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四百章二十一章 大千世界

第四百章二十一章 大千世界

    就在韓立打量之際,熊山已到了門口處,只是略微停下打量了一眼,就一個箭步當先沖過門洞,沖入了殿內。

    韓立回頭看了一眼身后的石梯,就見血寒等人還在朝著這邊趕過來,但距離登頂也已經沒有多少距離了。

    他也不再遲疑,也和陸雨晴他們一起沖入了門樓內。

    進入門內,韓立遠遠就看到了三座規模極其龐大的宮殿建筑,皆是琉璃瓦片蓋頂,朱砂紅漆涂墻,屋脊檐角皆有望天異獸雕像蹲坐,排成一排。

    三座宮殿呈品字狀分布,正門皆是對著門樓這邊,其基座高出地面數尺,看起來就像是建在一座高臺之上。

    在門樓到大殿之間,建有一片寬闊的白石廣場,上面除了一塊塊鋪設地面的方磚,就再也沒有其他陳設。

    韓立目光飛快掃過整個廣場和宮殿后,眼底深處浮現出一抹訝異之色來,眉頭卻是不由得緊蹙了起來,眼前的場景似乎有些熟悉。

    “這里的布局,這種感覺……好像在哪里見過?”他暗暗思索道。

    不等他想明白,走在最前方的熊山已經身形一躍,朝著宮殿的方向飛了過去。

    然而下一刻,令人驚詫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熊山在躍入宮殿上方虛空的瞬間,四周的虛空忽然一陣扭曲,蕩漾起一陣微弱漣漪。

    緊接著,他的身軀就“噗”的一下,化作一股青煙,消失不見了。

    韓立眉頭不禁一皺,雙目之中藍光涌動,朝著廣場上望去。

    在明清靈目的探查之下,原本空無一物的白石廣場上,彌漫著一層白色霧氣,里面隱隱有陣陣細微的靈力流動,看似混亂無常,實則極有章法,顯然是一處極為玄妙的幻陣。

    韓立收回目光后,又忍不住回身看了一眼身后門樓外。

    沉吟片刻之后,他的目光驟然一亮,腦海中立即浮現出了一個久違的名字:

    “廣寒宮……”

    蘊含禁制的階梯,廣場上的幻陣,品字狀的宮殿……冥寒仙府內的這處區域,竟然與當年他在廣寒宮中遇到的情景有七八分相似?

    難道說,這一個位于靈界和一個位于真仙界的秘境之間,存在著什么聯系嗎?韓立不禁大膽猜測起來。

    就在這時,門樓那邊忽然響起一道沉重的腳步踏地聲,韓立三人回頭一看,卻是血寒已經一個人追了上來。

    “不好,快走!”

    冷焰老祖咬牙低喝一聲,當先朝著廣場上空飛了過去,韓立與陸雨晴也連忙跟了上去。

    三人身影幾乎同時沒入了虛空之中,消失不見。

    后面緊追而來,卻仍是慢了一步的血寒冷哼了一聲,卻沒有魯莽的沖進幻陣,而是停留在了廣場邊緣,凝神探查起來。

    韓立入陣之時,并未將明清靈目收起,他清晰地看到了自己從高中墜入幻陣霧氣內,只是一瞬便天旋地轉,周圍物換景移,仿佛進入了另一方天地。

    “包子,熱乎乎的包子……”

    “上好的胭脂水粉,擦了比花香,嗅了比蜜甜……”

    ……

    一聲聲市井鬧市才有的叫賣之聲從周圍響起。

    韓立微微一愣,朝著四周掃視了一眼,赫然發現自己此刻正站在一條擁擠的街道上,周圍來來往往全是人,聲音嘈雜,顯得異常熱鬧。

    距離他不遠的地方,就佇立著一座高大寬闊的城門,靠近門口城根處,一名貌美女子正滿臉詫異地站立在那里,左右張望著。

    正是陸雨晴。

    就在此時,臉色仍有些蒼白的冷焰老祖從城門洞內走了出來,停在了陸雨晴的身旁,轉身沖韓立所在方向招了招手。

    韓立正要抬步走過去,就聽身后傳來一陣呼喊聲:“炊餅……來讓一讓,新出爐的炊餅……”

    他下意識朝著一旁讓開一步,卻見一個身高不足五尺的粗矮漢子,正晃悠著扁擔挑著兩副籠屜,冒著縷縷熱氣從他身旁快步走了過去。

    讓過之后,他才發現那漢子并不是跟自己說話,而是讓他身后一位鬢邊插著海棠,身上穿著粉色綢緞衣裳的富家公子讓路。

    很快韓立就發現,對于這些幻境中人來說,他們三人就好似不存在一般,直接便能從他們的身軀之中穿身而過。

    不過,最讓他驚訝的是,方才那漢子的神情作態,與常人一般無二,籠屜里炊餅的味道也不似作偽,就連經過他身邊時籠屜里傳出的溫度,都與真實世界一模一樣。

    要知道,他此刻可并未收起靈目神通,可看到的依舊是幻境。

    “冷焰道友,此處幻陣幾乎與現實無異,我的靈目神通竟然都無法看透分毫!彼剂块g,韓立走到了冷焰老祖與陸雨晴兩人身旁,說道。

    “韓道友說的沒錯。此陣名為‘大千世界’,是我生平所見最為不可思議的一種幻陣,沒有之一。顧名思義,其當中構建出來的幻境,甚至不亞于一方世界,若是在這里面胡亂行走的話,極有可能會慢慢迷失其中,永遠不得脫困!崩溲胬献纥c了點頭說道。

