了臉。

    因為他感應到了,一股強大而又澎湃的陽氣,正從黑暗中呼嘯而來,速度極快,眨眼間就到了身前。

    無奈之下,文川只能是放棄對付陰釘,轉身回首,帶著一片黑霧,與呼嘯而來的陽釘撞到了一起。

    “轟!”

    一片無形的沖擊波,以文川為中心,朝著四周爆炸擴散。

    距離不遠的郝夢準首當其沖,被這片沖擊波給撞的跌坐在了地上。而道路兩旁的樹木,也被這沖擊波震蕩的不停亂顫,甚至有那么一兩棵樹,直接就被刮倒了。

    “一陰一陽?原來這棺材釘不是一根,而是一對……唔,不對,如果這對陰陽釘,是郝夢準的法器,為什么陽釘會從遠處射過來呢?可要不是他的,陰釘又為什么會在他的身上呢?難道說,有人在暗中保護郝夢準?是誰?到底是誰在跟我作對?”

    文川被激怒了,高聲咆哮,身上釋放出來的黑霧越來越濃、越來越盛,甚至是將天級法器陰陽釘都給壓迫住了,無法發動進攻,只能是勉強維持住一個守勢。

    要是繼續這么下去,要不了多久,陰陽釘就會堅持不住。

    到時候,不是被文川給毀掉,就是被他給壓服煉化,據為己有。

    [三七中文手機版 m.37zw.com]
新疆喜乐彩和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