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權門婚寵 > 第1022章 心動的感覺
    正文

    b市的十月,已經是秋天了,早晚溫差很大,太陽一躲,這天一暗,氣溫就降得很快。這剛好是一個巷子口,兩幢高樓的中間,夜風統統往這邊跑。李不語明明感覺心火在燒,卻在夜涼風吹來的時候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原來,身體是騙不了人的,她僵硬地保持著仰頭的姿勢,為的不過就是讓這個夢一般的吻變得更加真實一點。她始終不敢閉上眼睛,怕閉眼睜眼之間,一切都會消失。就像,上一次那樣。沈自安也感覺到了她的發抖,見她不動,他松開了她的手腕,雙臂大膽地將她緊緊擁抱住,然后加深了這個吻。漸漸地,李不語僵硬的身體在他的帶動下變得柔軟,她僵在半空的手,也慢慢地膽怯地抱住了他的腰。這是她魂牽夢縈的一刻,也是她苦苦暗戀之路上最最甜蜜的一刻,她睜著眼睛,喚醒身體里的每一個細胞,用全部的注意力記憶這一刻。忽然,沈自安低聲說“你就不能把眼睛閉起來嗎?”李不語“……”太用力的閉眼舉動刻意而又生硬,又變回僵硬的身體更讓沈自安忍俊不禁,他很想繼續,但更想笑,“又不是第一次,怎么還是沒經驗?”李不語又瞬間睜開眼睛,訥訥的,猶豫了半天才擠出那個問題,“上次……你記得?”“想聽實話嗎?”“嗯。”眼睛已經不敢直視他了,她的眼珠子一直在亂轉,左看看,右看看,那一刻,她雀躍得不能自已,興奮、高興、心虛、慌張,各種情緒交織在一起。“實話就是……我真的一點都不記得,是后來老大提醒我的。”“……老老老老老大?”我聽到了什么?我是誰,我在哪,我在干嘛?“對不起,我欠你一句道歉,那真是一次意外,我喝多了。”李不語那發亮的眼神瞬間黯淡下來,道歉?怎么能是道歉呢?這個時候說對不起三個字,也太傷人了吧,我要的是你的道歉嗎?“但是這一次,我很清醒。”李不語緊張得呼吸都變得困難了,她在感情上還是白紙一張,不給她說透了,她自己想不明白。沈自安欲言又止,被打的臉頰又痛又漲,這實在是有損他的英俊形象。“但是這一次我真的很清醒,”他又說道,“我知道自己在干嘛,如果你覺得為難,我再次向你道歉。”“昂?為難?”不為難不為難,一點都不為難。“我知道小張同志很好,我后悔自己沒有早點看清自己的心,看到你避我避得不想見我,我才覺得自己實在錯得太離譜。”“……昂,什么?小張同志?哪個小張?”“張開啊,你不是已經跟他在一起了嗎?”“……胡說,誰說的?”李不語急得很,連連搖頭,“我沒有跟張開在一起啊,你聽誰說的?”沈自安回想了一下,說道“前段時間,我聽到小張跟老大請假,說要帶女朋友回家見父母,不是你嗎?”李不語真是要笑哭了,“張大哥的女朋友叫孫蓉,是個小學老師,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呀。”沈自安都愣了。“張大哥帶女朋友請假回家,還是上半年的事情,他們現在都在準備年底回家辦婚禮了,你到底是什么時候以為我和張大哥在一起的?”“咳……就張開請假的那個時候嘛。”這個誤會,鬧得有點大了,都怪自己沒搞清楚,也不敢去求證。李不語真是哭笑不得,再看他紅腫的臉頰上出現了青紫的血絲,她是自責而又滑稽。兩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禁失笑。車子里,沈自安坐在里面,李不語去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來了冰袋,提著一大袋子東西,看著她匆匆忙忙小跑的身影,他的嘴角微微上揚。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仿佛醞釀了許久,一直不見動靜,終有一天,破繭成蝶,枯木逢春。“這是冰貼,這是冰袋,這是毛巾,先用毛巾包冰袋貼臉上冰敷,一會兒等冰袋化了,就用冰貼。還有這個是止痛藥,這個是消炎藥,這個是面包,我擔心你今天是吃不了飯了,只能吃點軟和的。還有這個是……這個是……是什么來著我看看。”李不語拿到面前仔細一看,“哦,是口罩,呵呵,這包裝可真是卡通,一點都看不出來是口罩,估計是吸引小孩的吧。”她一邊說著,一邊把口罩拆開一看,“呀,怎么是一只綠嘴蛙?”兩人面面相覷,這可不就是一只綠嘴蛙圖案的口罩么。“嗯,估計是吸引你這種小孩的吧。”“……我哪是小孩?!我……我……我就是沒看仔細,我以為這只是一個外包裝嘛,誰知道里面也是這樣的?!還真是所見即所得啊!”沈自安笑了起來,一笑就扯著嘴角,整張臉都痛,“嘶……你的拳頭也是夠狠,我覺得我也得跟老大請幾天假,不然頂著這個大腫臉,一定被他們笑死。”李不語慚愧極了,“對不起,我真是沒看清,要是看清你了,我一定不打。”“你打得好,打得對,我就該打。”“啊?”沈自安一手拿著冰袋貼在臉上,另一只手,慢慢地伸了過去,他含情脈脈地看著她,也順勢握住了她的手,“你以前跟我說的話,現在還算數嗎?”李不語緊張到舌頭打結,腦子也是一片混亂,“以前?哪句話?”自她鼓起勇氣向他告白,已經兩年過去了,頭一年他避著她,后一年她識趣了,也懂得了回避,不再給他添麻煩。告白?難道是告白?“你們這些小姑娘,真是三分鐘熱度,一會喜歡這個,一會又喜歡那個,沒定性。”“……喂,你在說什么啊,你以為我李不語是那種朝三暮四的人?再說了,什么三分鐘熱度,我都喜歡你好幾年了,以前你跟湘湘姐在一起的時候,我不敢說,后來你們分手,我才敢偷偷靠近你,喜歡一個人有錯嗎?你拒絕我,我就識趣地不糾纏你了,我沒錯啊。”沈自安始終笑著,哪怕疼,也忍不住笑意,他空窗的這些年,心里毫無波瀾,他以為他的那份心動早已隨著湘湘的離開而消失了,而且年紀越大,接觸的人越多,就越難心動。不過,現在,他分明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加劇,砰砰的,像是心動的感覺。

    權門婚寵
新疆喜乐彩和值图