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玄門高手在都市 > 正文 第1314章 我要和我的朋友們在一起
    徐福雙手在胸前結出了一個法印,黑色的尸氣如同洪水一般,從他的身體中狂涌而出,瞬間就將白玉京的整片天地,都給籠罩在其中,浸染成了墨黑色。強大的壓迫力憑空出現,重重的壓在李思辰等人身上,不僅壓的他們喘不過氣,更壓的他們全身骨骼‘咔咔’作響。幾個實力較弱的人雙腳一軟,被壓的跪倒在了地上。

    “好強!”馬小玲面色慘白,拼命的強撐著沒有跪下,但全身骨骼傳來的劇痛,讓她無比的難受。

    “完了,這下子,我們全都得交代在這里了!焙敕ê蜕行挠胁桓实恼f。

    剛才那雷霆的一擊,耗光了所有人體內的靈力。原本以為就算不能夠滅掉徐福,也能夠給與其重創,為己方爭取到獲勝的機會?烧l也沒有料到,徐福竟然強到了這種可怕的地步,在那讓天地都為之變色的一招面前,僅僅只是受了點小傷,而且還能夠馬上發動更為恐怖的反擊!

    望著如烏云一般壓下來的滾滾尸氣,所有人的心中,都升騰起了一絲絕望。

    只有李思辰還沒有放棄。

    因為他還有一個殺招!一個早早就開始布局的殺招!

    李思辰飛快的伸手入兜,掏出了一只小瓷瓶,用力的扔向了徐福。

    在金剛杵上馭風咒的催動下,這只小瓷瓶就像是子彈一般,速度快的讓人看不清。

    “黔驢技窮!”徐福冷哼一聲,看也沒看這只小瓷瓶,直接催動尸氣將它給炸掉了。

    “砰”的一聲輕響后,小瓷瓶四分五裂,一片粉末從中飄散了出來,彌漫在四周的空氣中。

    所有人都聞到了一股芬芳,同時心中,也都冒起了疑問。

    “李大師這是在做什么?”

    “這些香甜的粉塵,有什么用?能阻擋住徐福?”

    徐福眉頭一挑,很是不解。在他看來,李思辰不可能會做無用功。這些芳香的粉塵,肯定有問題!他下意識的想要催動尸氣,將這些粉塵驅趕開?删驮谶@個時候,他忽然感到了一股鉆心劇痛,痛的他甚至控制不住尸氣。原本已經快要壓到李思辰等人的尸氣烏云,頓時消散。強大的壓迫力,也在瞬間消失,讓眾人輕松不少。

    “怎么回事?”徐福一手捂著胸口,一手指著李思辰,厲聲質問道:“這些粉塵有毒?”

    他的臉色有些慌亂,因為他發現,自己身上那些原本快要愈合的傷勢,竟然又開始惡化了!而且已經恢復了九成的尸氣,也開始飛速的流失。

    李思辰嘴角一勾,說道:“粉塵沒有毒,它不過是個引子而已。真正的毒,是你之前服用過的那些丹藥,F在,丹藥里面的毒素,已經深深的扎根在了你的尸身乃至靈魂中。就算白玉京能夠治好你的傷勢,也不能夠將你體內的毒給化解掉。至少短時間內,是不可能的!”

    “不就是一點兒毒嗎!毙旄@浜吡艘宦,說道:“我就不信,以我現在的狀態,不能夠把它給驅逐化解!”他立刻盤膝而坐,開始調動體內尸氣,同時借助白玉京里精純的靈氣,驅逐化解體內的毒素。

    “上!趁他驅毒,滅了他!”李思辰大吼一聲,操起手中的八卦劍,就撲向了徐福。

    眾人也在這一刻回過神來,都知道這是他們最后的機會了。等到徐福將毒驅逐化解,那他們就真的是必死無疑了!所以,沒有一個人遲疑猶豫,都在這一刻,跟隨在了李思辰的身后,向徐福發起了最后的沖鋒!

    “怎么,以為我在驅毒,就沒有辦法滅掉你們了?哼,白日做夢!看我怎么來滅掉你們!”徐福的眼中閃過一道厲芒,他手一揮,一件法器,被他扔了出來。

    這是一根完全由白骨做成的權杖,在權杖上方,還鑲嵌著九個猙獰的骷髏頭。

    詭異的權杖法器一出,眾人的臉色,便齊刷刷的變了。

    他們清楚的感應到,從白骨權杖上面散發出來的暴戾煞氣?已經超越了天級法器的范疇!

    “這是……仙器?”

    “沒錯,這是一件仙器,是我用了近兩千年歲月,煉養出來的。之前,因為我的實力不足,沒辦法啟用這件仙器。但在進入了白玉京的世界后,我的實力恢復了大半。即便此刻,體內毒素發作,讓我的尸氣開始流失,但要啟動這件仙器,還是沒有問題的。有它在,就算我不親自動手,一樣能夠滅了你們。哈哈哈哈……”徐福得意的大笑了起來,“小子,你沒有想到,我還藏了這么一個殺招吧?你們一個個,都將被我的白骨權杖吞噬,成為它的奴魂!”

    徐福的話音剛落,滾滾尸氣,便從白骨權杖中涌出,烏壓壓的朝著李思辰等人席卷而去,就像是一頭張開了血盆巨口的洪荒猛獸,要把他們一口吞噬。

    面對著仙器之威,包括李思辰和慕千秋在內,所有人的心中,都生出了一絲絕望。

    如果在他們實力沒受損的時候,集合他們所有人的力量,或許能夠扛下仙器的進攻。但現在,他們以疲憊之軀,根本不可能敵得過仙器的襲擊!

