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繼承兩萬億 > 第一千七百四十五章 這年輕人,可惡
    正文

    白小升忽然“變臉”,神情頗有幾分陰惻惻地反問在座眾人,問他們知不知道陸云那些人現在在哪兒,在做什么。

    這些話,頗有陰謀的味道。

    眼見白小升出現這副神情,賈成山等人不約而同眼眸驟縮,警惕的看向這個年輕人。

    氣氛一下子變得凝重起來,就好像凝固了數秒。

    “那敢問白先生,陸云先生那些人,現在在哪兒,在干什么?!”賈成山看著白小升,沉聲道。

    還是賈成山最先冷靜下來,終歸他是賈氏集團當家人,心性較之旁人更厲害。

    隨即,在場眾人也心境平復,都目光凝向白小升,看白小升怎么說。

    白小升既然敢開這個口,就絕不像是無的放矢!

    他們倒要聽聽,白小升接下來要說什么!

    陸云那些人沒有出現在這里,是去了哪里,有什么企圖!

    最后一個疑問,牽扯著在場每個人的心思。

    面對賈成山的沉聲追問,以及眾人探尋的凝視,白小升忽然笑了。他臉上那笑容,溫厚、陽光,就好像一個大男孩一般,方才那陰仄仄的一面似乎從未在他臉上顯現過。

    “其實,我也想知道陸云先生他們眼下在干什么?上,他們沒有告訴我!卑仔∩柫寺柤,捧起茶杯小啜一口,悠哉道,“人家想干什么,又何須向我告知呢!

    面對白小升這個回答,賈成山一下子愣了。

    其他人也愕然無語的看著白小升。

    前一句話勾動所有人的心神,緊跟著這句……他媽的,這聽著是一句廢話!

    這個混蛋白小升,是當眾戲耍大家!

    饒是在座眾人都是商界的一方人物,定力超凡,此刻也心火盛騰,特別想對白小升破口大罵。

    賈成山皺著眉,粗重的出了一口氣,臉上卻還是呵呵笑起,對白小升道,“白先生,你還真是幽默!”

    “我也這么覺得!卑仔∩尤贿好意思贊同。

    賈成山都無語了。我的絕色;

    盧天道、張青霖等人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往下接話了。

    “其實,我也覺得賈先生,還有在座的諸位,都挺幽默的!”白小升笑道,“你們憑什么覺得,自己掌握的資源,就是騰云、北風、晧宇以及我那邊亟需的呢,又憑什么覺得,可以憑藉那些東西在我們那里加盟合作,還要那么高的待遇?”

    白小升這思路變化詭奇,話語不循邏輯,一下子把話題又給拉回來了。

    在座好幾個人,第一時間都沒有反應過來。

    不過賈成山、盧天道、張青霖卻都聽清了,頓時眼神微凝,看向白小升。

    “呵呵,白先生你是認為我方才的話言過了嗎,可就此,我們分析過,我確信我說的一點沒過!”賈成山開口回應。

    說話之際,賈成山眼眸之中光輝閃動。

    聊到這些,就有點像談生意的味道了。

    這大商人談生意,有時候也像小販們談買賣。

    出價的,“坐地起價”,總覺得自己手里的是全天下最好的東西,價值連城。

    想得到的人,“就地還錢”,哪怕再想要再亟需,嘴里也會先挑毛病、找問題,來往下壓價。

    一談到這些,就代表這樁生意是有門的。

    這白小升思維再詭詐,也終究還是會回歸到這上面來!

    所以,賈成山這心里,變得頗有幾分愉悅。

    在他看來,接下來雙方就要一番試探,找到彼此雙方都能接受的一個平衡點。

    然后,這事兒就成了。

    經過幾秒的緩神,在座眾人也得到了跟賈成山一樣的判斷,都目光期待起來。

    他們謀劃了這么久,還不是想要一個結果嗎。眼下,這走向似乎預示著期待的結果馬上要到來,怎不令人欣然。

    結果,白小升接下來的態度,卻有點出乎賈成山等人的意料。

    白小升把茶杯一撂,笑道,“賈先生,還有諸位,是認為我白小升故意貶低你們手里的資源嗎,非也。不過,方才我的話直了些,若有得罪之處,還望見諒。畢竟,各位年長我太多,都是商界前輩,涵養自然超乎我們這些后輩不是,F在呢,咱們在這件事上的分歧太大,不如先放一放,時間總會證明,我們雙方誰的觀點更合實際!笨齑号诨遗,有劇毒

    聽白小升的意思,他不想談了!

    賈成山等人頓時一愣。

    哪怕白小升往下狠壓價,他們都有心理準備,可沒成想白小升直接堵了往下談的可能。

    這又讓眾人有點措手不及。

    不按套路出牌的人,他們不是沒見過,賈成山、盧天道、張青霖更是見得多了,但是連牌都扔了的人,還是頭回碰到。

    賈成山都忍不住皺了皺眉。

    他們這幫商界成名多年的精明人物,居然在今天這場談判中,被白小升給打亂節奏,給牽著鼻子走!

    關鍵他們是七個,白小升是一個!

    若論掌控,也該是他們掌控白小升才是!

    難道真的是亂拳打死老師傅……

    他們讓一個年輕人給遛了?

    賈成山覺得有點郁氣,他尚且如此,更何況在場的其他人。

    若不是白小升在場,他們都要忍不住發聲叱罵了。

    白小升把眾人反應看在眼里,心中有數,臉上帶著微笑,不疾不徐道,“其實,我想也不用不了太久,咱們的分歧便能有個答案,或許就這一兩天能出分曉呢,也說不定嘛!

    白小升這句話說得神神道道,非但眾人不懂,連賈成山都面帶疑惑想要詢問白小升,這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這時候不早了,一杯茶喝到現在也差不多了!卑仔∩咽诌叺牟璞煌,居然在這時候笑呵呵站起身。

    “白先生咱們才干開始談的興起,你這就要走嗎,這未免有點掃興啊!辟Z成山見狀,頓時道。

    白小升歉意對賈成山以及在座眾人一笑。

    “真不好意思,各位,我啊,得回去準備準備,也得好好休息休息。畢竟,明天還有要事,我還要參加土拍,我對那塊地皮可是志在必得呢!到時候,還請各位高抬貴手,出價摟著點!”

    繼承兩萬億
新疆喜乐彩和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