    “原來如此。對了,你們有誰看到熊山?”韓立話鋒一轉的問道。

    “上一次我們進來時,并不是眼前這番景象,而是處于一處妖獸肆虐的蠻荒大陸?梢姴煌芜M入這處幻陣,遇到的幻境并不相同。他先我們一步進來,雖然時間上相差無幾,但極有可能被困于另一個幻境世界中,我們可能只有離開幻陣之后,才能再見到他了!崩溲胬献媛砸怀烈骱,如此說道。

    “如此難纏的幻陣,你們上一次是怎么走出去的?”韓立看了他一眼,不禁疑惑道。

    “當時我們同行一共有八人,其中不乏精通陣法的高手,是他們通過觀察夜空星辰的位置,最后一步步推衍出了出陣的方法……不過即便如此,最終活著離開幻境的人,包括我和熊山也只有四人!崩溲胬献婵嘈σ宦,說道。

    韓立聞言,抬頭望了一眼天空,此刻正值清晨,藍天白云,艷陽高照,離天黑還早著呢,根本沒有半顆星辰。

    “你說的觀測星辰之法,是否只是用作辨識方位,從而確定幻陣的陣腳排布,之后從陣腳之中推衍出生門所在,對吧?”他看了冷焰老祖一眼,問道。

    “不錯,看來韓道友也精于此道?”冷焰老祖眉頭微挑,有些意外道。

    韓立沒有在意他的恭維之語,先是抬頭看了一眼城門上的匾額,然后又環顧四周一圈,將周圍八個方位全都看了一遍。

    “這里城門匾額寫的‘東直門’,說明出城的方向為東,然而此刻正值清晨,天空中太陽的方向卻與之截然相反,可見這兩者之中必有一假。不過既然你們上一次,是通過星辰辨別方向的,可見太陽的位置為真的可能性大一點,所以那邊應該是東!表n立抬手指著街道另一頭的方向,緩緩說道。

    冷焰老祖聞言與陸雨晴聞言,恍然明白過來,紛紛點頭稱是。

    “既然定了正確方向,那么接下來就要觀察陣腳。我的靈目神通看不穿,陸姑娘你的呢?能看到些什么嗎?”韓立略一沉吟,又沖陸雨晴問道。

    “方才我已經試過了,只要動用靈瞳,周圍的這些人和物就會全都消失,只能看一片灰蒙蒙的霧靄,別的就什么都沒有了!标懹昵鐡u了搖頭說道。

    “既然如此,我也只有動用一件法寶試試了!表n立聞言,嘆了口氣道。

    說罷,他抬起手掌在頭頂一抹,上空亮起一道刺目金光,一顆巨大的金色眼球便從中浮現了出來。

    這顆金眼并不是什么法寶,而正是他真言寶輪中的那枚真實之眼,只是被他使了個障眼法,遮蔽去了全貌罷了。

    韓立之所以如此,倒不是怕人知曉他修習時間功法,而是不想讓他們看到真言寶輪上,那恐怖的三百六十團時間道紋,畢竟燭龍道此功法在北寒仙域聲名在外,難保這冷焰老祖在哪里見識過。

    此物一出,陸雨晴與冷焰老祖立即就感受到了其上傳來的法則波動,前者還好,后者神色微微一變,二人都只是瞥了一眼就都移開了目光,默契地沒有擅自去探查。

    韓立對此也有些滿意,雙手掐了一個法訣,緩緩閉上雙目,催動起真實之眼,開始探查起周圍空間來。

    這次一看,情況果然大有不同!

    周圍的城墻酒肆和花木人畜皆是消失不見,虛空之中,僅剩下一道道幾近透明的靈力波動,其所有流動跡象,全都在其面前清晰呈現而出。

    如反掌觀紋,纖毫畢現。

    韓立潛心觀察了片刻,待心中將所觀察到的跡象全都記下后,便單手一揚的將真實之眼重新收回了體內。

    “韓道友,如何,可有什么發現?”冷焰老祖見此,忙開口問道。

    “基本上看清了所有陣腳的分布,只是這當中有真有假,還需要你根據記憶中的方位指引,才能找到正確的出口!表n立緩緩說道。

    “道友放心,我一定全力配合!崩溲胬献婷嫔幌,點了點頭說道。

    (三七中文 www.bqepmj.live)
新疆喜乐彩和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