    澎湃的尸氣,瞬間到了眾人面前。

    不少人都閉上了眼睛,開始等死。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身影如閃電般,飛射到了眾人身前,舉起手,祭出了一個葫蘆狀的法器,迎著滾滾襲來的澎湃尸氣,輕喝道:“收!”

    讓所有人為之色變的洶涌尸氣,竟然真的被葫蘆法器給吸了進去。

    這個變故,來的實在太突然。沒等眾人回過神來,神秘人又抬起了手,沖著盤旋在半空中的白骨權杖一揮,喝道:“過來!”

    一股強大的力量,從他的手中釋放了出來,強行將白骨權杖,拉扯到了他的手中。

    “不!”徐福厲聲咆哮,卻一點兒用處都沒有。他這會兒的尸氣,全都用來鎮壓、化解體內的毒素了,根本沒有辦法奪回白骨權杖。

    “你是……李懷遠?!”孟波認出了這個突然出現的神秘人。

    李思辰渾身一震,李懷遠?那不是他的父親嗎?

    神秘人回過頭來,讓李思辰看清楚了他的容顏,果然跟視頻中的李懷遠很像,唯一不同的,是他頭上多了許多白發,臉上多了一些的皺紋。

    在沖李思辰笑了笑后,李懷遠的目光,落到了徐福身上,“沒想到,我們竟然在這里又見面了。也好,就讓我們來了結一下恩怨吧!”

    “你怎么會在這里?你怎么會找到了白玉京?你難道已經成神仙了嗎?”徐福的臉上,布滿了震驚的表情。

    “神仙?”李懷遠搖了搖頭,“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神仙了。就連神仙居住的白玉京,也早就成為了廢墟!

    “廢墟?”眾人齊齊一愣,這四周的景象,怎么看都像是仙境,跟廢墟掛不上鉤啊。

    “你們看到的,不過是幻象罷了!崩顟堰h手一揮,白玉京里面的情況,頓時為之一變。

    巍峨的群山,華麗的樓宇,翠綠的森林,全都在瞬間崩潰,變作了滾滾黃沙。

    原本飄渺靚麗的白玉京,瞬間變作了一個環境極其惡劣的末世。

    變化的,不僅是環境,還有靈氣。

    原本充沛的靈氣,瞬間消散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極為暴虐、即不穩定的能量!

    “怎么會這樣……”

    所有人都被眼前這一幕給驚呆了。

    李思辰的心中,猛地升騰起了一絲不安。

    白玉京變成了這副模樣,那自己的母親,豈不是沒能夠死而復生?

    “為什么會這樣?不,這不是真的,不是……”徐福望著四周,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

    李懷遠大步走到了他身前,揮起手,放到了他的頭頂。

    徐福想要反抗,卻感覺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襲來,將他壓的死死的,讓他根本沒有辦法反抗。

    你的實力,為什么會這么強?”徐福感覺難以置信。

    “因為,我是這里的看守者。雖然白玉京里,已經沒有了神仙,但卻有他們留下來的知識和法寶。借助著這些東西,我的實力,已經今非昔比。就算你在巔峰狀態,也斗不過我。更何況,是現在這中了毒的狀態?”說罷,李懷遠的手,重重落在了徐福的頭頂!艾F在,是你還債的時候了!

    “不——”徐福尖聲驚叫,想要反抗,卻一點兒效果沒有。

    李懷遠的這一掌,不但轟碎了他的尸身,他的靈魂,還把李思辰被奪走的紫薇帝星命格給奪了過來。

    白玉京里的狂暴能量,立刻狂涌了過來,將徐福碎裂的肉身吞噬。

    李懷遠返身,走到了李思辰身前,微笑著說:“你長大了,要是你的母親能夠看到你,一定會非常開心的!彼忠簧,將紫薇帝星命格,送進到了李思辰的身體中。

    失去了命格十余年的李思辰,在這一刻,終于不再是個活死人了。

    “我的母親現在怎么樣了?”李思辰問。

    李懷遠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悲傷,“我沒能夠讓她蘇醒,她依舊還在白玉棺中長眠!

    “我能去見見她嗎?”李思辰問。

    “當然可以!崩顟堰h點了點頭,帶著李思辰,穿過了滾滾黃沙,抵達了一處破敗的廢墟。

    在這廢墟里的避風處,放著一口白玉棺材。棺材是半透明的,能讓人清楚看到里面的情況。

    李思辰看到,躺在棺材里面的慕千秋,容貌與年輕時一模一樣,沒有絲毫的變化。而且她膚色紅潤,仿佛真的是睡著了而非死去了一般。

    “母親,我來看你了!

    李思辰在棺材前跪下,重重的磕了三個頭。

    等他站起來后,李懷遠問:“我要在這里守護你的母親,直到生命盡頭……你呢,有什么打算?”

    “我?”<p>

    李思辰回頭看了看身后的慕千秋、馬小玲和孟波等人,腦海中,則浮現出了林暮雪、林思雨和程浩宇的身影,嘴角不由的勾起,露出了一抹微笑。

    “我要跟我的朋友們在一起!

    (全劇終)

    [三七中文手機版 m.37zw.com]
新疆喜乐彩和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